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李潇潇 来源:澎湃新闻 发布时间:2023/8/12 7:58:33
选择字号:
非必要不开会?反对污名化?反腐风暴下,药企赞助的学术会议何去何从?

 

“刚刚收到通知,今天的某协会某学会的一场会议延期了。受邀来做报告的我,飞了三个多小时,人都已经在酒店了。”8月11日凌晨,一位医疗健康从业人员在朋友圈讲述了自己的经历。

自7月开始的医药反腐风暴席卷国内医药行业,在紧张的气氛之下,全国许多医学会议宣布延期。此前据澎湃新闻记者梳理,8月的前几天就至少有10场学术会议宣布延期,涉及多省市医学会,也包括中华医学会。上述从业人员向澎湃新闻记者感慨,最近停的会确实很多。

也有部分地方针对学术会议展开调查。据证券时报此前不完全统计,广西、广东、陕西、江西、山西、浙江等地的部分医院相继发布通知,要求医务人员将参加学术交流活动的情况详细上报。

反腐风暴之下,医学学术会议一时间似乎成为不光明的“灰色地带”,有专家向澎湃新闻记者表示,通过会议延期的原因各有不同,但可以侧面看出,确实存在部分医学会议踩黄线甚至红线行事。也有专家指出,医学会议本身有其价值和意义,医药反腐的情况下要打击不法行为和个人,但不应该污名化所有的医学会议。

非必要不开会?

据中国科学技术协会学会学术部刘兴平2010年发表在《科技导报》的一篇文章谈及学术会议的兴起与发展。文章介绍,在科学发展早期,学术会议兴起于无形学院式的学术聚会。自20世纪末以来,我国学术会议进入繁荣期,数量和质量都有了极大提高。

以中华医学会为例,根据官网今年3月6日公布的2023年学术会议计划显示,该学会2022年9月向所有专科分会发出了关于报送2023年学术会议计划的通知。根据通知要求,截至2022年12月,共有84个专科分会上报了学术会议计划,其中国际及涉港澳台学术会议1项;国内一类学术会议95项,其中年会/全国会 84项,中青年会11项;国内二类学术会议199项;共计295项。

来源:中华医学会官网

原本供医生交流的学术会议也有药企的参与。近期业内流传的一份名为某“广东省药品耗材专项审计调查报告”的文件也提到,根据广东省医学会的规定,学术会议召开期间,医药企业可通过缴交1万元至50万元不等的赞助费,指定医生或研发人员对本企业产品进行宣传(行业统称为“卫星会”)。2022年,广东省医学会共举办卫星会582个,累计收取329家医药企业赞助费5205.62万元,其中395个卫星会由182家外资医药企业赞助资金3987.29万元,占比76.6%。

“医药企业希望各种方式希望影响医院或医生,进而多关注多用自己的产品,从商业逻辑上并不难理解。”一位不愿具名的医疗从业人员告诉澎湃新闻记者,相较于数年前由医药企业直接向讲课专家打款“行贿”的形式,近年来医药企业也在努力寻求各类费用的正规化,通过学会、协会主办会议则是最为常见的手法。

上述人员介绍,以学术会议举办为例,医药企业与学协会等机构签署正式合作文件,由学协会作为主办方,医药企业作为支持方,制定会议议程并发布会议通知,各类费用经由学协会进行支出,完成费用的“透明化”过程。这个过程中,医药企业并不直接与医生发生账目往来,且企业与学协会、学协会与专家之间的合作均有正规合作协议,权责清晰,资金流向明了,风险相对较小。

尽管企业、学协会、专家这种三方合作模式在业内常见,但也存在被认定为商业贿赂的风险。

2022年11月18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曾通报5起反不正当竞争专项执法行动典型案例,其中2起是发生在医疗卫生行业的以科研赞助、支付回扣形式进行的商业贿赂事件。上述通报提到,随着对商业贿赂案件查处力度不断加大,一些医药企业采取更为隐蔽、复杂的手段,为其贿赂行为披上“合法外衣”。如有的企业以赞助科研经费、学术会议费等名义,进行不法利益输送。

医改专家魏子柠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在集采、医保谈判等多种政策的影响下,过去医药腐败的空间被大大压缩,有企业选择通过学术会议“曲线救国”。近期,不少会议暂停或延期,不排除有会议是真的存在不可抗力而延期,但也不排除有部分会议平时是踩着黄线甚至红线走路,现在成了“惊弓之鸟”。

医改专家、陕西省山阳县卫生健康局原副局长徐毓才认为,此次反腐风暴力度前所未有,不排除未来行业内学术会议数量会呈现断崖式的下降,很长一段时间之内“非必要不开会”将会成为行业共识。

另一位医疗从业人员告诉记者,以后中华医学会主办承办的,依旧会参加,但各类学习班、药企承办组织的学术会议不会参加了,现在的情况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有医生呼吁不要因反腐污名化学术会议

“在本次医学反腐中,把企业赞助开学术会议说成腐败、专家拿讲课费是腐败,往返交通(费),住宿(费)自己不付也是腐败。我想问,进行学术会议和交流不是全球的惯例吗?不是每个行业的惯例吗?”8月10日晚间,今日头条上认证为“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心血管高血压科主任医师、教授”的孙宁玲,就近期医药反腐下的学术会议问题发表看法。

孙宁玲教授谈医药反腐与学术会议

孙宁玲认为,医疗行业与其他行业一样都有蛀虫,都有既得利益者,必须法办严办,但坚决反对污名化学术会议。学术会议是医生医疗信息交流,新知识传播,疑难医学问题商讨的平台,是促进医生技能提高的重要一部分,在政府不出资的情况下,以医学学会和协会平台在企业赞助下开展这些学术活动,这本是好事。规范的,按照国家的要求举办会议领取费用是合理的,要打击是那些不规范利用学术会议套取经费为己用的不法行为和个人。

一位肿瘤医生对近期医药反腐下学术会议受到影响也深表无奈,他向澎湃新闻记者指出,过去中国医生到国外学术会议做报告的少之又少,得益于国家和医药行业的发展,现在有更多机会参与美国肿瘤学年会等国际顶尖学术会议,学术交流能带来行业进步,也能给患者带来治疗的希望,如果不分情况否认学术会议,最后遭殃的还是患者。

“很多会议暂停就有等待观望的意思,主要还是不太清楚‘边界’,医疗机构也在主动收缴‘讲课费’,而这些都需要一个明确的规定来约束,否则可能出现不利后果。”徐毓才认为,这次针对医药行业全领域、全链条、全覆盖的反腐,对于医药产、供、销会形成巨大的冲击,特别是加速行业“合规”“合法”经营有很大好处,也会极大遏制行业腐败并从源头上得到治理,但由于来势迅猛,也可能造成一定的误伤。

上述医疗从业人员也认为,此次反腐风波之下,业内习以为常的会议形式也被点名,那么到底什么形式是合法合规的学术会议,这不能仅靠企业或医生自己划线,还需要有关部门或整个行业形成一套规范或共识。

“药企主办的会议针对的是哪些医院?授课的专家来自哪里?企业支持的钱都花在哪里?讲课费是否合规?如果讲课费针对的是医院的部分关键人员,使其宣传企业的产品,就可能存在行贿受贿的嫌疑。”医法汇创始人张勇向澎湃新闻记者表示,如何认定医生是正常学术交流还是行贿受贿,关键点是看医院人员有无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对企业的销售产生影响。

张勇强调,单纯的学术交流,医生传授自己的专业知识,获得报酬是合法的,有一些医院一刀切地让医生清退这些费用也不合理,需要区分医生是合法劳务收入还是真的有违规行为。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野外回归的墨脱百合在原生地首次开花 科学家创有机小分子催化新纪录
科学家欲在脆弱冰川周围建屏障 7月福利!科学网APP论文&基金最新活动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