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韩扬眉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23/3/15 14:35:06
选择字号:
对话菲尔兹奖得主: 要有信心,伟大的数学家都是“普通人”

 

3月14日是国际数学日,因其为圆周率数值最接近的数字而确定,又称为“π日(Pi Day)”。今年国际数学日的主题是“给每一个人的数学”。

清华大学丘成桐数学科学中心邀请国际著名数论学家伊万·费先科(Ivan Fesenko)教授对话两位国际著名数学家、菲尔兹奖得主丘成桐院士和考切尔·比尔卡尔(Caucher Birkar)教授,分享数学学习经历、科学研究品质及人才培养理念。

“菲尔兹奖得主也是‘普通人’”

菲尔兹奖被称为数学界的“诺贝尔奖”,代表着国际数学界对获奖者工作的最高认可。

丘成桐是首位获得菲尔兹奖的华人。“我在大学毕业前,从未听说过菲尔兹奖,收到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攻读研究生的邀请后,一个同学与我一同吃饭,他告诉我‘你可以考虑菲尔兹奖’了,并向我解释这个奖项是什么。”丘成桐说。

在伯克利,丘成桐逐渐结识了几位菲尔兹奖得主,其中一位是Stephen Smale,他意识到,“Smale当然是一位伟大的数学家,但我发现他只是个普通人。他可以得到菲尔兹奖,也许我也可以!”

丘成桐表示,在某种程度上,这对那时的他来说仍然是个笑谈,“我对数学的本质更感兴趣,而不是这些荣耀。我从来没有真正关注过奖项。我喜欢研究那些让我着迷的问题,相信这些问题对数学本身很重要。”

曾经,考切尔·比尔卡尔也从未想过能赢得菲尔兹奖,在他看来,他所遇到的大多获奖者“看起来完全就是一个普通的人,尽管他做了许多伟大的工作。”

比尔卡尔表示,菲尔兹奖不仅仅是对个人工作的认可,更意味着一种责任,“它意味着获奖者是这一领域的杰出代表,你需要竭尽全力推动领域的发展,不仅是自己所从事的研究,还有整个数学学科,参与不同的活动向公众推广数学,尽管会占用个人的研究时间,但我认为这是值得的。”

“要更早认识一些杰出科学家”

丘成桐和考切尔·比尔卡尔在求学早期,便遇到了包括菲尔兹奖得主在内的一批优秀数学家。与大师交流,甚至共同开展研究,在他们看来,对于年轻数学家的成长十分重要。

伊万·费先科曾被一位中国学生问道:对于刚刚踏上研究之路的学生,尚且无法真正掌握数学最前沿的知识,该如何学习,来激励自己获得更多成就?

“早期学习阶段,如果能够遇到一两个优秀数学家,将帮助学生获得更多成长经验。”伊万·费先科说。

丘成桐对此表示赞同,他说,事实上,在数学史上,大约有超过90%的伟大数学家在研究生涯初期都曾跟随顶尖数学大师学习,有些早在十五、六岁或二十岁便与大师结识。我认为尽早跟随伟大数学家学习是很重要的。

“过去,中国学生非常优秀,但缺乏创造力”

人才培养一直是丘成桐所关注的。

早在20年前,他便开始思考中学教育。他在国外时培养博士生时,发现中国学生非常优秀,但是缺少一点想象力。

丘成桐从自己的两个孩子参加生物竞赛的经历中得到启示。在非试题类竞赛中,要想获胜,必须从一开始就要有创新的想法,当然高中老师甚至大学教授的指导不可或缺。

“中国的考试,给出问题,学生回答,仅此而已。”在丘成桐看来,这样的训练模式使得学生们进入大学后,只关心老师提出的问题,而非试图通过自身的、更有创造性的思维,找到并提出新的问题。

“我读了过去300年数学史,发现大多数成熟的数学家实际上在相当早期就开始考虑做数学研究,有的14岁左右就开始了。中国有很多非常有才华的高中生。我们应该考虑如何改变他们的思维方式。”丘成桐说。

2020年10月,丘成桐向党和国家领导人主动请缨,以“为国家培育一批基础科学人才,使得中国的科技从根源上改变,成为领导全球科技大国之一”作为回国工作的唯一的愿望,担起国家数学领军人才培养的重任。

“中国的高中生水平已经达到了一个平台期,我们需要进一步提高学生的创造力。”丘成桐说。为此,2021年初,清华大学在本科人才培养体系中另辟特区,设立以培养数学领军人才为唯一使命目标的实体单位——“求真书院”,每年招收100名中学生,致力于培养中国科学界的“将才”。

丘成桐表示,求真书院的学生,不只学习数学物理,更要获得全面的成长,包括文学、历史等,成为通才

“我在剑桥大学工作和任教了15年。我可以肯定地说,这里和剑桥的本科生基本上是在同一水平上的。”考切尔·比尔卡尔说。

“我来过,我看到,我征服”

当一个人从事真正前沿的数学研究时,敢于冒险就会变得非常重要。但如何让冒险不显得鲁莽?

丘成桐更愿意把冒险当作“内心的好奇心”,“由强烈地好奇心驱动,努力尝试我们大脑所思考的题目,哪些可以真正实现。”

丘成桐分享了一位数学家朋友的故事,“他说,我对所要解决的任何问题都很有信心。我知道我会解决它,最终我也解决了它。我们的学生应该对自己有信心,知道自己有能力解决重要问题,即便不是100%解决,也将以一种重要的方式为学科做出贡献。”

“凯撒在征服英国时说,‘我来过,我看到,我征服。’听起来太骄傲了,但我们需要这样的信心和勇气。”丘成桐说。

“认真评估风险是很重要的。”考切尔·比尔卡尔说,期望解决某个问题,如果做好了相关准备,认真评估风险,那么冒险绝对是有意义的,这将帮助我们获得最大的回报。

从左至右 伊万·费先科、丘成桐、考切尔·比尔卡尔(清华大学丘成桐数学科学中心供图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科学报、科学网、科学新闻杂志”的所有作品,网站转载,请在正文上方注明来源和作者,且不得对内容作实质性改动;微信公众号、头条号等新媒体平台,转载请联系授权。邮箱:shouquan@stimes.cn。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烧毁的卫星正在污染大气 数百个包含种族歧视的植物名称将被改变
平均每棵树干中都有超过1万亿个微生物 野外回归的墨脱百合在原生地首次开花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