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辛雨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23/12/7 18:12:44
选择字号:
荷兰大选结果令科学家担忧

 

上周,在发誓限制移民的政党出人意料获胜的第二天,纳米科学家、荷兰特温特大学董事会主席Vinod Subramaniam给学生和员工写了一封信。“我们担心这些结果对整个高等教育产生的影响。作为大学,我们支持一个开放、多元和包容的环境,并能向国外交流。”Subramaniam写道。

  ?

Geert Wilders的自由党在11月22日的选举中获胜。图片来源:YVES HERMAN/REUTERS

据《科学》报道,在11月22日的荷兰选举中,自由党赢得了大约23%的选票,使其成为荷兰议会中最大的政党,也是第一个试图组建联合政府的政党。分析人士表示,这些谈判可能会持续很长时间,并最终产生一个由Wilders主导的政府。这一前景令许多研究人员感到担忧,他们将政府的民族主义和反移民议程视为对科学界的威胁。

一个担忧是,Wilders领导的政府将对占荷兰大学生15%的国际学生施加重大限制。荷兰最近一直在讨论如何应对高等教育“国际化”给大学带来的压力。即将离任的科学部长、理论物理学家robert Dijkgraaf提议,通过强制要求2/3的本科课程用荷兰语授课,而不是英语授课,减少国际学生的数量。

Wilders领导的政府预计会在这个问题上加大力度。自由党在其竞选宣言中写道,大学的主要责任应该针对荷兰学生;该党希望“严格限制”学生移民,并计划取消所有英语本科课程。其他几个潜在的联盟伙伴,包括新社会契约党,也表达了类似的愿望。

Subramaniam警告说,国际学生的大量减少将给大多数荷兰大学带来财务挑战。他还断言,说英语的教职员工和外国学生的大量流失会降低教育质量。“我们的荷兰学生能从国际同龄人那里学到很多东西。”他说。

Subramaniam指出,2021年丹麦采取措施减少国际学生人数。但现在,这一趋势正在部分逆转,因为许多行业都需要这些学生来填补工作岗位。Subramaniam希望荷兰可以避免这种情况。他说:“人才一旦离开,就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把他们找回来。”

Wilders还希望荷兰退出欧盟,他说荷兰付出的比得到的要多。但是荷兰研究委员会国家科学资助机构主席Marcel Levi说,在科学资助领域,情况正好相反,因为荷兰科学家在申请欧盟“地平线欧洲”资助计划的资金方面非常成功。所谓的“脱欧”还将限制荷兰科学家在欧洲其他地方学习和工作。荷兰皇家艺术与科学学院院长Marileen Dogterom说:“知识不会止步于边界。如果荷兰学生和学者不能出国,会对他们造成伤害。”

自由党还打算废除旨在减少二氧化碳排放的气候政策,只关注适应措施,如提高堤坝以防止洪水。此外,该党还想要取消减少氮排放的措施,比如限制牲畜数量和关闭农场,这些措施一直是全国农民争论的焦点。取消氮规则也是农民和公民党的一个关键目标,农民和公民党是潜在的联盟伙伴。

自由党的宣言对其他与科学相关的政策没有详细说明。虽然Wilders想要取消政府对艺术和文化的补贴,但他的党纲并没有提到对科学技术的投资。自由党的潜在联盟伙伴似乎相对看好研究的价值。

Wilders领导政府还不是板上钉钉的事。本周,他任命Ronald Plasterk探索联合政府的可能选择。Plasterk曾是分子生物学家和科学部长,批评过荷兰政府的气候政策以及对可再生能源的依赖。

与此同时,Subramaniam正试图向他所在社区的国际成员和整个学术界发出一个明确、令人放心的信息:“你属于这里。我们欢迎你。”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科学报、科学网、科学新闻杂志”的所有作品,网站转载,请在正文上方注明来源和作者,且不得对内容作实质性改动;微信公众号、头条号等新媒体平台,转载请联系授权。邮箱:shouquan@stimes.cn。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银河系发现巨大黑洞 史上最亮伽马射线暴来自一颗坍缩的恒星
中国天眼揭秘宇宙“随机烟花” 导师:年年审毕业论文,总有这些问题!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