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徐雯怡 来源:天天新报 发布时间:2009-7-9 15:26:08
选择字号:
北大教授浦江清之女质疑北大出版社侵犯版权
 
近日,中国文学史专家、北大教授浦江清先生的女儿浦汉明向记者提供了一份材料,称北京大学出版社于2009年1月出版的浦江清随笔集《生命无涯》袭用了浦汉明与其先生彭书麟编辑、整理的《无涯集》一书和《清华园日记——西行日记》的部分内容,且在编辑过程中存在诸多疏忽和谬误。
 
曾以为是非法书商盗版
 
一书再版,本不是一桩稀奇事,一书多版恐怕就有些叫人摸不着头脑了。近年来,书店里出现了越来越多“一书多版”现象,即同一本书以多种面目示人,除了装帧、价格、出版社不一样外,内容几乎如出一辙。而被“多版”的大多是中外名著、学者论文、现当代作家名篇等。
 
近日,中国文学史专家、北大教授浦江清先生的女儿浦汉明向本报记者提供了一份材料,称北京大学出版社于2009年1月出版了一套“大学者随笔书系”,其中一册名为《生命无涯》的浦江清学术随笔集袭用了浦汉明与其先生彭书麟编辑、整理的《无涯集》(百花文艺出版社,2005年5月版)一书和《清华园日记——西行日记》(三联书店1999年11月增补版)的部分内容,不仅文章的前后顺序完全相同,而且在编辑过程中存在疏忽,多处出现知识谬误。
 
浦汉明明确指出:“先父的遗稿这些年来都是我和老伴在整理。出书的事我们全不知晓。到网上一查,看到该书目录,竟和我们整理出的《无涯集》大同小异。”浦汉明索性去书店买了一本《生命无涯》来看,发现该书共分三辑,前两辑“不仅全部来自《无涯集》,而且排列顺序也完全相同”,第三辑则选自1999年11月三联书店增补版的《清华园日记——西行日记》。
 
浦汉明向记者表示,父亲浦江清生前是北大中文系教授,北大也一直是莘莘学子心目中的学术圣地,因此她一开始并不相信北大出版社会做出这样的事,估计是非法书商盗用了北大出版社的名义。
 
后来,浦汉明从侧面了解到,“大学者随笔书系”确实是北大出版社出版的,他们以《著作权法》中的著作保护期限为依据,称浦江清先生于1957年逝世,距今已经超过了法定的50年著作权保护期限,出版社可以出版他曾发表过的作品。
 
原编者注释等被抹去
 
浦汉明指出,《无涯集》中的部分文章是父亲的遗稿,她与老伴二人齐力对这些遗稿进行了整理、编辑、校对;还有部分文章是浦江清先生生前以笔名发表在各大刊物上的,浦汉明对这些没有用“浦江清”的名字发表的文章进行了考证,确认系父亲所著后才将其收入《无涯集》中,并标明出处。这些劳动成果显然被北大出版社侵犯了。
 
浦汉明在向记者提供的资料中写道:“浦江清虽一生积累了无数资料,留下了数量众多的笔记、讲稿等等,但生前用大名正式发表的著作不多。随笔类短文,发表时多用笔名……上世纪九十年代,我根据父亲日记等所提供的线索,从旧报刊中一页页、一册册查找,终于发掘出一批佚文,确认系父亲所撰写……整理结集时,每篇后均用括号注明出处。”在整理的过程中,由于多数文章、讲稿原不成文,“需经加工、组合、编排、标注题目等”,所以每篇后均加以注明,不料《生命无涯》将此一律删去。因此,浦汉明认为北大出版社“有意抹去原编者的一切痕迹”。
 
对于北大出版社以著作权保护期限为依据给出的理由,浦汉明指出,对于知识产权的保护虽然有期限,但仅仅可以引用或转载,对文章的内容不能随意加以篡改,“文章的内容是永远受到保护的”。
 
《生命无涯》多处有谬误
 
浦汉明在向记者提供的资料中,明确指出了《生命无涯》中的若干文字错误以及随意篡改的地方——
 
一、对个别文章题目加以改动。如把《苏轼的超然与达观》改为《超然的苏轼》,把《白居易“情言声义”解》改为《白居易一解》,把《李绅〈乐府新题〉及其他》改为《〈乐府新题〉及其他》。
 
二、《无涯集》的封面和封底印有吕叔湘、施蛰存、王季思、季镇淮对浦江清的评语。浦汉明在资料中指出:“这是我们应百花社要求,特地从四位为先父文集所写的序、跋中摘引出来的,因无上下文,凡原话指代不明确的,就用括号注明是指先父。如今,《生命无涯》的封底竟也印了四位的评语,但去除括号,对原话擅加修改。”其中,季镇淮先生形容浦江清的扎实学术功底的句子,原文应为“(浦先生)中外古今文学史学同时并进,博览无涯涘”,但在该书封底却被改为“博学无涯矣”。浦汉明指出,“涯涘”本是一个词,该书编者似乎不识“涘”字,改为“无涯矣”了。
 
三、由浦汉明和丈夫彭书麟整理的《浦江清中国文学史讲义(宋元部分)》与《浦江清中国文学史讲义(明清部分)》(天津古籍出版社2007年1月与2009年1月版)的封面上印有韩嘉祥题写的“浦江清”三字,而《生命无涯》将这三个字也印上了封面。
 
四、文学知识及常识性错误。
 
浦江清先生于1957年去世,封里的作者介绍中错为1956年。
 
第34页倒11行,引白居易《与元九书》,“下至愚騃”错为“愚骏”。
 
第153页倒6行,“聱牙诘屈”错为“聱牙洁屈”。
 
第89页倒9行,《西厢记》中红娘所说“撋之以去其污”错为“捆之”。
 
第53页第3行,西汉诗人韦孟,被错为“韦盂”。
 
第115页倒6行,《花月痕》主人公痴珠,被错为“痴殊”。
 
浦汉明认为,“此皆因不知原词而误”,“如肯花点工夫去查,这些错误本可避免。”此外,“错字、漏字、英文拼错等等,更不胜枚举”。
 
【记者调查】未经允许不得随意修改
 
根据浦汉明提供的资料,记者查询了北京大学出版社今年1月出版的“大学者随笔书系”。该书系有近二十种书目,其中包括闻一多、沈从文、朱自清、徐梵澄、林徽因、许地山、朱光潜、启功、郁达夫、浦江清等人的随笔集。记者随意翻查了许地山的随笔集《空山灵雨》后发现,该书与天津教育出版社2007年5月出版的同名随笔集的目录惊人一致。
 
根据《著作权法》规定,“公民的作品,其发表权、著作财产权的保护期为作者终生及其死亡后50年的12月31日;如果是合作作品,截止于最后死亡的作者死亡后第50年的12月31日”,但《著作权法》同时也规定,“出版者、表演者、录音录像制作者、广播电台、电视台等依照本法有关规定使用他人作品的,不得侵犯作者的署名权、修改权、保护作品完整权和获得报酬的权利”,该项法律规定并没有设定年限。
 
上海城大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吕军表示,从著作权的保护期限来看,北大出版社并没有触犯法律,但他指出:“北大出版社在书中选用的文章是不能修改的,未经允许而随意修改,这就不太妥当了。”
 
【链接】
 
浦江清(1904-1957),古典文学研究家,北大中文系教授。1922年考入东南大学西洋文学系,1926年经吴宓推荐到清华学校研究院国学门任陈寅恪助教,1929年转入清华大学文学院中国文学系。1938年任西南联合大学中文系教授,与朱自清等创办《国文月刊》。1946年回清华大学任中文系教授,参与整理闻一多遗著。1952年任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主要著作有《浦江清文录》、《浦江清文史杂文集》、《清华园日记——西行日记》、《无涯集》、《中国文学史讲义(宋元部分)》、《中国文学史讲义(明清部分)》等,主编《朱自清全集》。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查看所有评论
SSI ļʱ
 
读后感言: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汽车也“压不死”甲虫的秘密 华龙一号全球首堆首次达到临界状态
淋巴细胞祖先“浮出水面” 娃娃可能喝下大量塑料微粒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