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吴跃伟 唐陈玥 卫玉相 乔小芮 来源:澎湃新闻 发布时间:2023/12/14 8:08:00
选择字号:
2023年《自然》十大人物揭晓 ChatGPT榜上有名

 

ChatGPT在2023年的《自然》十大人物中也占有一席之地。它对整个社会产生了广泛影响。


12月14日凌晨,2023年《自然》年度十大人物(Nature's 10)正式揭晓,除了从全球重大科学事件中评选出的10位人物——5位男性,5位女性,今年还有1位非人类上榜——美国人工智能公司OpenAI发布的聊天机器人ChatGPT。

此外,美国人工智能公司OpenAI的首席科学家、人工智能先驱伊利亚·苏茨克维(Ilya Sutskever),而非该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山姆·奥特曼(Sam Altman),入选该榜单。

“虽然(ChatGPT)这个工具不算人物,也不完全满足《自然》十大人物的评选条件,但我们将其破例纳入榜单,以承认生成式人工智能给科学发展和进步带来的巨大改变。”《自然》特写部主编理查德·蒙纳斯特斯基(Richard Monastersky)表示,“ChatGPT占领了今年的各种新闻头条,科学界乃至整个社会都切身感受到其影响。”

2023年的《自然》年度十大人物分别是:

印度空间组织“月船3号”(Chandrayaan-3)项目副主管卡帕娜·卡拉哈斯蒂(Kalpana Kalahasti)

巴西环境部长玛丽娜·席尔瓦(Marina Silva)

日本大阪大学发育生物学家林克彦(Katsuhiko Hayashi)

美国国家点火装置首席设计师、物理学家安妮·克里奇(Annie Kritcher)

联合国首位全球首席高温官埃莱尼·米里维利(Eleni Myrivili)

美国人工智能公司OpenAI的首席科学家、人工智能先驱伊利亚·苏茨克维(Ilya Sutskever)

美国佛罗里达大学物理学家詹姆斯·哈姆林(James Hamlin)

生物化学家斯韦特兰娜·莫伊索夫(Svetlana Mojsov)

西非内陆国家布基纳法索纳诺罗临床研究中心主任哈里杜·廷托(Halidou Tinto)博士

英国伦敦圣巴多罗买(St Bartholomew's Hospital)医院的癌症研究员托马斯·鲍尔斯(Thomas Powles)

以及ChatGPT


卡帕娜·卡拉哈斯蒂(Kalpana Kalahasti):“月船2”坠毁后让印度成为第四个登月国家

卡帕娜·卡拉哈斯蒂(Kalpana Kalahasti)很高兴看到“月船3”号成功登月点燃了印度年轻人的激情。


卡帕娜·卡拉哈斯蒂(Kalpana Kalahasti)是印度空间组织“月船3”号的工程师,同时也是项目副主管,在“月船3”号成功登月中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7月14日,“月船3”号在整个国家的期望和担忧中升空。8月23日,探测器安全着陆。印度因此成为继苏联、美国和中国之后,世界上第四个实现登月壮举的国家。

卡拉哈斯蒂于1974年在印度钦奈(Chennai)出生,本科毕业于印度历史最悠久的大学之一马德拉斯大学的电子与通信工程专业。从2000年加入印度空间研究组织(ISRO),到在月球任务中担任副主管,卡拉哈斯蒂走过了漫漫长路。

她在ISRO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位于斯里赫里戈达岛(Sriharikota)的萨迪什·达万航天中心(Satish Dhawan Space Centre)担任雷达工程师。该中心正是ISRO的主要航天发射场。

其间,她参与了各种卫星项目,并在多个通信和遥感卫星成功发射中发挥了关键作用,包括开发精确定位的推进系统、设计成像设备以捕捉地球高分辨率图像等。最终,她在ISRO具有里程碑意义的项目“月船2”与“月船3”中占有一席之地。

“月船3”的成功对卡拉哈斯蒂团队而言可谓是苦尽甘来。2019年,印度开展的“月船2”号任务中试图送抵月球表面的着陆器不慎坠毁,宣告任务失败。这对Kalahasti团队打击巨大。国际上另外三个月球登陆任务也惨遭失败:以色列公司SpaceIL于2019年建造的Beresheet着陆器损毁,日本ispace公司开展的Hakuto-R(白兔-R)任务和俄罗斯的Luna 25着陆器也于2023年坠毁。

卡拉哈斯蒂团队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是新航天器的总质量和可用预算必须与“月船2”相同。卡拉哈斯蒂与项目主管帕拉尼维尔-维拉穆图维尔(Palanivel Veeramuthuvel)一起重新配置了轨道飞行器和着陆器:减少了轨道飞行器的质量,为着陆器配备了更多燃料、更坚固的着陆脚,并采取了其他优化措施。

面对设计登月着陆器这一庞大的任务体量,卡拉哈斯蒂团队显得人手不足——进行众多测试,并整合结果,同时规划航行线路,这需要协调印度全国范围内十几个ISRO中心。卡拉哈斯蒂说:“这就像我们要一起建造五到六颗不同卫星。”

在协调人手多线作战的过程中,卡拉哈斯蒂展现出了惊人的领导力。这一能力似乎根植于她的过往在项目管理和系统工程方面的经历。

卡拉哈斯蒂很高兴看到“月船3”号成功登月点燃了印度年轻人的激情。她说:“除了技术方面,我希望印度以及世界各地的年轻专家们能从中受到启发:一个团队如何从失败中走出来。”

玛丽娜·席尔瓦(Marina Silva):守护亚马逊热带雨林

巴西环境和气候变化部长玛丽娜·席尔瓦(Marina Silva)将自己比作亚马逊树木里坚韧的纤维。这些纤维能绑扎木材制成筏子。“我就是这样看待我的工作的。”


在充斥着全球变暖突破历史记录、热浪和火灾肆虐等坏消息的一年里,巴西环境和气候变化部长玛丽娜·席尔瓦(Marina Silva)却带来了一条充满希望的信息:卫星图像显示,2023年1月至7月,亚马逊热带雨林的砍伐警报较2022年同期下降了43%。这与过去4年间砍伐警报的上升趋势形成鲜明对比。

砍伐警报的减少,归功于玛丽娜·席尔瓦等人的努力。

这不是她首次担任环境与气候变化部长。她曾在2003年至2008年间担任过该职务。 

在首次任期内,玛丽娜·席尔瓦组织制定了《预防和控制亚马逊地区森林砍伐行动计划》(PPCDAm),以应对猖獗的森林砍伐活动。在2004年至2012年间,亚马逊雨林砍伐率下降83%。

然而,在2019年至2022年间,包括PPCDAm在内的许多环保措施被政府废止,环境犯罪的罚款与前四年相比下降了40%,而亚马逊地区的伐木率增加了约60%。

今年,玛丽娜·席尔瓦和她的团队重新行动起来。

其中一个关键成就是6月5日出台的优化后的PPCDAm计划。

巴西国家空间研究所(INPE)数据显示,从2022年8月到2023年7月,亚马逊雨林砍伐相比过去12个月下降了约22%。这是自2018年以来的最低速度,但却是2012年的两倍。

此外,玛丽娜·席尔瓦还恢复了对该地区环境法规执法的支持。巴西环境和可再生自然资源研究所(IBAMA)数据显示,今年1月至7月,该地区环境犯罪相关罚款比2019年至2022年的同期平均增加了147%。

玛丽娜·席尔瓦从小就敢于迎难而上。她于1958年出生在巴西亚马逊地区中心地带的里奥布朗库。在拥有11个孩子的贫困家庭中(其中3人夭折),席尔瓦与兄弟姐妹早早开始工作——从橡胶树中提取乳胶。她曾想成为一名修女。直到十几岁,她才学会读写。

70年代中期,席尔瓦在乡村领导力课程上遇到了环保活动家奇科·门德斯(Chico Mendes),开始了她的环保活动生涯,最终进入政坛。1994年,35岁的她成为巴西最年轻的参议员。

然而,仅仅结束砍伐还远远不够。“如果各国不减少化石燃料导致的二氧化碳排放,森林就有被气候变化摧毁的风险。因此,我们需要进行文明层面的变革,改变我们的生活方式。”席尔瓦说。 

她将自己比作亚马逊树木里坚韧的纤维。这些纤维能绑扎木材制成筏子。“我就是这样看待我的工作的,”她说,“汇聚有能力的人和所需的一切,组成这个充满挑战的时代中的平台与基础。” 

林克彦(Katsuhiko Hayashi):重塑生殖

日本大阪大学发育生物学家林克彦(Katsuhiko Hayashi)希望将实验扩展到另一种动物:北方白犀牛。如今已知存活的北方白犀牛仅存两只,且都是雌性,濒临灭绝。


当日本大阪大学发育生物学家林克彦(Katsuhiko Hayashi)等人于3月份宣布他们成功从两个雄性亲本细胞中繁殖出小鼠时,澳大利亚悉尼新南威尔士大学生殖生物学家罗伯特·吉尔克里斯特(Robert Gilchrist)表示:“我惊讶得从椅子上摔了下来。这是一个惊人的科学成就。”

此前,许多研究人员认为这个任务是不可能完成的,或几乎不可能。林克彦说,“实际上,没那么困难。”

从本科开始,林克彦就被生殖细胞深深吸引:它们能自然发展成精子和卵子,对生殖具有重要意义,并且能通过后代不断延续下去。他对此产生了深厚的研究兴趣。“生殖细胞是生命的源泉。”他说。

多年来,林克彦因承担艰巨而富有想象力的任务而声名远扬。东京理科大学免疫学家、Hayashi的博士导师Daisuke Kitamura说:“他工作起来一个人能当十个人用。”

林克彦和团队先前通过诱导小鼠干细胞成为不成熟的卵子,再使其成熟,受精并培育幼鼠。今年,他的实验室在这一成功经验的基础上更进一步,使用雄性鼠的细胞来培育卵子。在630次胚胎移植中,只有7只幼鼠存活下来。

现在,他希望将实验扩展到另一种动物:北方白犀牛(北白犀、北部白犀牛、北非白犀牛,Ceratotherium simum cottoni)。如今已知存活的北方白犀牛仅存两只,且都是雌性,濒临灭绝。新技术或许是拯救这一濒危族群的方法。林克彦表示,与实验小鼠相比,在实验室中培育白犀牛的精子和卵子要困难得多。

培育人类生殖细胞则更复杂。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发育和干细胞生物学家阿曼德·克拉克(Amander Clark)表示,将林克彦开创的技术应用于培育人类卵子和精子可能需要几十年的时间。

与此同时,林克彦基本上不参与相关的伦理讨论。“从科学家的角度来看,我们相对简单——我们试图培育质量好的卵子,”他说,“但是否应该使用这种类型的卵子不应由我们决定,而应由社会决定。”

安妮·克里奇(Annie Kritcher):聚变“点火”者

美国国家点火装置首席设计师、物理学家安妮·克里奇(Annie Kritcher)说,核聚变不是一个“是否能出现”的问题,而是一个“何时出现”的问题。她希望激光能发挥作用。“我很乐意参与其中。”


2022年底,美国国家点火装置首席设计师、物理学家安妮·克里奇(Annie Kritcher)帮助美国能源部下属的国家点火装置(National Ignition Facility,NIF)实现了数十年来全球实验室一直未能达成的目标:将原子压得非常紧密,使它们发生核聚变,产生多于反应所消耗的能量。

耗资35亿美元,位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劳伦斯利弗莫尔国家实验室的NIF旨在发展核武器科学。其研究进展也有助于核聚变能源开发。这是一种安全、清洁且几乎无尽的能源来源。NIF在2022年取得的成功对许多人来说都是出乎意料的。此前,点火计划已经比预计延后了十年,有些人担心成功点火是无法实现的。

但首次成功并不意味着大功告成。在实现这一点火实验里程碑后,克里奇团队面临着重复这一过程的压力。

一波三折!其团队在2023年6月份进行的第一次重复尝试时与成功失之交臂。克里奇说:“事情可能会变得疯狂,我确实感到有压力。”

但接下来的尝试成功了。2023年7月30日,点火装置发射出的激光束为一个悬浮在金属圆筒中的氢同位素氘和氚的冰冻小球提供了2.05兆焦耳的能量。由此产生的坍缩使同位素融合成氦,释放出能量,产生比太阳核心温度高六倍的温度。这些反应产生了3.88兆焦耳的聚变能量。

在7月的成功之后,克里奇和她的团队于10月进行了另外两次点火尝试,从而使成功率达到了6次尝试中的4次。他们正为2024年实现更高产出做准备。

NIF旨在不进行爆炸测试的前提下帮助政府科学家确保美国热核武器的安全性和可靠性。但这并不是最初吸引克里奇加入的原因。她2004年的暑期实习期间就在利弗莫尔参与过聚变能源相关工作。开始研究生学业前,她迅速把目标对准了NIF,并于2012年正式加入。因为那里是地球上为数不多研究聚变反应的地方之一。

2016年,克里奇开始大展身手,跻身聚变计划的核心。她带领团队分析实验数据,使用计算机模型设计实验,旨在通过调整各种激光束的能量和时间等参数来实现和增加聚变产量。

在正式实现点火目标后,克里奇已经开始进行一系列新的实验,旨在再次提高能量输出——几十兆焦耳甚至更高目标。

她说,核聚变不是一个“是否能出现”的问题,而是一个“何时出现”的问题。她希望激光能发挥作用。“我很乐意参与其中。”

埃莱尼·米里维利(Eleni Myrivili):温度管理员

米里维利参加迪拜气候谈判,目标是阻止世界升温趋势,为未来做好准备。

埃莱尼·米里维利(Eleni Myrivili)曾是希腊雅典的副市长、雅典的首席高温官,如今,她担任着全球性的职务,是联合国首位首席高温官员(chief heat officer),致力于减缓日益升温的气候所带来的灾难性影响。

2023年很有可能在12月底前成为有记录以来最热的一年。这种极端高温带来了致命的影响:2023年7月份发表的一篇论文称2022年5月底至9月初期间,热浪在欧洲范围内夺走了超过61,000条生命,其中意大利、希腊和西班牙的热相关死亡率最高。

米里维利对热浪的关注与她文化人类学家的职业起点相去甚远。她获得了移民、暴力和边境相关博士学位,随后在希腊米蒂利尼(Mytilene)的爱琴大学任教。

2007年夏天,希腊部分地区发生大火,雅典附近的帕尼萨国家公园大面积燃烧。这是气候变化对人们的警示,也是米里维利职业生涯的转折点。

她因为社会缺乏与那场大火相关的信息与倡议而愤怒,因此决定投身政治。在与希腊的绿色政党合作一段时间后,她阅读了本杰明·R·巴伯(Benjamin R. Barber)的《如果市长统治世界》一书,并决定转向城市政府。在雅典市政府的不同岗位工作时,她致力于在城市各部门推动气候适应和规划。

2021年,她被任命为雅典的首席高温官员。

为了提高人们对危险天气模式的认识,米里维利倡导人们为热浪命名。她还努力为气候倡议争取资金:2018年,她的团队从欧洲投资银行获得了500万欧元(当时价值590万美元)的气候适应项目贷款。

现在,米里维利专注于提高全球对极端高温的认识,并通过联合国人居署(UN Habitat)为项目筹集资金,其中包括于迪拜举行的第28届气候大会上引入的全球降温承诺。

米里维利讨厌空调,反感向她提起空调的人。但在2021年的热浪中,她最终购买了一个小型空调。“但我仍然讨厌它。”她说。

然而,随着气温升高,空调的使用只会增多。这也是米里维利参加迪拜气候谈判的原因——阻止世界升温趋势,为未来做好准备。

伊利亚·苏茨克维(Ilya Sutskever):AI梦想家


苏茨克维是深度学习和大型语言模型(LLMs)领域富有远见的先驱,现在正通过OpenAI的 “超级对齐 ”项目专注于控制人工智能系统。


伊利亚·苏茨克维(Ilya Sutskever)是人工智能技术发展的关键人物。他在开发聊天机器人ChatGPT的过程中发挥了核心作用。同时,他对人工智能的未来感到担忧。

苏茨克维于1986年出生在苏联。他一直是个早熟的学习者。青少年时,他就在以色列学习了大学水平的编程课程。

在举家迁往加拿大后,十几岁的苏茨克维敲开了多伦多大学、现代人工智能(AI)教父杰弗里·辛顿(Geoffrey Hinton)的门,寻求一份工作。

"他说他夏天在炸薯条赚钱,相比之下,他更乐意为我工作,做人工智能的工作。"辛顿说。

2003年,17岁的苏茨克维开始与辛顿合作研究深度学习。

2012年,苏茨克维和辛顿的另一名学生建立了神经网络AlexNet,并以惊人的优势赢得了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图像识别竞赛。后来,苏茨克维转投谷歌,在那里他帮助开发了人工智能围棋软件AlphaGo,在复杂的棋盘游戏围棋中击败了人类冠军。

2015年,苏茨克维受邀与奥特曼等人共进晚餐,其中包括亿万富翁企业家埃隆·马斯克(Elon Musk)。同年,他们共同创立了非营利的OpenAI,旨在"造福人类"。苏茨克维认为这是一个认真追求人工通用智能(AGI)的机会。

苏茨克维是深度学习和大型语言模型(LLMs)领域富有远见的先驱,现在正通过OpenAI的 “超级对齐 ”项目专注于控制人工智能系统。

OpenAI和其他一些公司将其代码和训练数据保密。苏茨克维说,从长远来看,封闭系统将避免让他人制造出强大的人工智能,这是负责任的做法。"到了某个时候,人工智能的能力将变得如此巨大,以至于开源模型显然是不负责任的。"他说。

2023年11月17日,苏茨克维和OpenAI其他董事会成员解雇了首席执行官山姆·奥特曼(Sam Altman),引发了公司内部混乱。但随后,他表示对自己的行为感到后悔。

许多员工威胁要与奥特曼一起投奔微软,其中包括苏茨克维。

5天后,当奥特曼重新加入OpenAI公司时,苏茨克维被董事会除名。但奥特曼说,他对苏茨克维的恶意为零。“虽然伊利亚将不再在董事会任职,但我们希望继续我们的工作关系,并正在讨论他如何继续在OpenAI的工作。”

动荡之后,苏茨克维拒绝了《自然》期刊的采访。

知名华裔人工智能专家吴恩达(Andrew Ng)说,苏茨克维有一个令人钦佩的特质——无论别人是否同意他的观点,他都能选择一个方向并坚持不懈地追下去。

詹姆斯·哈姆林(James Hamlin):“超导”侦探


“超导”侦探、美国佛罗里达大学物理系副教授詹姆斯·哈姆林(James Hamlin)。


美国佛罗里达大学物理系副教授詹姆斯·哈姆林(James Hamlin)帮助人们发现了所谓室温下超导电性耸人听闻说法中的缺陷。

2007年,他在美国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获得博士学位。他目前的实验室致力对新颖电子和磁性材料的研究。他对非常规超导态以及高温超导态的形成条件感兴趣。

超导现象是指材料在低于某一温度时,电阻变为零的现象。这种条件下的超导体表现出零电阻和完全抗磁性。

哈姆林还记得自己第一次被实验欺骗时的情景。

那时,他还是一名研究生,他在一种意想不到的材料中看到了超导的迹象——电子不受阻碍地穿了过去。他兴奋不已,告诉了导师。但导师很淡然,反而问了他很多问题,并建议他进行更多检测。当对前述材料进行进一步检测时,超导现象消失了。他吸取的教训

"不要假设(以为)你发现了什么。”哈姆林说。

2023年3月,在《自然》期刊上,美国罗彻斯特大学机械工程系助理教授、物理与天文学系助理教授兰加·迪亚斯(Ranga P. Dias)再次发表论文,并在美国拉斯维加斯召开的美国物理学会年会上报告称,发现一种新材料——镥氮氢化物在约21℃的室温条件下,加压到1万个标准大气压就会出现超导现象。

在一片争议声中,哈姆林和美国康奈尔大学超导研究员布拉德·拉姆肖(Brad Ramshaw)向《自然》表示了对这项研究的担忧。

这不是第一次,甚至不是哈姆林第二次揭露迪亚斯研究成果中的问题。

2020年,迪亚斯在在《自然》杂志上发表了一篇论文,声称发现了第一个室温超导体,尽管需要的压力要高得多。

迪亚斯的 2020 年论文发表后,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物理学家豪尔赫·赫希(Jorge Hirsch

认为该研究中的一项测量结果看起来很可疑,而且与哈姆林2009的一篇论文中的测量结果有相似之处。在赫希的推动下,哈姆林对自己的工作进行了调查,发现有证据表明另一位合著者马修·德贝塞(Matthew Debessai)篡改了数据。这篇论文于2021年被撤回。

哈姆林想知道迪亚斯2020年发表的研究是否也存在问题。

但迪亚斯和合著者花了一年多的时间才公布赫希想要的数据。赫希、哈姆林和其他人分析发现了其中操纵的证据。2022年9月,《自然》杂志撤回了迪亚斯前述涉事研究论文。但撤回声明未提及不当行为,迪亚斯也否认有不当行为。

哈姆林还发现迪亚斯剽窃了他自己和其他人的研究成果——迪亚斯后来发表在《物理评论快报》上的一篇论文中重复使用了他的论文数据。涉事论文已于2023年8月被撤回。

在迪亚斯2023年《自然》期刊论文在线发表大约8个月后,涉事论文于2023年11月被撤回。这是迪亚斯在一年多的时间里第三次撤回论文。

值得注意的是,3月15日,距离迪亚斯在美国物理学会年会上宣布发现高压室温超导材料并公布数据仅8天,南京大学物理学院教授闻海虎带领的团队就公布重复实验结果,推翻了迪亚斯等人的室温超导研究结果,引发轰动。

闻海虎教授团队的前述研究结果5月11日在线发表在《自然》(Nature)杂志上:他们制备的氮掺杂的镥氢化物(又称镥-氢-氮化合物)没有表现出近常压室温超导性。

哈姆林不是一名全职侦探,他更热衷于把更多的时间花在自己的超导研究上。"这仍然是物理学中最令人兴奋的课题。"他说。

斯韦特兰娜·莫伊索夫(Svetlana Mojsov):“明星”减肥药的先驱研究者



一种模仿胰高糖素样肽-1(GLP-1)的新型减肥药物正席卷全球,为制药公司创造了数十亿美元的利润, 也为其研究人员获得了科学界的赞誉。

但是,一位早期的先驱却没有得到应有的承认:斯韦特兰娜·莫伊索夫,一位出生于南斯拉夫的科学家,现年70多岁,目前是美国纽约洛克菲勒大学的一名生物化学家。

她在识别和表征活性GLP-1方面发挥了关键作用。然而,她许多工作没有得到人们的认可,她也没有分享到相关成就的科学奖项。

当时在细胞系中进行的其他GLP-1实验使用了莫伊索夫创造的多肽和抗体;证明GLP-1可以降低血糖的早期的临床试验也使用了莫伊索夫的多肽和抗体。

这些研究为诸如Ozempic和Wegovy等药物奠定了基础。这些药物的有效成分都是一种名为司美格鲁肽(semaglutide)的GLP-1类似物,它只是对在莫伊索夫的原始论文中概述的多肽进行了细微的修改,提高了其稳定性并确保疗效更持久。

目前,司美格鲁肽的全球销售额每月超过10亿美元,并被预计将成为最畅销的药物之一。

然而,莫伊索夫在这一发现中的作用却被长期忽视。

2023年,莫伊索夫与领域内的刻板印象进行了斗争,她在这一领域的贡献开始赢得更广泛的认可。“我所要做的就是澄清科学记录。”她说。

为了在基础专利中加入自己的名字以作为共同发明人,她不得不忍受旷日持久的诉讼之战。此举为莫伊索夫赢得了第一代GLP-1药物销售额相关联的一两年的特许权使用费。

但由于她的专利早已过期,司美格鲁肽的暴利与她无关。这种不被认可的感觉让莫伊索夫感觉:历史正在被 "操纵"。

在她的敦促下,《细胞》和《自然》等学术期刊更新了对GLP-1发现的叙述,以更好地反映莫伊索夫的贡献:她在美国麻省总医院(MGH),和丹麦哥本哈根大学的研究人员,分别独立发现并描述了GLP-1这种激素的活性形式。

此外,在莫伊索夫开始研究GLP-1约40年后,终于有媒体讲述了她的故事。

支持她的电子邮件纷至沓来。这些邮件来自科学家同行,尤其是女性科学家。人们对生物医学研究的等级制度感到沮丧。

奖项及声望也可能正在到来。但这些不是莫伊索夫的当务之急。她的首要任务是继续在她的实验室里研究GLP-1和相关蛋白。"我很高兴我的工作得到了认可,"她说,"其他都是次要的。”

哈里杜·廷托:疟疾斗士

西非布基纳法索纳诺罗临床研究中心主任哈里杜·廷托帮助完成了目前第二种被批准的疟疾疫苗的临床试验。


哈里杜·廷托曾有机会去美国一所大学做博士后研究,但他拒绝了,并于2006年返回位于西非内陆的布基纳法索。

在那里,他与当地科学家和临床医生一起建立了纳诺罗(Nanoro)临床研究中心(CRUN)。这是R21等疟疾疫苗的试验基地。许多科学家将该研究中心的成功归功于廷托的勤奋。

“他(廷托)真的想推动非洲的科学和研究。”廷托在比利时安特卫普大学的博士研究生导师翁贝托·亚历山德罗(Umberto D 'Alessandro)说。因为对流行病学和疟疾耐药机制的研究,2006年,廷托在安特卫普大学获得博士学位。

绝大多数疟疾感染都发生在非洲。非洲每年有2亿多疟疾感染病例和50万例死亡病例,主要是年龄小于5岁的儿童。

2023年10月,廷托6岁的女儿感染了疟疾,在经历发烧、头痛和呕吐之后,她幸运地康复了。同月,廷托一直在测试的名为R21的疟疾疫苗被世界卫生组织推荐使用。这是仅有的第二种被批准的疟疾疫苗。它被认为有望避免数百万人死亡。

世卫组织指出,R21最早将于2024年年中在非洲普及。

2007年,葛兰素史克制药公司及其合作伙伴正在对一种已经开发多年的疟疾疫苗进行临床试验。对于廷托只有10名员工的新诊所以及匮乏基础设施的当地来说,成为试验的一部分似乎不太可能。尽管如此,廷托向协调人证明了他们能够做到。

如今,纳诺罗临床研究中心已经有400多名工作人员和同事,包括来自非洲各地的数十名研究生。廷托正在进行30多项临床试验,包括另外两种疟疾疫苗和更多关于R21疫苗的研究。

最鼓舞廷托的是拯救生命的机会。他说,“对我来说,生命是最重要的。”

托马斯·鲍尔斯(Thomas Powles):癌症探索者

英国伦敦圣巴多罗买(St Bartholomew's Hospital)医院的癌症研究员托马斯·鲍尔斯报道的临床试验结果预示着膀胱癌和其他癌症治疗将迎来重大进展。


托马斯·鲍尔斯是英国伦敦圣巴多罗买(St Bartholomew's Hospital)医院的癌症研究员。他领导了一项治疗严重膀胱癌的变革性临床试验。2023年10月,当他在西班牙马德里举行的欧洲肿瘤内科学会年会(ESMO)上展示这项晚期膀胱癌临床试验的数据时,全场两次爆发出掌声。

鲍尔斯发现,与标准化疗相比,两种新药的联合治疗似乎将患者的中位生存时间从大约16个月延长至2.5年。

美国斯坦福大学膀胱癌研究员艾拉·斯金纳(Eila Skinner)坦言:“这项特殊的试验绝对是我们近40年来在晚期膀胱癌治疗方面取得的最大突破。”

鲍尔斯教授在泌尿系统肿瘤生物标志物和新药策略的开发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他领导的研究使得四种癌症疗法获得了批准。

他在伦敦大学的医学博士论文是关于泌尿系统肿瘤的耐药机制。

相关膀胱癌临床试验测试了一种名为恩福妥单抗-维多汀的ADC(抗体偶联药物),它与另一种药物帕博利珠单抗配合使用,靶向膀胱癌细胞中大量存在的一种名为nectin-4的蛋白质。2023年早些时候,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批准了这种组合式疗法,用于不适用顺铂化疗的患者,其中约有一半是晚期膀胱癌患者。

美国佛罗里达州中部最大的癌症中心之一、奥兰多市AdventHealth癌症研究所膀胱癌研究员古鲁·松帕德(Guru Sonpavde)称,2024年初可能会批准更广泛地使用这种药物。

除了渴望新的发现之外,鲍尔斯说:“参与这些试验的患者是作出巨大牺牲的人。”

ChatGPT:生成式人工智能革命已经开始,没有退路

ChatGPT不是一个人,然而,在过去一年里,它在许多方面对科学产生了广泛而深远的影响。


为什么要把一个计算机程序列入2023年影响科学的人物名单呢?

ChatGPT由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旧金山的人工智能公司OpenAI的研究人员创建的,在2022年11月作为免费使用的自动对话代理(聊天机器人)而发布。ChatGPT不是一个人,然而,在过去一年里,它在许多方面对科学产生了广泛而深远的影响。ChatGPT的唯一目标是按照其训练数据的风格继续进行看似合理的对话。但在此过程中,它和其他生成式人工智能(AI)程序正在改变科学家的工作方式。它们还重新引发了关于人工智能局限性、人类智能本质以及如何最好地规范两者之间互动的辩论。这就是为什么今年的《自然》十大人物中增加了一位非人类成员。

ChatGPT建立在一个拥有数千亿参数的神经网络上,这个神经网络是在一个巨大的在线书籍和文档语料库上训练的,估计耗资数千万美元。大量工作人员编辑或评估它的回答,以进一步塑造其输出的内容。今年,OpenAI升级了ChatGPT的底层LLM(大型语言模型),并将其与其他程序连接起来,以便该工具可以接收和创建图像。其他公司也急忙推出了竞品。

对于一些研究人员来说,这些应用程序已经成为宝贵的实验室助手——帮助总结或撰写手稿,完善应用程序和编写代码。美国麻萨诸塞州波士顿市哈佛医学院从事人工智能医学研究的玛琳卡·齐特尼克(Marinka Zitnik)说,ChatGPT和相关软件可以帮助人们集思广益,增强科学搜索引擎,并识别文献中的研究空白。以类似的方式对科学数据进行训练的模型可以帮助建立指导研究的人工智能系统,或许可以通过设计新分子或模拟细胞行为来实现。

但这项技术也很危险。自动对话代理可以帮助作弊者和剽窃者,如果不加以控制,它们将不可逆转地污染科学知识的宝库。未声明的人工智能内容已经开始在互联网上渗透,一些科学家承认使用ChatGPT生成文章,但并没有正式说明。

它与人合作撰写科学论文——有时是偷偷摸摸地;它为演讲、拨款提案和课程起草大纲,大量炮制计算机代码,并充当研究想法的传声筒;它也发明参考文献,编造事实,并且照搬仇恨言论。最重要的是,它抓住了人们的想象力:时而顺从,时而迷人,时而有趣,甚至令人恐惧。ChatGPT扮演着任何对话者想要的角色,有些甚至是他们不希望的角色。

其次,错误和偏见已经嵌入生成人工智能的运作方式之中。LLM(大型语言模型)通过映射语言之间的相互联系,建立起一个世界模型——在没有评估真假概念的情况下。这导致程序在训练数据中再现历史偏见或不准确的数据,并编造信息,包括本不存在的科学文献参考。

一些国家正在开发国家人工智能研究资源,使大公司之外的科学家能够构建和研究大型生成人工智能。

没有人知道类似ChatGPT的系统还能发挥多大作用。但生成式人工智能革命已经开始,而且没有退路。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野外回归的墨脱百合在原生地首次开花 科学家创有机小分子催化新纪录
科学家欲在脆弱冰川周围建屏障 7月福利!科学网APP论文&基金最新活动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