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赵广立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23/2/25 18:37:19
选择字号:
“双非”高校博士生首发《自然》后,决定留校继续科研
 
 
农历初六,尽管距离开学还有好些天,但杨琳早早返了校。
 
这学期是杨琳最后一个学期。这么早回来,一是确实有实验要做,二是她心中的那块“石头”终于放下了——她和自己的“副导师”黄家保副教授以共同第一作者投稿到Nature的论文,终于在线发表了。
 
圈内人都知道,做农业科研要在Nature、Science这样的顶刊发论文有多难。杨琳所在的山东农业大学,此前还未以第一完成单位在Nature上“挂号”。
 
他们创下了校史首次。论文通讯作者、山农大教授段巧红也向《中国科学报》确认:这确实是山农大首次以第一单位在Nature上发表研究成果。
 
杨琳(受访者供图,下同)
 
实验结果不错,导师要“冲一冲”顶刊
 
“论文发出来当然很开心,但说实话现在压力也很大。”面对《中国科学报》,杨琳直言,这也是她投身科研以来,作为主要贡献者之一的第一篇论文。“以后总不能走下坡路吧?我还需要更加地努力。”
 
杨琳很清楚,这项成果能发表在Nature,是团队在这个研究领域多年积累的结果。
 
尤其是导师段巧红,长期专注于十字花科植物受精机理研究。早年她在美国马萨诸塞州大学做博士后期间,研究课题就是“活性氧调控植物受精过程的分子机制”;2017年回国选择加盟山农大,又将科研方向定位为“十字花科蔬菜作物的有性生殖”领域。
 
“我们实验室采用的是‘集体作战’模式,大家做的选题都围绕实验室既定的研究大方向来开展。这种模式下段老师是很辛苦的,她需要统筹和决策,引领大家。”杨琳说,她刚进组时就是一个科研“小白”, 经过很长时间的探索后,才逐渐看清整个研究的脉络和全貌,也才发现自己所做的工作原来有那么大的挑战。
 
他们这项让大白菜实现“择偶自由”的研究,意义是显著的——论文在Nature发表后,中国工程院院士、湖南农业大学校长邹学校评价说,这项研究系统解析了远缘杂交生殖隔离的形成机理,开发了打破生殖隔离的远缘育种技术,兼具理论创新性与育种应用价值,是植物生殖生物学与杂交育种领域的标志性成果,将对蔬菜育种工作产生深远影响。
 
杨琳说,研究团队一开始并没有“奢望”这项工作能投稿到Nature。
 
论文最初由段巧红起草,黄家保、杨琳等人边做实验、边补充数据图表,调整思路逐步修改和完善论文。
 
出乎意料地,杨琳等人在实验中观察到的结果越来越好。当看到有突破性进展后,段巧红非常激动:“冲一冲Nature!”
 
  黄家保
 
20多页审稿意见,拼了100天
 
段巧红有在Nature发文的经验。
 
2020年3月,山农大与美国马萨诸塞大学阿默斯特分校(UMass Amherst)组建的联合研究团队,揭示了被子植物阻止多个花粉管进入胚珠的分子机制,成果登上Nature。这篇论文中,段巧红是第一作者,UMass Amherst为第一完成单位。
 
到了这次,段巧红不仅把握文章的主线和架构,还对论文每个细节都把控到精准。比如,她会让杨琳不断改进图片的展示,包括图序、图注、排版等等,以让研究能以更完整的逻辑呈现给编辑和审稿人。
 
2022年4月28日,这篇论文被投稿到Nature。一个多月后的6月9日,他们收到了第一次回复。
 
“虽然三个审稿人都给出了高度评价,但还是提出了很多修改意见。”段巧红告诉记者,大家稍稍心安,一般来说,审稿人提出的问题解决得好,发表就有希望。
 
杨琳记得,当天他们就开始讨论如何回复,“团队立即进入高度紧张的状态”。自那以后,实验结果当天出、当天整理分析讨论,并作出第二天的实验改进方案。没有周末、不分节假日,每天投入12~16小时紧锣密鼓地攻关。
 
段巧红说,这种拼搏的状态,一直持续了100多天,终于提交了长达23页的回复信及补充说明图。待收到第二次审稿意见时,审稿人只提出了几个细节上的修改建议。在第三次审稿结束后,他们在12月中旬收到了正式的接收通知。
 
  段巧红课题组合影(后排居中者为段巧红,右三和右四依次为杨琳、黄家保)
 
毕业后希望继续科研,“这是归宿”
 
手握共一Nature正刊,杨琳不必担心毕业的事了。谈及未来打算,她认真地告诉《中国科学报》:“想留在山农大,留在段老师课题组继续做科研。”
 
五六年来,作为段巧红的“开山弟子”之一,杨琳也在过程中点滴积累。
 
2017年,杨琳从青岛农业大学本科毕业,机缘巧合读了段巧红的研究生。那时她还是一个对未来没什么规划的科研“小白”,从选题到实验,都要靠导师手把手地教。
 
“我还算听话,段老师和黄老师给的题目和工作,我都会努力完成好。”杨琳说。
 
刚加入段巧红课题组时,她感受到,这个团队虽然处于“草创阶段”,比不得那些有积累有资源的导师团队,但工作风气很好、能明显感觉到冲劲儿和凝聚力。
 
在她眼里,段巧红是一位对科研、对实验严格要求的老师,甚至有时候觉得她很“卷”——一有时间就泡在实验室,忙起来能一周工作80小时。
 
 
课题组成员戴上头盔(防止喷溅)为烟草注射农杆菌 
 
在生活中,段巧红很有人情味儿。杨琳还记得,去年外公被确诊得了严重疾病,她请假回家探望。段巧红了解情况后,当即用微信发红包给她,叮嘱带点礼品回去。杨琳正在犹豫要不要收,段巧红已经骑了一辆共享电动车赶到了实验室,手里提着买来的营养品,让杨琳带上,“祝老人尽快康复”。
 
防疫管控的那段时间,学生进出学校受限。“如果不播种,大家就没有科研材料了。”这期间,段巧红和黄家保成了学生们的“后勤部长”,每天穿梭于实验室和温室之间,根据学生“要求”给他们播种、育苗,并及时“汇报”生长情况、取材。
 
这营造了实验室互帮互助的氛围。杨琳说,实验室有一项工作需要集体参与——给开花的拟南芥去雄。“拟南芥开花之后会自花授粉,所以我们要在前一天,用镊子把拟南芥的花蕾拨开、去雄,以便第二天收集去雄的拟南芥。这项工作很精细,不能马虎。”
 
于是,课题组的实验每到这个环节,就会出现壮观的一幕:从下午到晚上,大家都会放下自己手头其他工作,到实验室围着实验台坐成两排,各自守着几托盘拟南芥,低着脑袋、捏着镊子给拟南芥去雄,直到窗外明月高挂或者繁星漫天。
 
 课题组成员为拟南芥去雄(右二为杨琳)
 
谈及希望留在山农大做博后,杨琳表示,除了有喜欢团队氛围的理由,其实她也考虑得很“世俗”:现在课题组隶属于作物生物学国家重点实验室,实验所需的硬件条件都已很不错;而且跟着段老师继续做,“肯定会有新的更大的突破”。
 
“有时候我也会想,我们搞科研的这些人,生生把自己搞成了‘穷学生’,碰上给同学朋友上‘份子’的时候都得嚷着‘要特殊照顾’,到底图什么?很多人可能不理解,有时我自己也会问。但是越做下去越觉得,实验室那点事儿就是我的归宿。”杨琳说。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史上最亮伽马射线暴来自一颗坍缩的恒星 中国天眼揭秘宇宙“随机烟花”
导师:年年审毕业论文,总有这些问题! 科学家发现第一颗拥有永久黑暗面的行星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