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孟凌霄 来源:科学网微信公众号 发布时间:2024/1/8 20:08:40
选择字号:
博士后数据造假,作为PI的我仿佛受到了羞辱

 

编译|孟凌霄
作为实验室主任,当下属陷入造假漩涡,你会如何处理?近日,美国北卡罗来纳大学荣誉教授、代谢领域专家Rosalind Coleman讲述了发现实验室博后伪造数据后,她从质疑、崩溃,到自我反思的心路历程。

以下是她的自述:

“肯定搞错了!”第一次听到我的博后捏造实验数据时,我下意识为他辩解。

当时,实验室的两名博后来到我家门口,几乎强忍着眼泪告诉我,他们的博后同事——姑且称他为John——极有可能捏造了实验数据,因为他从未使用过最新实验数据所需的仪器。
事实上,我们已经好几次在全国大型会议上展示了John的实验数据,甚至根据这些数据撰写新论文,并期待论文在我们的领域产生巨大影响。但我不能无视同事的怀疑,于是我跟学校的学术诚信官员、学院院长交流了此事,还聘请了实验室的前资深科学家重复最关键的实验。
很快,我得到了一个令人心痛的真相。
发现真相的最初几周里,实验室笼罩在阴云中。
那两名发现造假的博后,曾与John在实验室朝夕相处,还认为他是令人尊敬和喜爱的同事。他们对揭发的行为感到内疚,担心自己错怪了John,甚至无情地摧毁他的生活。当收到John发来的悲伤的电子邮件时,他们感到心烦意乱;而在听到John在电话答录机下留下愤怒的留言后,他们被吓坏了。后来,我们不得不联系校警,并更换了实验室的门锁。
随后,John宣布与妻子一起离开,他的妻子已经在另一个州找到了工作。但造假事件的影响还在继续。
学术调查小组检查了实验室的电脑、装满样本的冰箱,甚至带走一些了实验仪器、纸质文件和电脑。实验室成员提供了书面证词,我也被学术调查委员会质询。

每个人都保持礼貌,院长也很同情我,但很显然他们在指责:为什么没有提高警惕,为什么轻易相信了这些实验数据?

作为一名资深科学家,我仿佛受到了羞辱,但同时也觉得自己“罪有应得”。

我不得不面对自己的“同谋者”身份,我明白自己上当受骗的原因:虽然我在领域内很有名气,曾在重要会议上发表过主题演讲,还指导过成功的年轻科学家,但我太渴望取得真正的突破,太渴望因惊人的发现而闻名于世。因此,在看到John令人兴奋的初步实验结果后,我没有去检查他的原始数据。我希望这些支撑新概念的研究结果是真实的,也满足于他绘制的精美图表,甚至可以想象这些创新概念得到认可。
我对自己深感失望,造假事件和学术调查对我的工作生活造成了巨大的冲击。对于我的实验室来说,这件事的后果也非常严重,多位成员都需要寻求心理咨询。
这件事发生几年后,我退休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意识到其他PI被迫面对这种错误的可能性之高。实际上,我的内疚感比我愿意承认的还要深,我向同事们隐瞒了学术欺诈这一行为。如今,我认为这种做法是错误的。我相信,其他人肯定可以从我的错误中吸取教训。
实验室成员的造假行为让我感觉自己受到了侵犯,就好像一个小偷来到我家翻箱倒柜。学术欺诈确实是一种盗窃行为,除了浪费时间和金钱之外,它还损害了个人和实验室的声誉。
最糟糕的是,我内心深处的信念被动摇了。我一直坚信,科学研究是一种神圣的信任,不仅要信任实验室其他成员,也要信任整个研究事业。这次背叛是一个警示课——很遗憾,我必须学习这个教训。
参考资料:
http://doi.org/10.1126/science.zcnb8g8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冰表面长啥样?原子级分辨图像揭晓答案 北方中纬高频雷达网发布首批科学探测结果
“双星计划”:开启中国空间科学新纪元 河西走廊内陆河出山径流研究揭示新趋势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