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李醒民 来源:科学时报 发布时间:2010-8-13 9:17:10
选择字号:
李醒民:让权力和金钱远离学术

 
当今中国,在社会上党政不分,在学界也政学不分,本来应该是学术圣地、清水一泓,现在却受到有形无形的权力和无孔不入的金钱(或资本)的滋扰、肆虐。放眼今日之学界,权力至高无上,学术黯然逊位;学官颐指进退,学人俯首听命。本文暂不涉及学界自身的行政权力处于绝对统治地位,单是外界形形色色的权力和金钱入侵——这是学界主动承接或默许的——也不胜枚举,一言难尽。
 
聘请政府高官或高管当挂名校长、院长、所长、主任等等学官。现在几乎所有大专院校和学术研究机构,都聘请退休或未退休的政府高官或国企高层管理人员在其单位任职,有的还发给数目不菲的岗位津贴。如果这些人确有真才实学,也有时间和精力履职倒也罢了。遗憾的是,不少人是不学无术者或门外汉,更多的人根本没有亲临理事的闲暇,只是尸位素餐、徒有名号而已。聘请单位本来就醉翁之意不在酒:无非是凭借其权力和关系,一收狐假虎威之效,二捞各种资源和好处。
 
授予高官巨贾名誉博士、兼职教授头衔。现在的诸多学官,思忖的不是怎样十年树木、百年树人,下慢功夫持之以恒地提高学术水准,而是把眼睛死死盯在权力和金钱上。他们把有权的政界高官和有钱的商界巨贾捧为座上客,并投其所好,动辄把博士帽和教授衔授予高官巨贾,以换取各种各样的实惠,其中当然包括个人的升迁机会和诸多实利。在这里,博士帽和教授衔成为地地道道的商品——已经大大贬值的商品。
 
滥发毕业证和学位证给各级官员和大小财神。现在,选拔官员重学历轻才干。在这种错误导向的驱使下,各级在职官员和公务员纷纷抢读研究生。许多院校也乐于网开一面,为他们轻松入学大开方便之门:或降低录取标准,或特事特办,甚至采取不正当手段走后门。国企管理人员和私营公司老板也趋之若鹜,加入进修或读研的浩荡大军之中,以便把高一点的文凭或学位弄到手,从而加重升官晋爵的筹码,或增添炫示扬名的光环。这些证书可谓唾手可得,甚至从不听课者或雇用枪手者也能如愿以偿。学界之所以乐此不疲,关键在于好处大大的有:既能立马收一大笔学费,也为日后获取各种利益编织关系网。
 
此外,学界不论有什么重大活动,都得围绕高官巨贾旋转。例如开学术会议,行政官员总是占据主席台中央,学官陪列两旁。譬如举办校庆或其他庆典,举办者对邀请的高官巨贾青眼有加;即使你是才高八斗、学富五车的大学者,也得靠边站。比如举行学术讲演,也是带“长”字的名列前茅、处处优先,尽管许多人肚里并没有什么新鲜货色,而真正的学者则被作为点缀或陪衬。凡此种种,不一而足。
 
以上主要是就权力入侵学界而言,当然也涉及金钱或资本的入侵。在这里,我拟再简单地罗列一下后者。且不说多年前大学推倒院墙,实行开门办学、面向社会、面向经济的政策受到热捧,也不说近年倡导教育产业,鼓励学界八仙过海,想方设法创收——而今学界,名目繁多的乱收费屡禁不止;采取各种借口和手段无理增加学费;无序地举办五花八门的考证班和培训班敛财;为申请形形色色的点、站、中心、工程,领导亲自出马请客送礼,打通关节;为获取课题和项目上蹿下跳,事先金钱开道,事后利益均沾;以老板身份(掌握课题基金者或实验室主管)攫取他人学术成果,理直气壮地在下属论文上署名;出版专著和发表论文必须交书号费和版面费,否则水平再高也难以问世;论文买卖生意兴隆,该产业链的交易额数以亿计;教师疏于本职工作,却忙于家教、兼课捞外快;学人坐不住冷板凳,四处奔波收红包;学生无正当理由缺席旷课,跑市场、搞传销、炒股票赚钱……
 
我承认,学界存在某种权力。但是,这些权力应该是为学人服务的,是应该促进学术发展的。学界自然需要足够的金钱,作为学界正常运作和健康发展的物质保障。问题在于,现今在学界,权力和金钱越俎代庖,反客为主,甚至达到主导一切的地步。这不仅催发一小批滥用权力者和腐化堕落者(权力极易使人腐败,绝对权力绝对腐败;金钱极易使人腐化,贪婪金钱注定腐化),而且使学界变味,使学人变质,尤其使学术后继者莘莘学子异化——他们本来应该下功夫学习相关知识,掌握学术研究的功力和方法,更在于蓄养严谨之学风、自由之思想和独立之人格,而在权力至上的氛围和金钱万能的环境中,却被异化为争权夺利的政客苗子、蝇营狗苟的市侩竖子。
 
其实,学界并不需要权力独霸,也不需要金钱主宰。学界权力过盛,除滋生腐败外,只能对学术起贬低、压抑和排挤作用,诱致学人迷权而不是向学,上演几十个教授和副教授争当一个处长的笑话和闹剧。也不是金钱越多,学术就会蒸蒸而上,学界就会人才辈出。相反,在某种情况下,钱多了反倒坏事。波普尔讲得很有道理:“阻挡科学进步的主要障碍具有社会性质,可以分为两类:经济的障碍和意识形态的障碍。在经济方面,贫穷往往是个障碍(尽管不顾贫穷而做出伟大的理论发现和实验发现)。但是近年来却十分清楚,富裕也可以成为一种障碍:太多的钞票就可能追逐太少的思想。”当年西南联大条件艰苦而硕果累累,今天众多大学财源滚滚而碌碌无为,就是绝佳的例证。因此,我们有充分的理由和十足的底气大声疾呼:让权力和金钱远离学术!
 
(作者为中国科学院自然辩证法通讯杂志社教授)
 
《科学时报》 (2010-8-13 A3 周末评论)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读后感言:

验证码: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超快磁性:加热磁铁,“冷冻”时间 镭核大小可影响同位素能级
国家重点专项课题完成深渊海试验收 新基础物理学再添“证据”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