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杜晓 蒋新军 来源:法制日报 发布时间:2010-10-19 13:14:58
选择字号:
“反贪硕士班”质疑声中正式开课 发起人解析缘由与前景
反腐人才培养专业化或成大势所趋
 
国庆假期结束后,国内首个“反贪硕士班”的30名研究生一年级学生正式进入了他们的课程学习。
 
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总局局长陈连福、最高人民检察院渎职侵权检察厅厅长李文生、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总局副局长徐进辉、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总局副局长马海滨……从这个“反贪硕士班”的导师名单上,可以看到一连串来自实务部门异常权威的名字。
 
事实上,“反贪硕士”从诞生的那一天起,就一直备受各方人士关注,“屠龙术”、“无用功”的争议一直不绝于耳。
 
作为首个“反贪硕士班”的发起者,中国人民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副主任何家弘告诉《法制日报》记者,“反贪硕士”只是人们通俗的叫法,正式的名称应为“职务犯罪侦查方向法律硕士班”,因为职务犯罪具体可分为贪腐和渎职。
 
对于各方的热烈关注,何家弘坦言:“当然会有很大的压力。最初有这个想法时,也没想到这个事在社会上有这么大反响,但同时也有正面的促进作用,我们会全力把这件事情做好。”
 
“硕士”能否成为“斗士”
 
“反贪硕士”开课引争议
 
根据何家弘介绍,除了目前开始学习的,如刑法、诉讼法、刑侦学、犯罪学等基础课程外,2011年春季开学后,会结合职务犯罪问题再专门开一些刑法专题,主要讲涉及职务犯罪的几个类别。
 
“在原来正常的犯罪课程里,这部分讲得很少。到研究生二年级时,学生们将进入专业技能学习阶段,我们要讲职务犯罪侦查技能,职务犯罪侦查实务,这些内容由来自实务部门的兼职教授来讲,具体的还包括犯罪侦查方法比如测谎等等;在这些专业知识之外,再加一个实习的环节,让他们在毕业后能够比较快地上手。”何家弘说。
 
“会接触到测谎仪等专业设备。”何家弘说,由于职务犯罪的特殊性,学生将重点学习如何获取有效“人证”,尤其是在获取“人证”时,学习观察人的表情,推测人的心理。
 
“如果学生有学习的意愿,还可以重点学习测谎,今后能成为这方面的专家。”何家弘说。
 
作为一项新生事物,有业内人士评论说“反贪硕士”或许是我国职务犯罪手法不断复杂化的必然产物,也是国家显示反腐决心的一种手法。
 
清华大学廉政治理中心主任任建明认为,这是一个好的事情。在他看来,“反贪硕士”的培养可以使反贪队伍更加职业化和专业化,对于反腐败尤其是职务犯罪方面有着很强的针对性。
 
对此,著名反腐学者、中央党校教授林喆也认同开设“反贪硕士班”对于社会反腐的积极意义。在她看来,这种意义不一定能带给我们多少反腐人才或者成果,更重要的是让人们认识到,反腐败是包括学校等教育部门在内的各部门都不能置身事外的事情,这不光是反腐部门的事情。
 
不过,对于“反贪硕士”的开课,不同的声音仍是不绝于耳。
 
中央党校教授王贵秀便公开对此进行批评。在他看来,“反贪硕士班”的成立显然不足以说明什么问题,反倒是像在往“没用的地方使劲”,对于反腐本身而言只能算是“鸡毛蒜皮”的小事。“反贪硕士班”的开设仍然只能属于表层的、有限的工作。在“上级监督太远,同级监督太软,下级监督太难”的情况下,即便是培养出了“反贪专业硕士”又能怎样?
 
一位分析人士指出,这些年来,有关反腐台历、廉政扑克、廉政手册、廉政公积金、做廉洁自律保健操等等手段,可谓是花样翻新,但结果怎么样呢?还是治标不治本,花拳绣腿的多,“看上去十分热闹,但形式反腐是盛行了,真正的反腐败却有所疏漏”。因而,当人们听说“反贪硕士班”的时候,出现一些不以为然的反应,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本来这只是学校的一项教学改革。因为我之前在最高检挂过职,所以就跟他们把这个想法讲了,最高检也觉得很好,双方通过一些交谈,达成了这个协议。我觉得之所以受到这么多关注还是因为我们国家现在腐败问题比较严重,这是公众普遍关注的一个话题。所以我开玩笑说我们这个班是沾了腐败的光了,如果腐败问题不是这么受关注,我们这个教学改革可能都走不出校园。”对于外界各式各样的评价,何家弘不愿多说。
 
发起人谈未来发展目标
 
从反贪硕士到反贪博士
 
事实上,有业内人士指出,公众往往纠结于“反贪硕士”表面上与腐败现象和腐败行为之间的联系,对于其深层次的意义却不甚明了。
 
从近年来腐败与反腐败的实践来看,腐败现象与腐败行为不断增多,新的腐败现象和腐败行为不断涌现,对于反腐工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腐败已经成为社会各界的热点话题,而且是值得研究的,所以就出现了研究腐败和反腐败这些方向的专业人才,而其中职务犯罪侦查的专业性技术性更强。现在大力培养这样的专业人才,加强实践的理论指导性是很有必要的。”林喆说。
 
“我们的培养目标是检察机关需要的高素质实务型人才。就业范围不会定向,只是我们希望他们能到各级检察机关去做,但是他们还是要通过相关的统一的考试,比如国家公务员考试和司法考试,如果他们不能通过这个考试,那么依然不能在这些部门工作。过了这个考试,他们的所学专业将会有一定优势。所以还是看他们自己,不能说毕了业一定往这个范围定向。”何家弘说。
 
据何家弘介绍,“反贪硕士”培养的一项重要内容就是实行双导师制。
 
“每个学生有两个导师,一个是学校老师,还有一个是聘来的兼职教授,包括反贪局长和副局长,来自实务部门的导师一共8个人。”何家弘说。
 
对于何家弘来说,他希望能将“反贪硕士班”长期办下去,并逐步形成一种培养模式。“全国的职务犯罪侦查队伍有几万人,我们培养的这些硕士生每年只有30人左右,只占一个很小的比例,不应该把他们看得太高。”何家弘说,开设“反贪硕士班”只是因为实务部门需要这样的人才,如果做得好,慢慢地积少也会成多,因为现在针对职务犯罪侦查这一块从来没有相关的培养,“希望能持续办下去,更高层次的就是博士生。我们坚持做下去,相信会有作用的。反贪首先事关职业道德,而不只是所学的知识。”
 
对此,林喆也认为,卓有成效的反腐败工作一方面需要很深厚的刑法学的知识,另一方面需要很强的法理学知识,这样具体操作起来才会事半功倍,打击腐败也更具准确性和力度,“这首先需要的是专业化的人才,既然存在这样的需求,就会出现这样的培养方式”。

1 2 下一页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读后感言:

验证码: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汽车也“压不死”甲虫的秘密 华龙一号全球首堆首次达到临界状态
淋巴细胞祖先“浮出水面” 娃娃可能喝下大量塑料微粒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