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邸利会 来源:科学新闻杂志 发布时间:2009-8-13 10:11:31
选择字号:
任振球:我不是地震业余爱好者
 
“所有突发性灾害我都研究过。我找出的触发条件是天文,这和古代的认识是一致的,中国古代把很多原因都归结为天文。人法地,地法天,天法自然,最后都要归结为天的。”

 
■实习记者 邸利会
 
任振球,对于关心地震预报的民众来说,恐怕不是一个太过陌生的名字。今年75岁,腿脚多有不便的任振球1997年从气象局退休在家后并没有“安享晚年”,而是靠着退休金继续发展他独创的“天地耦合”灾害预测方法。
 
用他的话说:“我原是天灾预测委员会的副主任,后来退了。现在国家不支持,主流科学家反对,内部矛盾也不少,我省了这乱七八糟的事,好全力以赴搞研究。”
 
任振球1956年在高级党校学习哲学,1968年开始注意研究朔望和大暴雨、台风的关系,唐山地震以后进一步意识到朔望和地震的关联,直到如今的“天地耦合”。
 
但任振球的努力并没有得到承认,在一项建议——在首都圈设立实验点以检验奥运会期间可能到来的大地震——失败后,地震局在给他的函件中说:“我们并不接受地震业余爱好者的建议。”
 
2009年5月4日,一直“忍辱负重”的任振球在家中接受了《科学新闻》记者的专访,在长达3个多小时的访谈中,任振球进一步向我们吐露了他的所思所想。
 
有关汶川地震预测
 
科学新闻:请简单介绍下您的研究。
 
任振球:20世纪70年代,我发现突发性重大自然灾害的共同触发因子:无论是特大暴雨、台风突变、大地震临震,它们都是在内部条件基本具备的情况下,由“三星一线”(黄道面的大行星或一等亮星,分别与月亮对地球成直线——视赤经相等或相差180°)发生时刻的引潮力共振异常叠加的触发。1982年,我发表了一个引力瞬时局部放大的假设。我原想这一辈子是解释不了了。结果前几年,我在凤凰卫视和方舟子辩论,航天二院的老研究员万金华对我的工作很感兴趣。后来他做了个研究,很可能是理论物理上的重大发现。
 
万金华用牛顿的万有引力、等效效应、广义相对论、量子理论,分别进行严格推导都得到了同样的公式。我说你发现了一个重大问题,四大基本物理力有可能通过这个公式统一起来了。
 
万金华在研究《易经》的时候发现了一个大问题。现在的《易经》版本都被后人改掉了。本来3000年前周文王演易经的时候,已经知道整个自然界是双螺旋结构了。譬如卦象,阴爻阳爻两组,第一组阳爻打头,第二组阴爻打头,后来的人把位相弄错了,实际上一拧就是个麻花,双螺旋嘛,麻花斜切就是个太极图。整个自然界光是圆周运动只能恢复到原来,没有发生发展,只有椭圆运动,双螺旋的,才能发生发展,整个宇宙都是双螺旋结构。所以这种认识比DNA早3000年。
 
科学新闻:还是回到地震上来吧。您在1998年春节时,预报北京地区无地震也算一次成功预报,这是怎么回事?
 
任振球:1998年,北京理工大学有个老教授预测春节期间北京将有7.3级地震。当时市长在内部作了部署,医院都做准备了,武警部队也不放假。结果泄密了,引起北京部分地区市民的恐慌。新华社的总编让我和李均之表示个意见。我说我和李均之合作这么多年,我们所掌握的临震手段,全部没有出现异常,因此我们可以比较有把握地说,北京春节期间不会有6级以上地震。他们说“你们这么一说啊,中央领导可以放心了”。
 
科学新闻:这也算一个预报成功的例子?
 
任振球:这个当然很重要。你不说,当时人心惶惶。
 
科学新闻:在汶川地震前后,您都做了哪些工作?
 
任振球:2008年4月22日地球日,在社科院经济研究所的会上我说,除了气象灾害以外,今年可能还有很大的地震,但是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发生不好说。
 
汶川地震后,我分析发现汶川地震完全可以报出来三要素。后来我问李均之,他说5月2日、4日,次声波、小鸟都出来了,我也不能怨他啊。不过,实际上我是倾向于考虑奥运会的问题。后来我们预测奥运会期间不会有地震,负责和中央联系的部门给我们送了人民大会堂出的月饼,表示感谢。我有时候采取这样的办法,直接把预测送到机关门口,警卫不让进,我说是地震,他马上就送进去了。
 
有几个研究易经的,说北京奥运会期间会有地震,而且震级7级以上。2008年年初,已经有人告诉我了。我的态度既信又不信。我用的引潮力共振分析,发现从8月17号到19号会有地震。但我的方法只能是短临预报,还有好几个月呢,当时我非常苦恼。我想了一个办法,只能是最高领导层做好预警的方案。通过几个渠道,将报告送到中央高层了,但我一再说,我们这个反映的是短期的触发条件,几个月的不能报。
 
科学新闻:汶川地震以后,您最担心的是什么?
 
任振球:我最担心的是可以让方舟子到中央2台上去讲“你相信地震可预报本身就是伪科学”。后来,我们主张能报地震的人都被封杀,我说这种做法是严重错误。
 
合作者和反对者
 
科学新闻:谈一下哪些人支持过您?
 
任振球:2000年的一次香山会议上,叶叔华(天文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陈述彭(中国遥感地学之父、中国科学院院士)很支持我的研究。但现在地震研究领域的院士,包括科技大学的,不要说报地震,连地震研究都不搞,搞的只是空空洞洞的理论。
 
马宗晋,是地震局分析预报中心的原副主任,后来分配到地质所当所长了。有一次我们正好在一起吃饭,我劝他,你到新的岗位应该注意下这些毛病。哪知道后来他去了以后,把原来研究地震预报的人也不让他们搞了,搞什么地球动力学去了,空空洞洞的。
 
科学新闻:不赞成您的人也不少?
 
任振球:我们有一年参加欧盟的地球物理年会,本来想和欧盟的地震学家合作申请一个大项目,他们的项目是几百万欧元的。后来一了解,欧盟也是如此,日本也是如此,都听美国的。凡是研究地震预报的,一律不给钱,因为说是白研究,研究了半天也不能预报。可是没有预报两个字的,都给大钱、大项目。
 
我搞这么多年,气象搞得最多,可是没有一个领导、院士来支持我的工作。地震局聘我当顾问,年底才给500块钱。
 
科学新闻:伽师地震是怎么回事?
 
任振球:1997年伽师地震实际上是我和李均之两个人报的,黄相宁没参加,到外地去了。我起草的预报意见,把李均之放前面,李均之非要把我放前面,最后就把黄相宁放在了前面,结果好像就成了他预报对的了。这么漂亮的工作,一辈子都报不了几个的。当时一个美籍华人捐给黄相宁100多万美元,弄了十几台仪器,到菲律宾去做,结果他一个手段都不行,还弄得双方关系很紧张。
 
科学新闻:谈谈您和李均之的合作?
 
任振球:地震局的专家问,你和李均之合作这么多年,他那个小鸟跳怎么样?我说,别的临震手段都具备,就小鸟没有跳,100%否定有地震。因为我们和李均之有个共识,我的手段和他所掌握的手段要全部满足以后,才可以考虑是不是给地震局报地震。我和他合作预报得最多。
 
科学新闻:那鸟得病什么的,很有可能跳得快或者慢?
 
任振球:这个是有多年的严格数据的,每天24小时都要记录的。而且必须是虎皮鹦鹉,别的鸟不行,要是地震了,它就比平常跳得高很多。
 
科学新闻:这是针对中国的地震吗?
 
任振球:不,伽师地震跳了,日本神户地震也跳了,千里以外都有这个效应。比如这次汶川地震,它大概5月2日就开始跳了,4日跳的次数特别多。
 
有关“同行”的水平
 
科学新闻:您能说一下,还有哪些临震预测手段?
 
任振球:我研究的是触发条件,有李均之等人可靠的临震信号出来了,他们告诉我,最后三要素,是我用我的天文方法定的。触发条件起不起作用,要通过内因。内因具备以后,一到两个月耦合,所以叫天地耦合。内因就是指临震前可靠的地震信号。李均之收集次声波,全球的7级以上,京区5级以上,命中比例是很高的,一般要到90%。还有地应力突跳,其他地方都测不到这个突跳,他是在特定的地区,特定的深度,土层就可以,并不需要到岩石层就可以测。
 
就在他们北工大的校园里测,只有那个地方可以测到地应力突跳,别的地方还测不到,原因不太清楚。
 
实际上,可靠的临震信号还有,比如孙威搞的一个地应力仪,精度很高。后来中科院物理所一个老教授知道国际上有一种软物质,精度很高。孙威和他合作,已经把它用到地震预测上了,科学院给了几千万元。结果今年中科院一个副院长把他的钱给收了,因为方舟子说它是伪科学。所以咱们这些领导都听方舟子的,方舟子说不要,他们就不给了。
 
孙威气得不得了。其实记录地应力的软物质也很简单,就是挖个大坑,先铺一层软的沙子,完了把那个仪器坐在沙子上,精度就达到纳米量级,实际上很简单。他还有一个重力仪,研究固体潮的,精度很高。
 
科学新闻:您罗列的都是2000年之前的地震预报检验,2000年之后有没有一些新的预报?
 
任振球:后来李均之想用自己的手段来做临震三要素。他碰到一些,出来了以后,不告诉我。我要问他,他才说,一般就不主动说了。
 
我做了一些融合的工作。你想这些都是很不容易搞出来的,是一辈子的精华。天灾预测委员会主持会议的人,总是突出自己,别人的工作不提。主任郭增健是老好人,耿庆国就比较自私,他报了两次大的,一个都没中。去年奥运会以后,他报在北京西边有7级的地震,直接报到中央了,也没有同我和李均之商量。
 
再以前,他老报辽宁的西部有8级地震,连报了几年,结果也没发生。后来我对他说,旱震预测是好的,但有时候物极必反啊。太旱了,时间太长了,地震恐怕也就没有了。我给他说个例子,清朝光绪三年大旱,很严重的,在那个地方,也没地震,不一定是旱了就有地震,不一定的。
 
汶川地震,他连年报那个地区有地震,去年也报了,大概是第4年了,但是报得多了以后,人家就老是听“狼来了”,结果没来。真的狼来了,就没了准备。
 
“科学观出了问题”
 
科学新闻:您觉得目前的地震预测,问题出在哪里?
 
任振球:现在这些院士都不学天文,他们认为现代的气象学、地震学、地质学都和天文没有关系,问题出在科学观上。我们这一代,从小学到大学,学的都是西方那一套。今年不是纪念“五四”吗,“五四”有一个最大的毛病,就是批判了我们的传统文化,把传统文化都当成封建迷信了,这是很大的一个失误。实际上,我们这两年开会研究中国传统文化,特别是老子的道德经,还有易经,里头的科学问题是很深的,好多问题到现在都研究不清。实际上我用的是整体思维。
 
西方的科学观是还原论,这样必然是短临地震不可预报,因为它最后都归结为物理、化学了。我就下了点功夫,结合了地震、气象,我还研究过火山呢,包括瓦斯爆炸我都分析过,所有突发性灾害我都研究过。我找出的触发条件是天文,这和古代的认识是一致的,中国古代把很多原因都归结为天文的。人法地,地法天,天法自然,最后都要归结为天的。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查看所有评论
SSI ļʱ
 
读后感言: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旋转方向揭开黑洞“配对”秘密 印度法律阻碍科学家与世界分享新微生物
天问一号完成第三次轨道中途修正 3个国家级杜鹃花新品种获授权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