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科学 医药健康 基础科学 工程技术 信息科学 资源环境 前沿交叉 政策管理
 
作者:陈彬 来源:科学时报 发布时间:2009-2-17 2:40:13
科学时报:高校就业服务,路往何方

目前,招聘会仍然是大学生就业最主要的通道。 袁建胜/摄

在国际经济危机的背景下,就业形势严峻成为高校中最热的一个话题。而在学生就业过程中扮演重要角色的高校就业服务部门自然也就更多地吸引了世人的眼球。在学生看来,这些服务部门的工作是否令人满意?对这些部门而言,它们又有着哪些疑惑与无奈?
 
就业服务作用不大?
 
在高校的就业服务体系中,就业指导中心无疑占据着中心位置,然而在记者的采访中,能够为自己学校的就业指导中心说上几句好话的学生并不多。
 
小安是北京某高校研究生三年级的学生。至今没有找到工作的她,在谈到自己学校的就业指导中心时,唯一肯定的一点是:他们提供的招聘信息是最“靠谱”的,肯定不会存在虚假信息,让人用起来比较放心。但除此之外呢?
 
“好像就没有什么了吧。”找工作心切的小安坦言,自己已经“没心情”去关心其他的内容了。
 
在记者听到的对于学校就业服务部门的评价中,小安的态度已经算是比较“积极”的了。
 
记者曾在某网络论坛中,就这一话题进行了询问,有20名学生身份的网友跟帖回答,其中说自己学校“好话”的寥寥无几,更多的是一些抱怨。抱怨的内容多集中在学校部门的“不作为”和对就业信息的不公开、不公正等问题上。如一位网友直言:“学校没什么用,学校里的招聘会也都是例行的,好一点的职位都没有。年年学校里做的基本上都是面子上的事儿,没有真有帮助的。”更有网友一口气列出了多达6条的“整改意见”。
 
小唐今年读大四,刚刚找到了一份在银行的工作。在采访中,她觉得在找工作的事情上,学校能起到的作用并不多。“学校不可能给每个同学都介绍工作,工作机会还要自己把握,学校对如何做简历、如何面试等内容也作过专门的指导,但其实这些内容在网上也都能很容易地找到,他们所能做的似乎就是提供一些就业信息。”
 
“除了最后在派遣证上盖个章,剩下的就没什么作用了。”谈到这一问题时,已经毕业一年的学生小李说得更是直白:“我记得当时只是参加了一次动员会,剩下的时间,就再没有和就业服务部门打过交道了。”
 
“面对指责,我们已经习惯了”
 
面对学生们的种种不满,大连理工大学招生就业办公室主任王书诏坦言,自己已经“习惯了”。
 
“学生对我们不满意,这其实是很正常的。”王书诏认为,这种不满意很大程度上并不是对就业中心不满意,而是对现状不满的一种折射。“学生觉得自己花费很多教育成本,就应该找到一份好工作,但当愿望没有达成时,很多学生并不分析自己的原因,而把问题归结于就业中心。但事实上,就业中心并没有义务去分配工作,这种观念是错误的。”
 
“对于找工作而言,学校只是搭建一个平台,对于学生没有成功就业的原因,学校是否尽力推广仅仅只是一个方面。”王书诏说。
 
在今年春节前,北京交通大学曾组织了一系列针对就业的动员讲解会,在院系层面上的讲解会还算不错,但一到了全校规模的会议,其参加情况却令该校就业指导中心主任王化深“很不满意”。
 
“感觉我们在很着急地为学生想办法,但学生们反而不着急,”王化深说,在那次会议上,能容纳1500人的礼堂只来了几百人,很多学生对这样的会议都漠不关心。
 
为了给学生增加直接咨询的机会,北京交通大学就业指导中心每天下午都会安排专人在固定地点接受学生的咨询,但结果却也不能让人满意。王化深本人值班时,一般只有两三个学生过来咨询,最多也不会超过五六个,其他老师值班时,甚至会出现无人问津的局面。
 
“你给他们服务,他们并不接受,这让人觉得很别扭。”王化深说。
 
面对这种看似矛盾的局面,王化深觉得这并不能怨学生,也不能怨老师。“导师给学生讲一些东西,甚至师兄、师姐给他们讲,学生都会很相信。但如果是像我们这样的老师讲,很多学生会带着另外一种观点去听,这是师生关系的一种反映,怨不得哪方面。”
 
在与学生的交谈中,王化深经常能听到这样的“保证”:“老师您放心,我最后肯定会给您拿回一个意向书来。”
 
“细细解读起来,这句话让人很不是滋味,一些学生认为老师催促他们找工作是在给自己‘增加政绩’,这也导致了一些对我们的误解,我们之间的确存在着沟通问题。”王化深说。
 
“学生找工作不仅仅靠就业中心提供的信息,他们的很大部分信息是通过别的渠道获得的,于是有些学生就觉得学校没有起什么作用,而学生之间又是相互信任的,当学生找不到工作,怨气又无处可撒时,便‘不约而同’地撒到了就业中心身上。”王书诏说。
 
服务机构?管理机构?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一些高校对学生就业工作还是十分重视的,以北京交通大学为例,从学生上大学开始,便围绕就业理念、职业规划等内容,每年搞二三十次大型讲座,并花费很大精力进行课程建设。同时对一些经济困难、成绩不高、沟通能力较弱的学生,进行全方位的服务指导。但学生依然“不领情”。
 
对此,王书诏认为,这也与学生对就业中心的性质认识不清有关。
 
就业服务中心本身是服务性质,应该做的是指导和服务性的工作,而很多学生把中心看成了带有管理性的机构,似乎中心就应该全方位地负责他们的就业工作。“学生主体是他自己,提供岗位的数量也是受经济影响的,这一决定权并不在学校,但很多学生并没有认清这点。”王书诏说。
 
对于这一说法,华中科技大学教育科学研究院副院长别敦荣表示,就业指导中心是服务机构的性质无疑是正确的,但目前一些指导中心的做法没有彻底摆脱“管理机构”的框架,才是使学生产生一定误解的原因。
 
别敦荣表示,现在,高校的很多部门都说自己是服务机构,但真正能够踏踏实实地做一些服务性工作的还是少数。“就业部门如果没有在派遣证上盖章的权力,相信它会有一些失落。盖章的权力是一种管理权力,通过盖章,就业部门就可以控制学生。比如,一个学生与某一个单位签订就业协议后,又找到了一个更理想的单位,想改派。这时就业部门的态度就可以显示出它是管理部门还是服务部门。我们多数的就业部门对改派的态度是不积极的。这种做法显然并不合适。”
 
“就业指导中心也确实有自身不足。”王化深说,指导中心大多是从以前的招生分配处或办分离出来,而这些分配处或办确实是一个办事机构,脱胎于其中的指导中心也就具有了一些职能作用。“应该说,现在很多高校的就业中心,花在指导上的精力也在逐渐地多过花在办事上的精力。”
 
对此,别敦荣也表示,尽管目前很多高校就业部门并没有完全突破自身“管理机构”的模式,但已经有学校有了这样的想法,并在向这个方向发展。这也是一种进步。
 
就业工作应立足学生
 
对于如何破解现在的局面,别敦荣认为,不管是从理念上还是从做法上,都应从学生的角度出发,立足学生。
 
“从学生角度看,他们对学校的期望值很高,期望学校能最大限度地帮助他们找到工作,但多数学校对学生的状况却一头雾水。这是一种传统思维造成的。”别敦荣说,目前学校对就业工作普遍都很重视,但很多都是盲目的,他们并不知道学生的期望是什么、学生的优势和特点是什么、学生的劣势和不足是什么。他们只是按照从前的思维和传统套路,开会、研究、想办法,工作做了很多,但和学生的希望之间的距离依然很大。
 
“就业中心的老师能不能明确指出本校各专业学生是什么样的?学生能够干什么?能够到什么地方去?对学生特点不了解,对社会更是一抹黑,这样的就业指导能有什么效果!而现今社会的需求与传统的要求已经有了很大变化,这些变化不能不引起我们的重视。”别敦荣说。
 
对此,别敦荣表示,真正了解社会需求、了解学生,能为学生就业发挥重要作用的可能不是就业指导中心,而是学校各院系以及各院系与社会联系紧密的老师。“用人单位的需求是专业性的,一个企业不可能一次要大量同种类型的人才,而是有一定专业、层次差别的少量人才。各种企业这种需求汇集成为大量需求。而按传统的方式,就业中心到外面去跑,是无论如何也跑不过来的。”
 
在操作层面上,别敦荣表示,要把就业的重点放到各个院系,使就业工作通过专业院系的领导和老师们来落实,单纯地浮在学校表面做工作,并不能起到根本作用。
 
事实上,目前一些高校也已经有了这样的尝试,在记者的采访中,北京交通大学和大连理工大学都与院系合作,联合开展了对学生就业的服务。
 
“学校在观念上应该全心全意为学生服务,主动去了解学生,并了解与学生的学科专业相关的部门、行业和企业;在工作机制上,不单纯依靠就业指导部门几个人来抓就业服务,而是将就业看作全校各个院系和部门的事情,并将重点放到各个院系。这样,高校的就业工作也许会有一个好的局面。”别敦荣说。
 
《科学时报》 (2009-2-17 B1 大学周刊)
发E-mail给: 
    
| 打印 | 评论 | 论坛 | 博客 |
读后感言:
相关新闻 一周新闻排行

小字号

中字号

大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