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央视《经济半小时》 发布时间:2011-4-18 9:37:49
选择字号:
干细胞移植处研究阶段仍遭滥用 背后现盈利链条
 
洪耿授 浙江金华农民
 
洪耿授:你说,这个东西说得天花乱坠以后,他希望在那里好像捞救命稻草一样的。
 
然而实际情形又是怎样的呢?采访中,国家干细胞技术研究中心主任韩忠朝表示:先前,他的确曾和上海那家医院签定过临床转化方面的协议,但由于那家医院不按合同规范运作,国家干细胞技术研究中心曾多次发函要求他们整改,但对方都没有实质性的改进。为此,韩忠朝说,双方的合作其实早就终止。
 
韩忠朝 国家干细胞技术研究中心主任
 
韩忠朝:我们又写了信,律师函,很多信,希望马上终止这个合同,而且希望他赶快整改,但是最后他们还是一直以各种理由在拖,拖呢,所以他们这个照片挂我们的都是我们原来就声明不允许的。
 
韩忠朝如此,吴祖泽更不例外,采访时,他对记者表示:他除了去参加当时的“转化基地”揭牌议式外,对于自己是如何成为上海那家医院“干细胞医学转化基地专家委员会成员的,更是一无所知。
 
吴祖泽 中国科学院院士
 
吴祖泽:我们是去参加它的揭牌仪式,支持干细胞的事业,支持干细胞的临床转化。至于我是不是专家委员会成员,到目前为止我还没开过会。
 
记者:也就是说只是为了启动揭牌仪式去的?
 
吴祖泽:是的,这两年来,我们再也没有接触了,至于它是用什么一个样子模式在运转,不清楚,至于它有什么商业上的操作模式,我们更不了解。
 
而且更为重要的是,采访中,记者发现,那些所谓开展干细胞临床治疗的医院其实都是在以“干细胞临床研究”的名义在开展治疗,目的就是为了绕开国家对干细胞技术临床治疗的严格监管,然而为了吸引病人,他们在实际操作和宣传中,却又从不向患者提“研究”或“试验”二字。为了彻底治愈自身的疾病,于是各地患者便纷至沓来。
 
施先生 上海患者之父
 
记者:假设当时你知道这项技术还处在试验和研究阶段,你还会让你孩子到这儿来治病吗?
 
施先生:绝对不会,我不可能把孩子做个小白鼠去做试验,做小白鼠的话,这个是对孩子不负责任。
 
老施家住上海,2007年孩子得了糖尿病,半年后,他带孩子来到上海那家医院接受干细胞移植治疗,咨询中,那里的医生告诉他说:用干细胞移植技术治疗糖尿病在全球都是一项成熟的治疗技术,其中在美国就已开展七八年了,疗效非常好,为此,老施说:他才下决心用它来治疗孩子的糖尿病。
 
施先生:他说那个治愈率达到80%左右吧,就是成功率很高,而且目前是成熟的治疗方式了,不是研究的。
 
然而让老施没有想到的是,在治疗了一段时间之后,孩子的糖尿病不光没看好,反而胰岛素越打越多,病情也越来越重,孩子的身心受到很大的打击。
 
记者:原来是多少?
 
施先生:原来大概30多,30、40个,现在要50个左右。
 
记者:一天打几次?
 
施先生:一天打4次。
 
记者:那天天都得打?
 
施先生:天天打,缺少这个胰岛素就不能生活了。
 
其实,同样受此蒙蔽的还有一位姓刘的母亲,在听信了医生相关的承诺之后,她也带孩子来到了上海那家医院,然而没想到孩子在接受那个所谓的成熟的干细胞移植临床治疗手术之后,病情也是越来越重。
 
刘女士 上海患者的母亲
 
刘女士:他们从来没有说过,这个是一个临床的研究的过程。
 
记者:假如说这要跟你说了,你还会让孩子去看病吗?
 
刘女士:肯定不会的。
 
记者:为什么?
 
刘女士:那肯定不会让自己的孩子去做试验,你这么没有把握,我怎么可能还花费这么多钱,自己出了钱,让小孩去做试验,你说会有这种事吗?
 
为了验证那种说法,在上海那家医院的干细胞移植中心,记者假扮患者见到了那个中心的主任,面对记者的追问,那位主任一再向记者强调,他们所做的就是干细胞移植技术的临床治疗,而不是临床研究,并且他告诉记者:他们早已获得了国家相关部门的资质审批。
 
中心主任 上海某医院干细胞移植中心主任
 
记者:它是一个什么资质?
 
中心主任:批准做糖尿病,干细胞移植治疗糖尿病嘛。
 
记者:就是说治疗是临床研究还是临床治疗?
 
中心主任:那肯定是批准了,准入了。
 
记者:就是说是临床治疗还是临床研究?
 
中心主任:那肯定是临床治疗了,研究的话,它不会批资质的。
 
记者:就是说批给咱们是临床治疗的?
 
中心主任:那当然了,那肯定是有这个资质才能做的。
 
记者:咱这里有这个资质吗吗?我看一看。
 
中心主任:在咱医院里面呢!我这里怎么能有呢?
 
他们真的会有那个资质审批吗?带着这个疑问,记者见到了主管那个中心的实际负责人,面对记者的要求,那位负责人说,过去也曾有好多患者要看这个资质审批,他都没给。但本人作为记者,他表示可以给看。
 
负责人 上海某医院干细胞移植中心实际负责人
 
负责人:我不给他看,你到我的上级单位你去找,你去告,没关系 对我来讲无所谓的,我又不怕你什么东西。
 
然而,让人感到吃惊的是,摆在记者面前的那两份国家相关部门,给他们所做的有关干细胞移植技术治疗某些疾病的批复,竟然只是允许他们进行临床实验研究的,而不是允许他们用于临床治疗的。更何况他们获得那个批复的时间是在今年的3月3日,而早在2年多之前,他们就已开展相关的治疗了,并且治疗的患者也已大大超过那两个批复上所规定的数字。
 
施先生:他们这种行为已经真正地侵害公民的权利了,把老百姓当实验品,而且收取非法的暴利。我们向社会呼吁,不要再去上当了。
 
面对上海那家医院干细胞移植治疗的如此情形,记者不由得想起了该医院干细胞移植中心主任所说的一番话。
 
中心主任 上海某医院干细胞移植中心主任
 
中心主任:有什么说什么,没什么我绝对不多讲一句,因为我刚才已经说了,我们做医生做了这么多年,肯定是一个道义,就是道德,医生的道德最重要。
 
主持人:对于干细胞疗法的安全性和有效性,世界各国的科学家们都还在探索当中。虽然我国对于干细胞研究持鼓励态度,但目前所有试验仅限于研究范围,至今未对除造血干细胞之外的其他干细胞治疗的临床应用发放通行证。但是现在,一些医院打着干细胞应用的旗号进行治疗的事例日益增多。如何治理干细胞治疗的危险和乱象?
 
主持人:干细胞治疗简单来说就是让健康的干细胞移植到病患身体内,刺激并修复人体内受损细胞,从而达到治疗疾病的目的。在这样的理论之下,一些现有医疗水平无法治愈的疾病都将被人类攻克。这样的消息对任何一位身患绝境的病人来说都像是一根值得抓住的救命稻草。但事实上,目前干细胞治疗在世界范围内都处在研究阶段,一些发达国家甚至因为存在伦理风险而不提倡研究。那么我国现在的干细胞移植究竟何去何从?
 
采访中,吴祖泽院士告诉记者:事实上,临床研究和临床治疗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根据国际惯例,一项新的医疗技术在开展大规模临床治疗之前,至少需要经过动物试验和临床试验两个阶段。只有充足的证据证明其优于既有的疗法,且在安全性、有效性和医学伦理上都无问题之后,新疗法才能应用。为此,吴祖泽院士强调说。
 
吴祖泽 中国科学院院士
 
吴祖泽:这个步骤是不可缺少的。之所以不可缺少就是为了保护病人的安全,如果我们没有按照这个程序走,就会在不同程度上面给病人带来不安全的因素。
 
然而现实却是,目前在中国,对于诸如干细胞移植等医疗新技术的临床研究,国家尚未制定明确的监管规范和细则,面对这一监管空白,干细胞开始被越来越多的医院滥用、乱用。
 
比如按照国际惯例,一项医疗新技术要进行临床研究,最起码要在研究前告知风险,研究中严密监控,研究后定期随访,然而在实际操作中,这些必不可少的环节却被很多医院省略了。为此,专家指出:浙江患者洪淳,如果能在接受干细胞移植手术之后,被留院观察几天,其死亡的悲剧也许就可避免。
 
洪耿授 浙江金华农民
 
洪耿授:我叫孙医生我要求住院,我合作医疗有70%,住院也好报销,门诊的话,这个门诊发表,门诊的话一分钱报不了的,他说,没事的,六个小时就可以走,不需要住院的。
 
但上海那家医院的干细胞移植中心主任却不同意这种说法,他告诉记者:是患者洪淳为了省钱,主动不要求住院的,事实真相如何,我们暂不去探究,但最终的现实却是:患者洪淳并没有住院。
 
中心主任 上海某医院干细胞移植中心主任
 
中心主任:当时这个事情我也有责任,我是心软了一软,我真的是,我软了一软,我们必须要住院,她又不想住院,后来看看她比较那个(可怜),那么就(同意了),这个事情就是我做的不对。
 
除此之外,更有患者表示,有的医院甚至连跟踪回访这么简单的事情都没有去做。
 
刘女士 上海患者之母
 
刘女士:像我们出院以后,他从来没有跟踪调查过。你没回访过,你怎么知道这个成功率是怎么回事。
 
于是,在患者们看来,那些提供干细胞治疗的医院更看重的是金钱,而不是治疗,因为按照国际惯例,临床研究不但不能收取患者费用,甚至还要向患者支付报酬。但与此相反,他们非但不给患者制服报酬,反而还要以治疗的名义收取大笔的费用,少则5万元,多则10多万元,有的甚至还更高。
 
刘女士:就是觉得我们被骗了,我们当试验品了,他们很不道德的,还叫我们花这么多的费用,这个太坑人了,太残酷了吧。
 
高昂的费用背后便是高昂的利润。采访中,曾对国内干细胞治疗进行过多次调研的上海“生物谷”网站董事长张发宝说:截止到目前,在中国,所谓的干细胞治疗已经从细胞的来源、制备到对病人的营销、治疗,都已形成了一个完整的产业链,而在这其中,每一个环节都是盈利的,特别是利用脐带血干细胞来进行治疗,其利润就更是可观。前面我们所说的这家上海医院采用的大多就是这种脐带血干细胞。
 
张发宝 上海生物谷网站董事长 生物学博士
 
张发宝:从那个患者采集那个脐带血,在医院里面一般价格大概在300元左右,但是体外经过一系列的培养这个过程,到用到病人身上可能是四万甚至八万,这中间确实是也要消耗一些费用,一些人工的成本,一些实际的成本,但是这个成本相对来说,和这个最终用到患者身上四万到八万成本来说,还是很低很低的,也就是说,这个中间的利润是相当高。
 
于是,监管空白的存在,中间利润的高昂,客观上鼓励着众多医院纷纷进行干细胞临床治疗的“大胆尝试”。 干细胞临床治疗技术在中国全面开花。面对中国干细胞临床治疗的这种乱象,采访中,相关专家纷纷呼吁,政府必须要想办法来弥补相关的监管空白,否则将会影响中国整个干细胞技术的发展。
 
韩忠朝 国家干细胞技术研究中心主任
 
韩忠朝:现在我们国内还没有形成这个规范的管理审批的一个制度,连谁去审批也没有落实。所以就是说你想走,一步一步走还找不到门路走,所以后面的管理要跟上,促进跟监管要并进。
 
吴祖泽 中国科学院院士
 
吴祖泽:社会上有些医院,有过渡的商业炒作,不实事求是地来反映一种治疗方案,它的有效的程度,给人一个模糊的感觉,似乎干细胞治疗可以治百病,这是一种错觉,这是误导。那么在这些方面我们都应该加以规范, 使得我们细胞治疗走上一个健康的发展的道路,希望我们未来的细胞治疗成为一个很好的产业。
 
主持人:干细胞治疗作为生物医学的尖端技术,一直备受世界各国的关注。在美国,直到2009年才放开干细胞研究,在欧洲,欧盟法院于上周宣布禁止干细胞研究进入专利申请程序,干细胞研究在欧洲将变得更加艰难。而在中国,干细胞的研究一直处于高歌猛进的状态。而在这高歌猛进的背后,我们看到的是营销和治疗的盈利链条。因为按照国际惯例,临床研究不但不能收取患者费用,甚至还要向患者支付报酬。但在中国,医院非但不给患者支付报酬,反而还要以治疗的名义收取大笔的费用。当医疗事故出现之后,我们又看到了监管体系的空白。诚然对于干细胞治疗的前景被描绘得令人神往,但是我们也应该警醒天使和魔鬼只相差一步。在干细胞研究这个问题上,我们希望有关部门能尽快完善相应的法律法规,对目前的治疗乱象进行规范和监管,只有这样才能使神奇的干细胞治疗成为人类的福音。今天的节目就到这里,感谢您的收看。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上一页 1 2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读后感言:

验证码: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科学家在冷冻电镜技术领域获新突破 “管状”大脑让黏菌拥有记忆
银河系或蕴藏大量类地行星 全球最大核聚变反应堆离试运行再进一步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