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贾楠 来源:新华网 发布时间:2009-11-1 10:49:32
选择字号:
德寿双高,教科皆杰 缅怀中科院院士贝时璋先生
 
他是中国生物物理学的奠基人和开拓者。他是中国科学院最年长的院士。他几十年前的科研建树至今仍对我国生物工程、载人航天、医学等领域的发展产生着影响。两天前,即10月29日上午,他在睡梦中走完了成就斐然而又宁静淡泊的一生,享年107岁。他就是贝时璋,中国科学院生物物理研究所名誉所长、中国生物物理学会名誉理事长。
 
1903年10月10日,贝时璋出生于浙江镇海县的一个贫苦家庭。1921年,从上海同济医工专门学校医学预科毕业后,贝时璋赴德国留学,先后在弗赖堡大学、慕尼黑大学和图宾根大学动物学系学习,并于1928年获图宾根大学自然科学博士学位。1929年回国。探索生命真谛百年如一日,发扬求是精神立学界楷模――这是贝老的朋友、学生对他的评价。
 
1949年,中国科学院正在筹备之中。当时还在浙江大学任教的贝时璋奔波于杭州、北京之间,参与了中科院生物学科各研究所的筹建工作,并于1950年出任实验生物学研究所所长。
 
1958年,在贝时璋的主持下,中国科学院生物物理研究所成立,成为当时世界上少数几个生物物理学专业研究机构之一,标志着生物物理学作为一门独立的学科在中国正式确立。同年,贝时璋在中国科技大学创立了生物物理系并任系主任。50余年间,这里已经有6位毕业生当选中国科学院院士。
 
“促进学科交叉,是贝老一直坚持的理念,也是他的一大贡献。他认为,只有学科交叉,才能产生科学创新成果。这是科学家的高瞻远瞩,是科学家的战略眼光。”中科院生物物理研究所党委书记杨星科说。
 
从1958年至1983年,贝时璋一直担任中科院生物物理研究所所长。几十年间,他开拓了我国放射生物学和宇宙生物学的研究,指导了我国核爆炸动物远后期辐射效应研究和我国第一批生物火箭动物飞行实验等重大研究,为我国载人航天事业奠定了基础。作为我国实验生物学的开拓者之一,他创立了“细胞重建学说”。
 
“当年,贝老是3位建议我国发展载人航天技术的科学家之一。”杨星科说,此外,他主持建立的一系列关于辐射危害的标准、框架,至今仍在相关医学研究领域发挥着基础性作用。
 
贝老一生都在关心科技创新。不久前,2009年诺贝尔奖公布后,老人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就在10月28日上午,他还专门召集6位科研人员,一起讨论如何在已有创新课题的基础上继续努力工作,语重心长地鼓励大家“要为国家争气”。然而,一日之间,学界失良师。
 
中关村北区14号楼贝老生前的居所,陈设简朴。黄色油漆的木门窗,老式红漆木条地板上,有些地方漆皮磨掉了,露出了黑色的木头。在这里,贝时璋先生度过了50余个春秋。
 
灵堂设在客厅里,贝老的大幅画像悬挂在正中。画面上的老人身着蓝色中山装,头发整齐地梳向脑后,鼻梁上架着一副老花镜,精神矍铄,平静慈祥。这是一位画家临摹贝时璋先生百岁生日前的照片后完成的作品。画像下面,摆满了插满菊花的花圈、花篮。
 
吊唁的人陆续前来,无不缅怀贝时璋先生生前治学、为人的高尚情操。
 
浙江大学校长杨卫说,贝时璋先生从1930年至1950年间在浙江大学工作,创建了生物系。“他是一位大学者,也是一位先行者。在他那个年代,搞科学的人还非常少,而他真正经历了中国早期科学发展的过程,并且带出了很多很多学生。他是走在最前面的先生,作为后辈,我们永远怀念他。”
 
在贝时璋先生的卧室兼书房进门处,是一个书柜,里面整齐地码放着许多装有各种资料、手稿的文件袋。靠窗有一张红色的书桌,上面还保持着贝老去世前的样子:两盏旧台灯,一个放大镜,一副老花镜和一个20世纪80年代常见的眼镜盒,以及摞得整整齐齐的书籍……
 
从事医学工作的大女儿贝濂说,“爸爸的东西总是整理得井井有条,教育我们也要严谨、认真,这样的习惯影响了我们的一生。”
 
已逾古稀之年的贝濂至今仍然坚持学习各种门类的新知。她说,父亲百岁之后仍然保持着《自然》《科学》等杂志每期必读的习惯,因此,做后辈的更要不停地学习。
 
贝时璋先生的长子贝丰是我国973计划专家组成员。回忆起父亲,他深有感触地说,不求名利、治学严谨、生活节俭是父亲一生的作风,也是留给子女们最大的财富。“在评审项目的时候,我要求自己一定要严谨、公正,这些正是我从父亲身上看到的、学到的。”
 
贝时璋先生的为人与他的学术成就一样让人感佩。每当过生日,前来为贝老祝寿的人中,不仅有领导、朋友、学生,还有许多工友。尽管已是百岁高龄,但他仍对每个人都很关心。
 
在中科院生物物理研究所工作的王强说,每逢老人生日、过年过节,我都会来给老人拍几张照片。虽然见面并不频繁,但每次贝老总要特意对我说:“王强,又麻烦你了。”
 
在客厅墙壁上,一幅条幅这样写道:德寿双高,教科皆杰。――八个苍劲有力的大字,或可看做是对这位百岁老人一生的浓缩。
 
更多阅读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读后感言:

验证码: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新研究让你“听”到新冠病毒 追踪废水辨识新冠病毒
大豆开花和高产背后的微观世界 全球首个高质量山苍子基因组图谱成功组装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