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岳怀让 来源:澎湃新闻 发布时间:2023/9/1 22:10:57
选择字号:
流行病学专家俞顺章逝世,曾参与消灭血吸虫病

 

澎湃新闻记者从上海医科大学校友会获悉,中国共产党党员、离休干部、复旦大学(原上海医科大学)公共卫生学院院长、流行病学专家、博士生导师俞顺章教授,因病医治无效,于2023年8月28日下午在上海逝世,享年91岁。

俞顺章教授  资料图

据上海医科大学校友会官网介绍,1932年11月27日,俞顺章教授出生于上海一个医学世家,祖父俞凤宾是我国早期知名的公共卫生学专家,与上海医科大学创始人颜福庆教授等一起创办了“中华医学会”,开创了中国现代医学。叔父俞焕文是我国著名的流行病学家,解放后任军事医学科学院研究员、流行病学系主任,与苏德隆教授是同门的师兄弟。

俞顺章高中毕业后,于1950年考取了中国医科大学。1956年以出类拔萃的成绩从中国医科大学毕业后,作为我国首批流行病学研究生,就读于上海第一医学院,拜于苏德隆教授门下。当时读研条件艰苦卓绝,且正值上医第一年实行双重培养。俞教授一方面听苏德隆教授授课,另一方面还要听苏联专家授课。“每晚12点后摸着泥墙回宿舍,早晨6点起床又要锻炼。学业非常紧张。但‘治病救人,保障公众健康’的理想一直激励着我闻鸡起舞、废寝忘食地学习,有时候似乎也就没有那么疲惫了”,俞教授说道。

第一年考试和学习结束后,俞顺章马不停蹄地投入论文设计和工作。临近毕业前,全国由于血吸虫病的严重危害,正在大搞血吸虫病的防治工作。

“血吸虫病能否被消灭”引起了广泛讨论。1957年,毛主席接见苏德隆教授,毛主席问:“血吸虫病3-5年能消灭吗?”苏教授说:“不行。”毛主席又问:“那么5-6年呢?”苏教授说:“不一定。”“那7-8年呢?”最后苏教授说“试试看吧”。“试试看”,寥寥三个字,一诺千金。上级把全国血吸虫病最严重的灾区——青浦,交给苏德隆教授解决。于是苏德隆教授作为导师交给俞顺章一个课题——“研究血吸虫病对人民健康的危害”,还带领这一批年轻人包括年轻的俞顺章进驻青浦,开始血防试验田工作。

当时青浦条件落后,没有电灯,就点油灯;没有高速公路,出门几乎都要靠划船。青浦地区血吸虫的病情极为严重,随便搬开石头,就可以发现石头下密密麻麻的都是钉螺,情形非常骇人。在当地,俞教授和同学做了各种各样的事情来消灭血吸虫病,灭螺、治病、抢救病人、治理牲畜,都是他们亲临前线。“一身泥,一身水,一身汗”是对俞教授他们当时工作的最贴切的描述。经过不懈的努力,反复研究试验,他们终于将病情分析透彻,摸清了血吸虫病的规律。按照“灭其宿,毁其居”的方针,在摸索中进行探究。在和当地群众共同努力下,终于消灭了血吸虫。

1970年,俞教授接到了新的任务——前往索马里支援当地防治血吸虫。当时我国支援索马里的农工在非洲得了血吸虫病。“到底是国内带去的,还是国外感染的?能否治疗和预防?”中央组织了一个队伍,俞教授一行6人被派往索马里支援当地的医疗人员,搞清血吸虫病的来龙去脉。语言、文化差异等困难并没有让俞教授退缩。他们针对索马里当地的情况,建立了一套血吸虫防治措施,有效地控制了当地埃及血吸虫疫情的流行。正巧又碰上当地流行霍乱,俞教授和同事夜以继日地救死扶伤。当地的人民从一知半解到后来的心存感激,从开始的不理解到后来的热情配合。俞教授又一次战胜了血吸虫!

前期8年的艰苦奋斗,加上后期共35年的不懈努力,血吸虫病才算真正被消灭。俞教授荣获了“消灭血吸虫大功”的荣誉。“血吸虫从当初肆虐中华大地,到如今被我们消灭、控制。让我明白了事在人为的道理,不管遇到多大的困难,只要坚持不懈,一定能战胜它”,俞教授慷慨激昂地说道。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科学网APP推出论文&基金全新活动 冰表面长啥样?原子级分辨图像揭晓答案
北方中纬高频雷达网发布首批科学探测结果 “双星计划”:开启中国空间科学新纪元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