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央视新闻客户端 发布时间:2023/5/4 7:29:48
选择字号:
专访王志珍:在实验室里我才觉踏实、快乐、幸福

 

1965年,中国科学家完成了牛结晶胰岛素的合成,这一成果深深地震撼了刚从大学毕业的王志珍。1970年前后,探索胰岛素的分子结构、功能以及合成机理的研究逊色展开,她抓住这辆疾驰而来的火车,从此与蛋白质研究结下了不解之缘,她的幸福与快乐也从此与实验室紧密联系在一起。吾家吾国节目组主持人王宁带你走近蛋白质这一生命之基,为你展示生物化学与分子生物学家王志珍作为女性科技工作者在攀登之路上的艰难与光荣。

信念感:科学之舟

镜头面前的王志珍院士谦逊、低调,自认为没有抓住最好的时机,也不是科研天才,这恰恰证明了,在她的生命中,是努力与热爱搭成了成为科学家的道路。在主持人王宁面前,王志珍院士坦率地说:“在实验室里我才觉得踏实、快乐、幸福。”

王宁:我看到您的履历,七十年代您开始搞研究,其实那个时候搞研究不是很容易。

王志珍:我那时候就找我们的党支部书记,就天天找他。我就说我要工作,所里头任何工作,只要不要让我坐着没事,我都可以。

王宁:我能用软磨硬泡形容您的经历吗?

王志珍:我那个时候已经三十多岁了,是有紧迫感,觉得我需要工作。

蛋白质:生命基础

人工合成胰岛素的科研成员都很年轻,在“我们要做一件别人没有做过的事情”的口号指引下,震惊中外的科研成果面世——他们前无古人地合成了牛结晶胰岛素这样一个蛋白质。循着前人的脚步和精神,王志珍逐渐走向蛋白质研究的更深处。1983年,在邹承鲁的带领下,王志珍所在的团队开始了“胰岛素A、B链相互作用研究”,这个被称为“老题新做”的基础研究,持续了十年,王志珍和同事做了数不清的实验,最终从多个层面阐明了AB链相互作用的内在规律。

王宁:要找到其中的原因,最先要解决的是什么?

王志珍:最重要的就是这两条链为什么能够相认,互相识别。最后我们认为,这个胰岛素的A链跟B链,它的“认识”的基础是因为它的氨基酸的序列已经决定了,它们已经有一定的结构了。

王宁:就像咱俩在一个屋里,一定是有机会让咱俩见到面。

王志珍:是因为我们长成人的样子,所以我跟你用两只手交叉的方式握手。但假如说你长的样子不是这样,是一个球,那可能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王宁:您对于这个研究最大的贡献,现在回头想,您觉得在哪?

王志珍:就是用了这个酶,蛋白质二硫键异构酶,用它作为一个催化剂,来研究AB链之间的相互作用。

自信心:人生关键

80年代末,英国科学家提出了“分子伴侣”的概念,王志珍认为,她所研究的蛋白质二硫键异构酶“既是酶又是分子伴侣”,并将这一假说发表在国际学术杂志上。向科学界权威发起挑战,在实证面前,她的假说获得了国际公认。此后,她独立领导的实验室继续对假说中提到的酶进行深入研究,持续至今已超过30年。在崎岖的科学小路上攀登,他们发现了更多前人未见的风景。

王宁:大家一说到女科学家,可能在科研的道路上需要更多的承受力。

王志珍:大学生到念研究生,到念博士,哪怕是博士后,性别比差不多就是男生女生一半一半,博士后以后开始就分开了,男的比率就往上走了,女的比率可能就向下走了。

王宁:为什么?

王志珍:这个原因我想是两个,一个就是性别分工,就觉得男的应该往上走,女性就做做后勤部长就可以了。还有一个,就是女性自己还不够自强自立,女性可以数理化学得非常好,其实女生跟男生的智力是没有任何差别的。

王宁:所以这提出的挑战是女性不要给自己设限。

王志珍:我觉得这个最重要。

(原标题:吾家吾国丨专访生物化学与分子生物学家王志珍)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烧毁的卫星正在污染大气 数百个包含种族歧视的植物名称将被改变
平均每棵树干中都有超过1万亿个微生物 野外回归的墨脱百合在原生地首次开花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