作者:孙爱民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3-1-3 10:17:31
选择字号:
何国金研究员:与遥感数据“纠缠”20年
 
■本报见习记者 孙爱民
 
从毕业后进入中科院中国遥感卫星地面站,何国金与遥感数据已经整整“纠缠”了20年。
 
如今的他,已经成为我国遥感数据加工领域的科技尖兵。
 
近日,这位中科院遥感与数字地球研究所的研究员对《中国科学报》记者谈起了20年工作中那些刻骨铭心的回忆。
 
最难忘:震后救灾服务
 
何国金首先和记者说到的是汶川地震后的救灾服务工作。
 
2008年5月12日,汶川地区发生8级强震。震后,科技部在原对地观测中心建立了地震信息会商机制。何国金所在的数据深加工部成了遥感数据分析与处理的重要一环。
 
“当时压力很大,许多部门等着我们的图像作决策。哪个地方有山体滑坡、哪个地方需要优先救援,都需要我们的数据作支撑。”何国金回忆说。
 
第一组航空数据到达北京时,已是当天晚上11点多。随后,何国金带领团队迅速投入到遥感数据处理的工作中。
 
经过彻夜奋战,何国金带领团队将遥感数据处理成图像,制作成直观的挂图,交到已等候多时的政府工作人员手中。照着这样的节奏,何国金连续多日通宵工作,“每天只能在等航空数据的间隙打个盹”。
 
2008年,何国金被评为中科院抗震救灾先进个人。作为原对地观测中心唯一获得此项荣誉的科技工作者,何国金在接受采访时谦虚地说:“大家都跟我一样做了很多的工作,都是加班加点,这个荣誉应该是大家的。”
 
最自豪:拥有大自然的特殊“馈赠”
 
出野外,是何国金工作的一部分。“为使遥感图像和专题产品在精度上满足用户的需要,我们要经常到野外进行实地验证。”何国金说。
 
从事遥感数据加工20年来,何国金的足迹已遍布我国的大部分省份。而至今,他的胳膊上仍留有“大自然馈赠的印记”。
 
“1992年的时候出野外,在南方的山区被很薄的草叶刮开了左胳膊。当时在野外没好好处理,就成了现在这样。”说着,何国金卷起袖子露出了他引以为豪的“礼物”。
 
那是一条长十几厘米的疤痕,20年过去了依旧清晰可见。“别人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纹身呢。”何国金自我调侃道。
 
到大别山出野外,则让何国金爱上了这份“需要经常在野外开展调查”的工作。
 
1993年,刚到中科院工作不久的何国金参加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的一个科研项目,需要到大别山进行考察。美丽的景色与登山的惊险深深吸引了何国金,也让他爱上了自己的工作。
 
由于要经常到南方的山区调研,在艰苦的条件下应急处理突发事件成了家常便饭,这也锻炼了何国金在高强度压力下开展工作的能力。
 
最自信:让高科技数据进入公众生活
 
自诞生以来,遥感技术实现了飞跃式的发展。
 
“1986年中国遥感卫星地面站刚建站时,只接收美国Landsat5一颗卫星。现在天上有好几十颗卫星同时运转,分辨率在日益提高,中国遥感卫星地面站也在接收国内外十几颗卫星数据。”何国金告诉记者,新的卫星上天一方面为遥感应用提供了很多的数据源,另一方面也为进一步推广数据的研究与应用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让高科技数据走进大众的生活中去,这是何国金从事20年遥感数据加工工作的理念。
 
经过多年的努力,何国金带领团队使地面站的遥感数据深加工服务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地发展起来,扩大了大科学装置的用户群体和服务范围。同时,他带领团队开发的“遥感影像自动正射系统”,生产效率比常规系统提高了10倍左右。
 
2011年,何国金入选中科院“现有关键技术人才”,成为中科院优秀创新人才的典范。
 
“作为一名科技人,未来我会继续瞄准国家的重大需求,与团队一起继续开拓创新,服务好全国的用户,为遥感事业贡献自己的力量。”对于未来,何国金充满信心。
 
《中国科学报》 (2013-01-03 第4版 综合)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地震波也能测海温 慧眼卫星发现距离黑洞最近的高速喷流
人工智能“开发”生物支架加速治疗 见“微”知著  交叉引领|重点实验室巡礼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