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杜珊妮 来源:科学网微信公众号 发布时间:2024/2/6 21:00:02
选择字号:
“碾压”斯坦福?这所高校3年发了95篇高被引数学论文

 

一个奇怪的变化正在引起数学界的关注。

近几年,数学领域蹿出一些“黑马”高校,它们没有数学系或数学研究较为薄弱,但其每年发表的高被引数学论文数量飙升,已经碾压美国斯坦福大学、普林斯顿大学,以及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等——后面这些都是在数学领域有着辉煌历史的传统强校。

“黑马”大多来自中国台湾、沙特阿拉伯和埃及。例如,在2021年至2023年间,UCLA仅有1篇高被引数学论文,而位于中国台湾的“中国医药大学”以95篇的数量位居榜首。然而10年前,该校的高被引数学论文记录为0。

巨大的反差让人感到困惑。以至于在2023年11月,出版分析公司科睿唯安干脆针对数学领域作出了一项特别决定:将整个数学领域排除在了最新公布的“全球高被引科学家(HCRs)”名单之外。

究竟是什么原因,引起数学研究领域的排名格局发生了如此之大的变化?

取而代之,另有所图

在过去的几年里,来自西班牙维戈大学的数学家Domingo Docampo观察到:科睿维安的“全球高被引科学家”名单正逐渐被不太知名的数学家所占据。

例如,在2021年,仅有2位来自斯坦福大学和1位来自普林斯顿大学的学者入选了数学领域的“全球高被引科学家”名单。相比之下,沙特阿拉伯的阿卜杜勒·阿齐兹国王大学和“中国医药大学”在该领域的入选人数分别高达6人和8人。

图片

2021年度“全球高被引科学家”名单:斯坦福大学(上),普林斯顿大学(下)。图源:科睿维安官网

图片
2021年度“全球高被引科学家”名单:阿卜杜勒·阿齐兹国王大学(上), “中国医药大学”(下)。图源:科睿维安官网

与2020年度公布的数学领域入选名单相比,上述两所美国数学强校的入选人数有所下降,而另外2所高校入选人数呈现明显增长。

图片

2020年度数学领域的“全球高被引研究人员”名单:阿卜杜勒·阿齐兹国王大学(上),“中国医药大学”(下)。图源:科睿维安官网

Docampo表示:“一些人在严肃的数学家们不会关注的学术期刊上发表论文。这些论文来自数学领域无人知晓的机构,并被数学家们不会阅读的文章所引用。”

这些现象引起了Docampo的关注,为了准确地探究哪些大学发表了高被引论文,以及谁引用了这些论文,他决定对科睿唯安过去15年的数据进行深入研究。

数据显示,2008年至2010年间,UCLA和普林斯顿大学等机构发表的高被引数学论文(定义为被引用次数的前1%)数量最多,分别为28篇和27篇。这些机构在数学研究方面具有深厚的历史、卓越的传统,并在该领域有着显著影响力。

但是,在2021年到2023年间,数学研究较为薄弱的高校取代了该领域的传统强校。其中,“中国医药大学”以95篇高被引数学论文的数量位居榜首。然而10年前,该校的高被引数学论文记录为0。与此同时,UCLA的高被引论文只有1篇。

Docampo的调查发现,对高被引论文的引用通常来自与被引用论文作者同一机构的研究人员。例如,在2021年至2023年间,“中国医药大学”和阿卜杜勒·阿齐兹国王大学成为了高被引文章多产的两所高校。在此期间,它们贡献了66篇顶尖论文,并且各自发表了数百篇引用高被引论文的研究。

除此之外,Docampo还发现,这些引用高被引论文的研究也经常发表在掠夺性期刊上。掠夺性期刊是以盈利为目的的出版物,通常缺乏严格的学术编辑和同行评审标准。此类期刊将利润置于学术交流之上,更易接受与学术论文引用相关的不道德或具有操纵性的违规行为。

拉帮结派形成引用联盟

Docampo的发现表明,“引文卡特尔”(citation cartels,卡特尔是垄断组织形式之一)在发挥作用:中国台湾、沙特阿拉伯等机构的数学家们“拉帮结派”形成小团体,通过大量产出质量低劣的论文,并反复引用彼此的数据,从而人为地提高了同行的引用次数。

其他科学家也一致认为,现有证据表明存在广泛的引用操纵。阿贝尔奖是数学界最负盛名的奖项之一,该奖项的委员会主席Helge Holden表示:“我们有许多研究人员试图以某种方式人为地提高他们的引用率,这根本无法体现他们的科学质量,只能受到谴责。”

出版实践专家称,所谓的“引文卡特尔”似乎能够帮助大学提高排名。澳大利亚科廷大学的研究传播学教授Cameron Neylon表示:“这种做法的赌注很高。排名的变动有可能使大学损失数千万美元或是为大学带来等值的巨额收入。”

“为了提高自己的地位,人们会不可避免地改变和打破规则。”他说。

针对不当引用的质疑,“中国医药大学”主任秘书、人文与科技学院院长陈悦生回应称:“我们对定向引用一无所知,也没有参与此类操纵。”他表示,应用数学等领域的国际知名专家或学者的参与,是该校跨学科医学方法的一部分。

关于引文操纵,阿卜杜勒·阿齐兹国王大学没有任何置评。

科睿唯安拒绝就此事发表评论。然而,2023年11月,在最新公布的“全球高被引科学家”名单中,该公司排除了整个数学领域。

科睿维安表示,数学领域很容易受到操纵。该公司在排除声明中写道:“数学的平均发表率和引用率相对较低,因此发表率和引用率的小幅增长,往往会扭曲对整个领域的表述和分析。” 

图片

2023年科睿维安关于数学领域的排除声明。图源:科睿维安官网

西班牙格拉纳达大学的文献计量学家Félix de Moya Anegón表示,其他更大的学科也存在引文操纵现象,只是不那么明显。

国际数学联盟(IMU)电子信息与通信委员会主席Ilka Agricola担心,科睿唯安的做法可能给人留下数学领域已被“欺诈性科学家”渗透的印象。

“我们感到非常遗憾,除了不再列出数学领域之外,别无选择。”她说。

在排除声明中,科睿维安还表示,其正在咨询专业的文献计量学家和数学家,讨论未来对该领域进行分析的方法。Docampo也在研究一种更精细的衡量标准,根据引用期刊和机构的质量对引用进行加权。

有些研究人员称,引用操纵的确是评估系统有缺陷的征兆。

荷兰莱顿大学科学技术研究中心的研究员Ismael Rafols认为,引用和类似的指标还不够完善,无法监控个人表现,人们总是会想方设法地操纵系统。

Holden对此表示同意:“最主要的是,引用并不是一个衡量科学质量很好的标准。”

 

参考链接:
1.https://www.science.org/content/article/citation-cartels-help-some-mathematicians-and-their-universities-climb-rankings
2.https://clarivate.com/blog/highly-cited-researchers-2023-the-evolution-of-our-evaluation-and-selection-policy-to-support-a-robust-scholarly-landscape/
3.https://recognition.webofscience.com/awards/highly-cited/2020/
4.https://recognition.webofscience.com/awards/highly-cited/2021/
5.https://www.cmu.edu.tw/
6.https://hs.cmu.edu.tw/page/58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中国科学家首次发现“无摩擦的冰” 冰表面长啥样?原子级分辨图像揭晓答案
北方中纬高频雷达网发布首批科学探测结果 “双星计划”:开启中国空间科学新纪元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