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田瑞颖 孟凌霄 来源:科学网微信公众号 发布时间:2023/3/20 20:45:52
选择字号:
“双一流”高校博士生翻倍扩招?校方独家回应

 

近日,《贵州高校研究生将大幅扩招:贵州大学到“十四五”末增9千人》的媒体报道引发热议,还有媒体称该校“博士研究生再翻倍扩招”已得官方批复。

贵州大学主管研究生相关工作的负责人在接受《中国科学报》采访时回应称,这些消息并不准确。从办学规模调整后的研究生数量来看,“十四五”末将新增7千余人,扩增过程也是持续的而非一次性。尤其是,该计划仍处于拟定阶段,虽然已得到贵州省政府的同意,但落地还要依据教育部审批。

他告诉记者,贵州大学计划扩增人数和专业方向,主要根据贵州省在快速发展中对人才的实际迫切需求,对此也有足够的师资等资源和完善的教学保障体系。

西部“双一流”高校的招生困境

2月28日,贵州省政府对贵州大学办学规模调整计划进行批复,原则同意将贵州大学“十四五”末办学规模调整至5.7万人,其中本科生3.5万人、研究生2.2万人(含硕士研究生2万人、博士研究生2千人)。

目前,贵州大学拥有全日制本科生3.4万余人,研究生1.4万余人。根据批复,扩招主要是将1.4万余人的研究生增加至2.2万人。

前述贵州大学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办学规模的调整不仅是学生数量的变化,还包括背后所需的基础设施、教师资源等一系列支撑。

实际上,对于贵州省而言,贵州大学有着特殊意义。

虽然地处西部,但贵州大学有着120多年的历史,是贵州省29所本科院校中,唯一的国家“双一流”和“部省合建”高校,也是唯一具有完备的理工科本—硕—博人才培养体系的高校。

随着贵州省提出围绕“四新”主攻“四化”主战略,将新型工业化作为贵州高质量发展的首要任务,对高端人才有着急迫的需求。但地处西部的贵州,不仅引才留才难,自主培养的规模也难以满足需求。

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21年全国有工业从业人员7951万人,其中贵州省只有93万人,占比仅为1.17%。

大学生就业有就近原则,贵州省研究生培养院校目前有10所,理工科硕士毕业生数量偏少,仅贵州大学2022年理工科培养的1700余名硕士,就占贵州省总数的80%。

“我们有一半的研究生毕业后都留在了贵州工作。”前述负责人告诉《中国科学报》,即便如此,培养的人才也远远无法满足贵州省快速发展的需求。

实际上,贵州省和教育部近年来对贵州大学提供了不少支持,自2018年至今累计新增博士点11个,增长率122%。

但看似翻番的增长率,即使与其他西部地区“双一流”高校相比,贵州大学的研究生招生规模也存在不小差距。例如2022年,全校500多名博士生导师,仅招收了不足350名博士生。

  ?

图源:贵州大学官网

扩招的“大势所趋”

“贵州经济社会发展对高端人才的需求与人才自主培养规模不相匹配,人才支撑明显不足,亟需快速提升理工科人才培养规模。”今年全国两会,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工程院院士、贵州大学校长宋宝安就在接受《中国科学报》采访时呼吁。

他建议,围绕贵州省发展需求,增设贵州大学材料与化工、生物与医药、机械、农业、兽医等专业学位博士授权点。

宋宝安介绍,贵州大学理工学科基础扎实,有资源与环境等6个学科进入ESI全球前1%,近年来还先后获批全国重点实验室和省部共建国家重点实验室等科研平台。

前述负责人也告诉记者,此次研究生增量计划的80%投放至理、工、农学科,重点向软件工程、计算机科学与技术、机械、能源动力、材料与化工、农业等专业倾斜,大多数专业是贵州省发展亟须的人才方向。

除了贵州大学,近年来贵州省政府还对多所本地高校的办学规模调整进行批复。

例如2022年11月,贵州省政府批复同意贵州中医药大学办学规模调整至2.5万人,其中研究生5千人;2021年10月,批复同意贵州财经大学在“十四五”期间将办学规模提升至2.5万人,其中研究生7千人;批复同意贵州医科大学办学规模提升至4万人,其中研究生1万人。

与此同时,我国其他省份高校也在大幅扩招。以博士研究生数量来看,2017年我国招收博士研究生8.39万人,自此每年增幅在10%左右,2022年首次突破了13万人。

扩招不是算术题,质量是关键

“高等教育普及化导致学历贬值,这是无法回避的现实。”中国教育在线总编辑陈志文在接受《中国科学报》采访时感慨道。

1999年大学扩招,是新中国教育史上一大里程碑。大扩招的前一年,1998年全国本专科招生人数为108万;2022年,全国硕士研究生招生考试招生人数超过110万。

即便如此快速的扩增,与发达国家相比,我国研究生培养人数占比仍有很大差距。原中山大学校长罗俊曾公开表示,我国人口总量是美国的4.3倍,而博士毕业生数不及美国的1/3,差距非常明显。

与此同时,扩招带来的资源匹配、培养质量、就业等问题也同样棘手。

“扩招的关键要看人才培养的质量能否跟得上。”陈志文表示,高层次人才的教育阶段,重点不再是知识学习,而是知识生产,两者有本质区别。

据中国教育在线统计,经历了近年的持续扩招,尤其是2020年20%的扩招后,一些高校研究生培养资源支撑趋于饱和,一些学校基础建设跟不上扩招速度,以至于近期有高校被曝研究生宿舍竟需要“摇号”的尴尬处境。

对此资源匹配方面的担忧,前述负责人表示,贵州大学对于办学规模调整有充足的资源保障,尤其是师资方面,目前拥有博士生导师500余人,硕士生导师2300余名,“我们不担心招不到优质生源,就怕得不到这么多招生计划。”

对于如何保证培养质量,前述负责人透露,一方面围绕贵州省实际需求,精准投放招生计划,另一方面构建研究生教育质量闭环,全方位全程监控,例如研究生分流淘汰机制等。

他还提出,将加大教育质量监督处罚力度,例如对论文抽检问题实行问责制,对考核不合格者或培养质量出现问题的研究生导师,视情节给予限招、停招直至取消导师资格等处理。

“培养大学生不是说就只看毕业那一年的就业情况,而要看未来十年二十年。”国务院参事汤敏是谏言大学扩招的最具代表性人物,提及1999年的大学扩招,他曾意味深长地说,“教育要有前瞻性,是要为未来服务的。”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数百个包含种族歧视的植物名称将被改变 平均每棵树干中都有超过1万亿个微生物
野外回归的墨脱百合在原生地首次开花 科学家创有机小分子催化新纪录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