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王鑫等 来源:《白垩纪研究》 发布时间:2021/8/9 20:48:45
选择字号:
科学家发现早白垩世完整迪拉丽花“宝宝”化石

 

迪拉丽花幼苗化石 (王鑫供图)

 

被子植物是人类赖以生存的重要生物资源。上百年来,为了弄清被子植物的历史和来源,古植物学家付出了巨大的努力。1亿多年前的早白垩世被子植物由于被认为是被子植物的祖先类型而成为植物学家关注的焦点之一。

近日,经过10多年的积累和钻研,中科院南京地质古生物所研究员王鑫团队等在《白垩纪研究》上在线发表了对迪拉丽花的最新结果。在这篇论文中,除了之前发表过的两块标本外,他们报道了2009年以来新发现的7块化石标本。

通过新的化石标本,王鑫团队复原了迪拉丽花,一株1.25亿年前生活在辽西地区的具有典型花朵的水生被子植物。令人称奇的是,在一块“天赐”的标本上和狼鳍鱼同框的竟然是迪拉丽花的一株幼苗。

可以说,这篇论文不仅给迪拉丽花拍了一本“写真集”,而且回到从前,给迪拉丽花拍了一张“婴儿照”。这些珍贵的化石标本收集到一起,给人类一个认识迪拉丽花千载难逢的机会,使得人们不仅可以了解1.25亿年前的迪拉丽花这株早期被子植物的全貌,而且让人们认识到其刚刚幼年的美貌。

“这些信息对植物学研究是弥足珍贵的,使得植物学家有机会全方位认识迪拉丽花,甚至了解其从小到大的发育过程。对于迪拉丽花的这些新认识为植物学家探讨被子植物的演化和发展历史提供了第一手材料,也为大众了解植物演化提供了一个新的例证。”王鑫告诉《中国科学报》。

在过去20年,我国辽西的义县组地层产出的被子植物化石为植物学家了解早期被子植物打开了一扇窗户,提供了珍贵的材料,也吸引了全球的关注。这些令国外同行艳羡的化石之一就是王鑫和沈阳地调中心郑少林研究员发表于2009年的迪拉丽花。这是当时人们认识到的最早的具有现代花模样的两性花。

但是美中不足的是,当年化石标本只有一朵花的正负两面,植物其他部分一无所知。这个化石材料上的短板不可避免地引起了很多国内外同行的质疑。

为了排除围绕在迪拉丽花周围的各种疑团,王鑫等人并没有放弃,他和他的包括中、美、印同行在内的国际团队进行了长期不懈、深入而艰苦的努力追寻。

令人欣喜的是,有的新标本中各种器官直接相连,呈现出了迪拉丽花的不同姿态。其中一块标本包含了迪拉丽花的根、茎、叶,而其他的标本则向全世界展现迪拉丽花的花朵与其他器官相连的情形。(来源:中国科学报 崔雪芹)

相关论文信息:https://doi.org/10.1016/j.cretres.2021.104983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科学报、科学网、科学新闻杂志”的所有作品,网站转载,请在正文上方注明来源和作者,且不得对内容作实质性改动;微信公众号、头条号等新媒体平台,转载请联系授权。邮箱:shouquan@stimes.cn。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人造太阳”逐日梦 “聚变合肥”加速度 “奋斗者”号到达克马德克海沟最深点
时隔21年,大果五味子野外回归 海上风电与海洋牧场融合发展项目并网发电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