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尤小立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23/12/23 20:27:58
选择字号:
彼此了解的程度决定大学与社会的未来

 

近些年,大学一方面急速社会化,不断向社会靠拢,另一方面却留存着一些与社会的不同,因而被某些社会人士误解为所谓“象牙塔”。这种状况似乎应验了钱锺书先生所著《围城》揭示的规律——大学内的人觉得大学已经过于社会化,大学外的人却感觉大学依旧很神秘。

我国上世纪90年代开始的“教育产业化”,借鉴的是美国斯坦福大学的“社会服务器”模式。这种模式在美国高等教育界曾引发不小的争议,大学教育专家中的保守主义者与激进主义者站在各自的立场上对其予以抨击,以致此模式并未被美国所有的大学采用。

事实上,“社会服务器”与“教育产业化”之间还是存在差别的。前者仍是以大学为主体,后者则将大学视作公司,直接投入到社会经济生活中。因此,后者在社会化的程度上应该远远大于前者。

然而现实情况却是,大学管理日趋公司化的同时,却仍是以“事业单位”性质的教育机构存在。换句话说,作为“公司”的大学本来需要像公司面向市场一样面向社会,但作为教育机构,它却需要保持其主体性,而不同性质的大学面向社会的方式、融入社会的程度也不尽相同。加之大学管理者基本是“眼光朝上”,真正“眼光朝下”的推广和宣传力度不足,由此造成社会公众对于大学了解有限,甚至产生诸多误解,加深了学校与社会之间的隔膜。

前段时期引发很多人关注的“清北人大学子争抢‘鹅腿阿姨’”的风波就是一个例证。

“鹅腿阿姨”只是一个在清华大学、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等高校周边卖烤鹅腿的流动商贩,但当“鹅腿阿姨”登上热搜后,倾泻而来的流量让故事走向了另一面,不仅影响到“鹅腿阿姨”的生活,也给喜欢吃烤鹅腿的高校学子带来了困扰。有网友评论:“看似火的是‘鹅腿阿姨’,实则火的是名校title(名称)。希望流量早日撤场,阿姨还能继续平平安安地做她的小本生意。”

在笔者看来,“争抢‘鹅腿阿姨’”本来是部分学生“吃货”的一种“找乐”行为,但经过自媒体的炒作和网络传播后,这一稀松平常的事情在不了解大学的社会网友眼里,却成了了解3所国内顶尖高校学生日常生活的主要窗口,并落下了“无聊”的话柄。这表明社会与大学之间的隔膜比想象中要大得多。

对在校学生的误解如此,对大学教师的误会也相当明显。今年9月,有关沈阳某高校某女教师的一组图片和视频在网上疯传,原因是她用玻璃材质的罐头瓶当水杯,并且用塑料购物袋装教学用品。

如今的大学生没有经历过物质生活极度匮乏的时期。作为“保温杯”护持的一代,他们不知道用罐头瓶当水杯曾经是一种“时尚”。但有些自媒体将中老年教师的生活习惯进一步解读,颂扬为“物质低配,精神高配”,以及“当一个人很富足、精神富裕时,不在乎外表的东西,对物质的欲望就少了”之类,就明显是一种误会之下的误导。

从上述网络流量制造的“狂欢”看,“教育产业化”所催生的“大学社会化”并没有消除大学与社会之间的隔膜。主体丧失让大学付出“神圣感从此不再”的代价后,并没有换来融入社会、让社会了解大学的结果。

因此,就大学而言,恢复主体性是一个关键。只有主体意识的恢复和增强,才能让大学充盈教育的责任和热情,进而重拾辉煌。当然,要让社会更了解大学,大学也应变得更为开放,不只是从形式上做出诸如开放校园之类的举动,更需要将开放的意识贯穿到一切行为当中。

误解、误会源自不了解,误解后又随意加以歪曲的原因虽然因人而异,但都是出于思想或内心的狭隘和不宽容。

消除误解或误会的最好方法就是开放和透明。开放与透明也是最有效的自我推广和宣传。大学如果有此一举,何须网络大V冒充大学教育的专业人士越俎代庖、误导公众? 正因为大学的开放和透明做得不够,才会有人将以上原本并不起眼儿、不具代表性的琐事包装、放大,为赚取流量而误导公众。如此下去,不仅不利于社会对大学的认识和监督,也无益于大学的可持续发展。

不可否认,社会是多层的,网友也多种多样,所有人都有公开表达自己观点的权利。但是,建立在误解或误会基础上的公共表达既不能让个人获得他人的尊重,也无法促使大学更加完善。“风波”止于智者,社会公众和社会舆论只有更加理性,社会才能走向现代。

从这个意义上说,彼此了解、相互理解的程度,决定着大学与社会的未来。

(作者系苏州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教授)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科学报、科学网、科学新闻杂志”的所有作品,网站转载,请在正文上方注明来源和作者,且不得对内容作实质性改动;微信公众号、头条号等新媒体平台,转载请联系授权。邮箱:shouquan@stimes.cn。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科学家创有机小分子催化新纪录 科学家欲在脆弱冰川周围建屏障
科学家揭开天体高能电子产生之谜 7月福利!科学网APP论文&基金最新活动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