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孙滔 来源:科学网微信公众号 发布时间:2023/11/12 20:15:57
选择字号:
论文一作“奇葩”回应抄袭举报:不是我写的,一篇综述而已!

 

文 |《中国科学报》记者 孙滔
刚刚过去的10月,法国人Romaric Loffroy陷入了一场麻烦:他在2015年10月发表的一篇综述被指大段抄袭。
这篇名为《前列腺癌的多参数磁共振成像的当前作用》的综述文章发表在《医学与外科定量成像》(QIMS)杂志上。法国第戎大学介入放射学教授Loffroy是这篇综述的第一作者兼通讯作者。出人意料的是,他在事发后坚称,自己并非该文的执笔人,真正的作者另有其人。
不仅如此,他还发表了更多在业内人士看来显得“奇葩”的观点,例如抄袭综述文章“危害较小”,毕竟“又不是什么原创研究”。
图片

Romaric Loffroy,图源:法国第戎大学

“只不过是一篇8年前的综述”

学术诚信网站《撤稿观察》披露了Loffroy与举报者的来往信函。
10月16日,Loffroy收到了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泌尿外科学教授Henry Woo的来信。在这封指责其抄袭的来信中,Woo要求Loffroy考虑撤稿。他的语调很不客气:“你的论文中实际上有大量直接复制自两篇论文的文字。无论是有意还是无意,这都构成了严重的学术不端行为。”
Woo并非被抄袭论文的作者,而是纯属“路见不平”,为被抄袭的同事“拔刀相助”。他的同事在《韩国泌尿外科杂志》(现更名为《临床泌尿外科杂志》)发表的综述中,结论部分与Loffroy的论文结论部分有超过一大半完全一致。
另外,Loffroy综述的引言部分几乎一字不落复制自一篇发表在2015年《印度泌尿外科杂志》上的综述。不仅如此,两者摘要部分也有多处文字相同。
堂而皇之大段复制其他综述,这似乎不是一个成名教授该有的行为。然而,Loffroy当天给Woo的回复让人大跌眼镜。除了披露自己并非综述执笔者外,他的意见是,综述抄袭不算什么,不值得大惊小怪。

“你所提及的论文只不过是一篇8年前的综述,又不是什么原创研究,也不涉及任何相关或原创数据。虽然这不能作为借口,但在科学影响方面危害较小,因为大多数期刊的综述文章都只是在重复已有内容。这一点你可能比我更清楚。再者,该文章当时肯定通过了期刊的反抄袭软件检测,但未发现任何重复的重要文字,这不能怪我。此外,似乎这篇文字的重复占整篇论文比例不到8%,这是可以接受的范围,尽管我并不是这方面的专家。”

他接下来的陈述更加地拉仇恨:

“最后但同样重要的是,某些人不惜花费时间去检查抄袭令我印象深刻。我希望有那么多时间来检查我自己文章的抄袭情况,可惜我根本抽不出时间。而且必须承认,我其实对此并不太在意,这也并非我所关心的。总之,我认为不应该责成我来采取任何行动,而是应该由编辑来决定,但如果需要,我会随时向相关权威提供完全透明的额外信息。”

这无异在说,“这件事完全不值得我操心,你们都是闲得慌”。这语调直接将Woo惹怒了,他的回击也是不遗余力:

“期刊软件系统未能检测到你的剽窃行为,并不能说明你免除了剽窃责任。当整个章节,包括摘要、引言和结论,与其他两篇稿件完全一字不差地重复时,重复的百分比已经无关紧要……”

图片

Romaric Loffroy综述截屏

编辑部的故事

Woo与Loffroy的这些来往信函都抄送给了《医学与外科定量成像》主编王毅翔,他同时是香港中文大学影像与介入放射学教授。有意思的是,Loffroy当时还是该期刊的副主编。
这是一份经同行评审、开放获取的国际期刊,创刊于2011年,已被PubMed/PubMed Central和Science Citation Index Expanded(SCIE)数据库收录,杂志聚焦定量影像相关领域。该期刊2022年的影响因子为2.8。
王毅翔告诉《中国科学报》,他并未更深介入二人的争论。不过,Loffroy已经主动提出撤稿,并辞去自2017年开始担任的副主编一职。
据王毅翔介绍,他与Loffroy并非领域内的小同行,但在一些学术会议上有过接触与交流,同时Loffroy也曾派住院医生到香港中文大学访学。至于邀请Loffroy担任副主编一职,则是考虑了法国专家的加入会让编委会更有国际范,也会吸引更多来自欧洲的投稿。
但是,一篇抄袭痕迹如此明显的综述为何能通过审查而发表?王毅翔说,一般而言,综述的审稿与原著论文的审稿侧重点不同:原著论文讲究材料及结果的严谨性;而综述讲究选题是否恰当、及时,以及覆盖范围及侧重点是否合理。在8年前,当时的综述审稿主要由编辑部成员负责,没有邀请外界同行。
令外人不解的是,作为介入放射学领域专家,Loffroy为何要发表一篇非介入放射学领域的综述?大多数情况下,研究人员只有在某个领域深耕多年才会发表该领域的综述。而Loffroy在2013年就成为教授,所以没必要为了一篇价值不大的综述毁掉自己的学术声誉。
王毅翔推测,该综述开始可能是一位青年医生(或其他人员)写的,结果该青年医生因为某种原因而离开,这时候Loffroy觉得大部分写作已经完成,若是不发表就可惜了,于是给该青年医生“擦了屁股”。
需要说明的是,综述写作时大量引用别人的内容是一部分作者的常规步骤,但是需要转化成自己的意见及表述方式。
真相究竟如何?Loffroy并未回应《中国科学报》的采访请求。只是这个真相似乎没有那么重要,正如Woo在二人来往信函中的评论:
“你不能通过归咎于一位未透露名字的幽灵医学作者来豁免你的学术不端行为。未声明与代笔人的合作本身就意味着学术不端,如果你没有向合著者告知此事,可能会更糟。”
不仅如此,Woo开始怀疑Loffroy的其他论文:

“我认为有必要检查你发表在其他‘比尔名单’期刊的论文 ,因为明目张胆剽窃通常不会独立发生。过去的行为是未来行为的最佳预测。”

比尔名单,即美国科罗拉多大学丹佛分校Jeffrey Beall于2010年创建的学术期刊黑名单,专指那些只为赚钱而出版的不规范、不严谨的学术期刊。
 
11月4日,《中国科学报》记者发现,那篇涉嫌抄袭的综述在《医学与外科定量成像》网站上已经撤稿,编委会的副主编一栏也不见了Loffroy的名字。
参考:
https://retractionwatch.com/2023/10/19/exclusive-professor-in-france-blames-alleged-ghostwriter-for-plagiarism/
https://retractionwatch.com/2023/10/20/professor-who-blamed-plagiarism-on-ghostwriter-to-earn-first-retraction/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彭慧胜院士团队把“充电宝”做成衣服 缓解肠易激综合征  饮食比服药更有效
银河系发现巨大黑洞 史上最亮伽马射线暴来自一颗坍缩的恒星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