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曹年润 来源:澎湃新闻 发布时间:2023/11/7 8:37:05
选择字号:
顶科协奖得主:女性科学家想成功不一定要假装成为男性

 

很多奖项在发布时,使用的词汇都是“他”,多人共同分享奖项时,提名的第一个人往往是男性,这样的表述会产生相应的影响——在生命科学领域,女性由于文化的原因而代表性不足。

“女性的数量,尤其是高管层女性的数量达到一定百分比之后,局面自然而然会正常一些。但要让女性担任比较高的职位,仍有很大的进步空间。”

“我们和男性不一样,我们的大脑结构不一样,我们有不同的染色体,我们生理上就不同,我们应该拥抱、承认这一点。女性科学家想成功不一定要假装成为男性,或者以男性的方式达到目的。”

11月6日下午,2023年世界顶尖科学家协会奖“生命科学或医学奖”获得者、英国剑桥MRC分子生物学实验室名誉课题组负责人丹妮拉·罗兹(Daniela Rhodes)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道。

建议提高科研委员会女性高层比重

今年的顶科协奖“生命科学或医学奖”共有三位获奖者,其中有两位是女性。另一位获奖的女性科学家——美国科罗拉多大学博尔德分校生物化学讲席教授卡洛琳·卢格(Karolin Luger)表示,很多奖项在发布时,使用的词汇都是“他”,多人共同分享奖项时,提名的第一个人往往是男性,这样的表述会产生相应的影响——在生命科学领域,女性由于文化的原因而代表性不足。“希望女性可以更多地融入这个群体中。”

“统计数据显示,女性教授占比只有10%-20%。我觉得我们要现实一点。”丹妮拉·罗兹说,英国剑桥大学(University of Cambridge)在1896年左右才允许女性上大学,希腊在1945年才允许女性去大学。剑桥大学已有800多年历史,700多年时间都只有男性学生。但如今在一些学科上,女性博士生的数量有了大幅上涨。

“不过要让女性担任比较高的职位,仍有很大的进步空间。”她解释,女性的数量,尤其是高管层女性的数量达到一定百分比之后,局面自然而然会正常一些。“如果让我来代理一些委员会,我想进一步提高女性百分比。” 丹妮拉·罗兹说。

“我觉得未来我们会实现这一点,我们女性也要互帮互助,通过自己的努力去激发社会意识。” 她表示。

在被问及如何平衡科研工作和生活时,丹妮拉·罗兹从女性的角度分享了自己的经历:“我现在已经完全能理解,社会对男性和女性的期望是不一样的。”她在结婚8年后才有了第一个孩子,又在有了孩子之后加速科研工作,有时候她回家吃完晚饭就又回到实验室。“在这个过程中,我更加清晰地认识到我到底想要做一份什么样的工作,但是有一段时间的确需要长时间地工作。有孩子让我知道如何更加地聚焦,如何更好地将我的时间花在最重要的事情上。”

卡洛琳·卢格也提到,在她成长的过程当中,很少有女性成为社会榜样或非常成功的科学家,因为女性一旦有了孩子,很容易在事业上松懈。她表示自己非常幸运,“我周围所有的人都给我支持,告诉我专心做我的工作。有了家庭之后,有一个人全力支持你的工作是非常重要的。尽管科学家可能是一个非常自私的人,我们有时对工作非常专注,跟我们生活在一起可能非常有挑战。”

卡洛琳·卢格从7岁开始做竞技体育,从中她理解,所有收获都需要付出努力,而失败可以增强韧性。“我的实验室中有很多有运动员背景,或喜欢运动的科研人员,他们往往是最有勇气在失败后站起来的人。”

成为科学家有很多渠道和方式

成为一名科学家,年龄重要吗?丹妮拉·罗兹向澎湃科技表示:“我的成长过程不是一条直线。”她曾经一边学习,一边工作,在做分子生物研究的同时,当了8年工程师,而工程师的经历为她的科研工作积累了很多经验。怀上儿子后,她认为自己需要对事业更加上心,才又花了2年时间攻读博士学位。

她说,当她还是一名初级工程师时,没有成功的压力,渴望的是优美的工作。“科学家需要很多经验,很多背景都可以为科研工作做准备,我觉得有心的人可以花时间好好思考,什么样的经历对你的科研生涯更有帮助。”

“我觉得开始永远不晚。如果你认为这是你的使命,如果你真的想做这件事,任何时候都可以开始去做。”卡洛琳·卢格说,“当然,作为一个科学家,你需要很多的经验,要经过很长时间的培训,花很长时间去学习、做研究,同时还要思考生计。”

她还表示,不同背景的人都可以成为科学家。“我们的部门中也有一些非传统的学生,有来自部队的、来自其他背景的。”

另一位获奖者、瑞士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生物大分子晶体学名誉教授蒂莫西·J·里士满(Timothy J. Richmond)则表示,当一名科学家不一定要从学生或者进入实验室开始,很多人都可以通过自己的方式来进行研究,用自己的方法获得很好的结果,“成为科学家有很多不同的渠道和方式。”

“科学对我来说永远是第一位的。”他表示,“任何投身于科学界的人,如果他没有自己的实验室的话,总有一天需要做一些牺牲,当然不一定做这些牺牲。”他说,“作为一名真正的科学家,所有质量的评估都掌握在你自己的手里。你要知道自己需要做些什么工作,哪怕有一天你失败了。”

尽管他花了很多时间工作,“科学家不是生活在童话世界里。我和我的妻子生活了20多年,她是我的第三任妻子,我的前两任妻子可能都觉得我工作的时间太多了。”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