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高丹丹 高媛 来源:央视新闻客户端 发布时间:2023/9/7 11:29:59
选择字号:
“他不服老,不喜欢我们叫他袁老”

 

双季稻亩产突破1600公斤;耐盐碱水稻率先实现近海种植;低镉水稻品种丰产效果大面积显现……

两年多时间,袁隆平杂交水稻创新团队继承他的遗志,接续奋斗,交出一份份可喜的成绩单。如今,又到收获的季节,我们又想起了他。

今天(9月7日)是袁隆平院士诞辰93周年的日子。总台记者专访湖南大学博士研究生导师、国家现代农业产业技术体系水稻体系科学家赵炳然,听他讲述杂交水稻创新团队以及他和袁老师34年的师生情谊。

01  一块儿下田,进行科研攻关,到海南进行南繁育种……

1987年,赵炳然大学毕业后来到湖南杂交水稻研究中心,如今已在这里工作了36年。其中的34年时光,他都跟随着袁隆平。

“电脑里长不出水稻,书本里也长不出水稻,要种出好水稻必须得下田。”袁隆平的这句话一直影响着赵炳然,现在的他也像袁老师一样,大把时间都在田里。

近日,赵炳然团队主导培育的“臻两优8612”低镉水稻品种丰产效果大面积显现,稻谷镉含量平均值仅为每公斤0.0195毫克,远低于0.2毫克/公斤的国家食品安全标准。

赵炳然说,袁老师生前非常重视低镉水稻品种的攻关,这对于粮食安全和解决稻米镉污染等具有重要意义。

近年来,湖南杂交水稻研究中心还开展了耐盐碱水稻研究,选育适应盐碱地种植的水稻新品种。

2021年,耐盐碱水稻“叁优9号”在海南三亚进行了大规模试验,亩产达到329公斤,实现了袁隆平2019年提出的目标任务。2022年,耐盐碱水稻还实现了近海种植。

02 每次有新突破,他会说“满意,但不满足”……

今年是中国攻克杂交水稻难关50周年。1987年,袁隆平提出从三系法到一系法的杂交水稻发展战略。在两系杂交水稻研究期间,团队曾遇到很多技术瓶颈。

赵炳然回忆,最大的困难是在1989年夏天,突然的低温导致本该表现不育的水稻可育了,研究也因此失败。当时,很多国际上的专家纷纷放弃了研究,但袁老师不服输,他三天三夜没睡觉,思考如何突破这个瓶颈。

经过苦心钻研和实践,袁隆平提出一系列战略战术和技术路线,终于取得成功,使得两系杂交水稻在长江流域得到大面积推广。后来,两系杂交水稻又获得国家科技进步奖。

“三系法、两系法成功以后,他又开始超级杂交稻的研究,提出要高冠层、矮穗层的形态。”赵炳然介绍,在袁隆平的指导下,团队培育出了第一、二期超级杂交水稻。

当团队去到国外,把超级杂交水稻的照片作为礼物送给外国人时,他们惊呼“Waterfall rice”(这就是瀑布稻)!

赵炳然回忆说:“每次有新突破,袁老师都会说‘很高兴,more than excited’,还会说,满意但不满足。”

后来,团队接连培育出第三、四期超级杂交水稻Y两优2号、 Y两优900。当袁隆平获得国内外各种奖励时,他会和学生们说,荣誉是属于祖国的,属于千千万万同行的。“奖励是一种鼓励,更是一种鞭策,我们更要谦虚,要‘夹住尾巴做人’。”

03 年过九旬的他,仍坚持亲自为水稻科研工作者颁奖,鼓励他们继续前行……

在赵炳然的印象中,袁老师很“倔”,90岁高龄时,他还在亲自写论文,研究杂交水稻的发展战略,只要听说试验田哪里可能要达标,他都要去现场。“我们都叫他袁老师,他不服老,也不喜欢被称呼袁老。”

每每看到袁老师下田的身影,赵炳然和身边的人总是很感动。“他常常会说,‘我拼了老命也会实现的。’”

虽然工作繁忙,但袁隆平一直保持着积极乐观的性格。在赵炳然印象中,哪里有袁老师的身影,哪里就有欢声笑语。“单位文娱活动丰富,袁老师会召集同事下象棋,偶尔还会拉小提琴。在海南时,业余时间老师还会邀请我们去游泳。”

2020年11月,第十一届“袁隆平农业科技奖”公布,袁隆平为获奖者颁奖。作为获奖者之一,赵炳然既高兴又有些难过,他知道当时袁老师的身体状况已不如往昔,但袁隆平仍坚持亲自颁奖,希望鼓励水稻科研工作者继续前行。

2020年12月20日,团队在海南基地开水稻高产攻关会,赵炳然回忆说,那时袁老师病情已经很严重了,但平时能走的时候他都拒绝搀扶。“那天会议室条件有限,是我们把他抬进去的。以前开会他总是直奔主题,三言两语就结束了,那天他一一讲述每个细节,部署每个示范点,我们参会的人都深受触动。”

04 “一粒种子藏世界,天命之年攀高峰。”

作为学生,能追随袁老师工作34年,赵炳然觉得自己很幸运。袁老师的两个梦——禾下乘凉梦和杂交水稻覆盖全球梦,现在也是赵炳然愿为之奋斗一生的梦想。

作为老师,袁隆平对待学生和后辈的态度也让赵炳然受益匪浅。在他眼中,袁老师非常谦虚、看重创新,对待年轻人都是鼓励的态度。“我还记得来到单位后,他说‘这个年轻人创新能力很强,人也踏实’,愿意主动收我做学生。”

如今,带领团队和学生的赵炳然也在延续袁老师的理念。当高档优质香型镉低积累水稻品种“韶香100”培育成功时,赵炳然为鼓励在其中发挥重要作用的学生韶也,特意用他的名字中的“韶”来命名。“我们需要鼓励更多年轻人投入杂交水稻科研工作。”

每当遇到选择和困难,赵炳然总会忍不住想,如果袁老师在,他会怎么做。

如今,袁隆平已离开两年多,赵炳然最想跟老师说的还是报喜,“按照他的交代,继续攀登高峰,不断创新,为推动杂交水稻和产业科技的进一步发展作更多贡献。”

捷报频传

就是最好的纪念!

致敬袁隆平杂交水稻创新团队!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冰表面长啥样?原子级分辨图像揭晓答案 北方中纬高频雷达网发布首批科学探测结果
“双星计划”:开启中国空间科学新纪元 河西走廊内陆河出山径流研究揭示新趋势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