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Emma George 来源:《当代生物学》 发布时间:2023/5/3 20:01:55
选择字号:
一种单细胞藻类细胞中有7个基因组

 

一种50多年前收集并在实验室中生长的单细胞藻类,原来是一个由曾经独立的生物组成的奇怪的集合体,里面有不少于7个不同的基因组。4月27日,相关成果发表于《当代生物学》。

“据我所知,单个细胞中有7个不同的基因组是创纪录的。” 在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进行这项研究的Emma George说。

这种藻类被称为隐藻,是博物学家Ernst Georg Pringsheim在1970年之前的某个时候收集的,并成为德国哥廷根大学收藏的一部分。1988年,一项显微镜研究揭示了这种藻类细胞中的细菌,以及一些细菌中的病毒。

受该研究启发,George要来了一些藻类样本,以便她的团队对细胞内所有DNA进行测序,并识别其中的病毒和细菌。

细胞作为共生细菌的宿主并不罕见。复杂细胞被认为是在大约30亿年前出现的,当时一种细菌开始在另一个简单细胞内生存并形成了伙伴关系,这种现象被称为内共生。这种细菌进化成产生能量的线粒体,后者存在于几乎所有复杂细胞中。

虽然复杂细胞的主要基因组在细胞核中,但是线粒体仍然保留着小基因组。这意味着大多数动物细胞有两个不同的基因组,每个细胞的线粒体基因组多达数千个拷贝。

大约10亿年前,植物细胞通过获得一种蓝细菌而获得光合作用的能力。这进化成了叶绿体,叶绿体也保留了部分基因组,因此植物细胞有3个不同的基因组:核基因组、叶绿体基因组和线粒体基因组。

然而,隐藻并不是植物细胞。它们最初是自由游动的捕食性细胞,通过吞噬一种复杂的植物细胞——红藻——而不是蓝细菌,获得了光合作用的能力。

这种红藻的细胞核以缩小的形式保留下来,因为它含有一些光合作用所必需的基因。因此,所有隐藻都有4个不同的基因组:细胞核基因组、红藻的残余细胞核基因组、线粒体基因组和叶绿体基因组。

哥廷根菌株有另外3个不同的基因组。George团队发现,哥廷根菌株还获得了另外两种细菌内共生体,其中一种感染了噬菌体病毒。

“有两个不同的内共生体,其中一个被噬菌体感染,所有这些都在一个细胞内,这太神奇了。”George说。

研究团队将宿主细胞鉴定为Cryptomonas gyropyrenoidosa,这两种细菌分别为Grellia numerosa和Megaira polyxenophila,感染Megaira polyxenophila的病毒为噬菌体MAnkyphage。

George认为这种集合体存在于Pringsheim收集的藻类中,并从那时起传给了所有的后代,大约4400代。

令人惊讶的是,在宿主隐藻中,噬菌体感染的细菌比未感染的细菌更丰富。George说,尚不清楚噬菌体是如何在不消灭宿主细菌的情况下存活下来的,但噬菌体确实拥有可能有助于细菌与宿主相处的基因。“这一体系必须保持一种平衡。”George说。

研究复杂细胞进化的荷兰阿姆斯特丹大学的Dave Speijer说,这项研究经过了彻底的研究,并表明宿主与其中的细菌和病毒之间的关系非常复杂。但他想知道,在现实世界中这种关系是否依然存在,还是仅仅因为细胞被保存在稳定实验室环境中而持续存在。(来源:中国科学报 文乐乐)

相关论文信息:https://doi.org/10.1016/j.cub.2023.04.010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北方中纬高频雷达网发布首批科学探测结果 “双星计划”:开启中国空间科学新纪元
河西走廊内陆河出山径流研究揭示新趋势 金星缺水的原因,找到了?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