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计红梅 来源:中国科学报微信公众号 发布时间:2023/10/30 19:35:36
选择字号:
IEEE首位华人主席:让年轻人知道,职业晋升,靠和人喝酒没用

 

文 | 《中国科学报》 记者 计红梅

10月26日,当《中国科学报》记者见到刘国瑞(K. J. Ray Liu)教授时,他刚从2023中国计算机大会的讲台上下来。

作为一位“明星科学家”,他从基础的物理理论突破出发,提出了一条崭新的技术路径,解决了30多年来一直没有解决的室内精准定位难题,领导开发了世界首个厘米级室内定位系统。同时,他还于2022年成为电气电子工程师学会(IEEE)的首位华人主席。

IEEE是全球最大的非营利性专业技术学会。作为其首位华人主席,在建构学术共同体方面,刘国瑞有着丰富的经验。与此同时,他还是美国马里兰大学终身教授,曾培养出多名优秀的博士,有些已成为IEEE Fellow(会士),对于人才培养也有自己独到的经验和方法。

构建良好的学术共同体是营造健康学术生态的重要一环。在接受《中国科学报》独家专访时,刘国瑞认为,“好的学术生态前提是有好的学术文化”。公平、公正、透明、包容应成为学术共同体的价值准则。而要营造良好的学术生态,则需要构建一套严格的学术伦理体系,而且要“玩真的”。以下是主要对话内容。

刘国瑞 图片来源:CCF

注重数量会失去研究本身的意义

《中国科学报》:您不仅和中国多所高校有过合作,所培养的学生也在中国一些高校任职。以您对中国学术界的了解,对构建我国良好的学术生态有何建议?您认为当今中国学术界主要存在哪些问题?

刘国瑞:中国的学术界进步很快。记得我改革开放初期来中国的时候,中国的老师还在做比美国晚10年、20年的研究,后来就赶上来了,大概晚5年的样子,现在则基本平起平坐了,很多老师做得很好。

但是,有一个问题必须引起重视,那就是学术伦理问题。我给你讲一个实际的例子。IEEE从旗下的出版物中发现的学术不端者,有80%是来自中国的作者。也就是说,当中国的学术水平已经赶上世界水平的时候,学术不端问题也必须给予足够重视,否则会引起负面的观感。

《中国科学报》:中国相关部门也就惩治学术不端行为出台了不少规定,但仍有学者不能“令行禁止”。您觉得问题出在哪里?

刘国瑞:在我看来,问题还是出在处罚的力度上,太轻了。以美国为例,如果美国一位终身教授出现学术抄袭行为,其教职就会没了。我是从中国台湾到美国的。我听说过,台湾高校的教授一旦被认定有抄袭行为,也会被立即解除教职。因为科学要追求真理,如果在学术抄袭上妥协,就会丧失信任度。

《中国科学报》:当下,中国学术界正在倡导“破五唯”,即评价学术成果时不能“唯论文、唯帽子、唯职称、唯学历、唯奖项”。在这方面,国外的学术评价方式有何可借鉴之处?

刘国瑞:学术成就是不能量化的,否则,在量化的压力下,就会发生抄袭等学术不端行为。一些中国学者之所以走上抄袭等学术不端之路,主要就是这个原因。

注重数量会影响质量。在欧美高校,没有人会告诉学者应该发几篇论文,而是用质量评判一个人的成就。评判质量的时候,会邀请世界范围的同行来做公平、匿名的评议。

实际上,国外的研究机构和高校在评判学者的时候,也会看量化指标,但那不是唯一的指标,而是从学术影响力、成果质量等多个维度来加以评判。

如果过于注重成果数量的话,就会失去研究本身的意义。

《中国科学报》:现在中国也在探索多元化评价方式,但在这一过程中也出现了一些问题,例如同行评议如何才能公平、公正。您觉得这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刘国瑞:我觉得这是文化的问题。据我了解,在中国学术界,社交很重要,与“大咖”的关系很重要。在国外,我们没有这样的事情,没有“运作”,而是在公平的环境下竞争。这就需要建立一套严格的学术伦理制度,即游戏规则,而且要代代传承下去。好的学术生态前提是有好的学术文化。不过,这是需要时间的。

学术共同体的价值准则:公平、公正、透明、包容

《中国科学报》:在您看来,IEEE在构建良好的学术共同体方面有哪些好的做法?

刘国瑞:IEEE提供的是一个世界级的平台。它有来自190多个国家的40多万会员,其中超过64%来自美国以外的国家。此外,IEEE还有200本期刊和杂志,每年还举办2000多个会议,所以参与的人数远远大于会员总数。例如,每年到IEEE官网下载论文的人数就超过5500万。

除了自身的会员,IEEE还积极和世界各地的学术组织合作,吸引更多的人参与交流。例如,从2009年开始,IEEE就和中国计算机学会(CCF)签署了合作协议,在联合设奖、相互支持对方活动等方面进行深度合作。

《中国科学报》:IEEE是怎样体现自身价值观,从而构建良好的学术共同体的?

刘国瑞:会员是IEEE的主人翁。IEEE不是学会领导自上而下做决定的,而是由会员选出决策者,从他们的福祉出发表达自身的意愿,这一过程是开放、透明的。

在我看来,IEEE文化中最大的特点就是包容。因为世界各地的学者都有自身的智慧,我们要把这些来自不同族群、不同文化的人集结起来,尊重差异和多元,这样才能激发出创新的思维。

《中国科学报》:2019年5月,一封来自IEEE的内部邮件曝光。该邮件称,由于美国政府将华为列入“实体清单”,IEEE将限制华为公司及其员工参与IEEE出版物的同行评议和编辑过程。此举在中国学术界和产业界引起了强烈反响。虽然最终IEEE又发布新的声明,表示华为及其子公司的员工可以参加IEEE出版过程的同行评审和编辑工作,但这中间发生的事件是否有违IEEE一贯的原则?

刘国瑞:当时我在担任IEEE负责技术活动的副主席,对这一事件的情况比较了解。这其实是一场误会。作为一个在美国纽约注册的组织,IEEE必须支持美国政府的相关法规。但这封内部邮件只是处于IEEE内部决策的一个环节,就被泄露了出来,并不是最终的决策。而且,即便没有这样的泄露事件,最终的决策也很可能并不是这样。

《中国科学报》:在您看来,IEEE的价值导向是怎样的?

刘国瑞:公平、公正、透明、包容是IEEE的价值原则。在我看来,这也应该成为所有学术共同体的价值准则。在学术共同体中,每位科学家都应该是平等的,不受国别等其他因素影响,从彼此的交流中增进人类的福祉。

做人、做事都会了,自然就会成功

《中国科学报》:作为马里兰大学的终身教授,您曾培养出很多优秀的学生,有些还成为IEEE Fellow。拔尖人才培养也是中国高教界特别关注的问题。在这方面,您有何经验可以分享,对中国的高校又有何建议?

刘国瑞:拔尖人才培养,首先是要选出拔尖的学生。例如,我从中国遴选的学生,都是中国顶尖大学的第一名。我这里是出名的“很难进,也很难出”。在学生毕业前,我会要求他们发4篇IEEE旗下期刊的论文。从不会写,到独立写出一篇论文,他们就可以“出师”了。

在培养学生方面,我会告诉我的学生,你来这里,就是要做“学问”的,即学会怎么问问题,有独立思考的能力。除了做学问,我还要教他们做人。我自己要给他们树立道德的榜样,注重言传、身教。

当他们从我这里出去的时候,做人、做事都会了,自然就会成功。

《中国科学报》:您在培养学生独立思考能力方面有何心得?

刘国瑞:我会给他们自由的空间,让他们自己摸索,我只是给他们提建议。因为路要由他们自己走,就好像骑自行车一样,如果不摔几次跤,就学不会骑车。在我的实验室里,不管男生还是女生,都哭过。没有失败过,你怎么知道要走哪条路呢?

《中国科学报》:您教育学生的时候,是不是特别有耐心?

刘国瑞:我是个没耐心的人,但我有耐心等着他们自己做出成果来。我一般都只教几个学生,最多的时候是20多个,再多我就带不过来了,就要变成“养鸡场”了。

我每星期都会和我的学生面谈,但我不会催他们每天都要有点小成果。没事可以不找我,但需要找我的时候,我一定就在那里。我和我的学生关系都很好。有些学生和我说:“您就像我的父亲一样。”

《中国科学报》:因为实行“非升即走”制度,现在中国的年轻学者感到压力越来越大。您觉得和美国相比,中国现在的竞争程度怎样?

刘国瑞:在我看来,现在中国的竞争一点都不激烈,因为并没有真的在比拼学术能力,而是在拼人际关系。即便是实行“预聘—长聘制”的一些高校,也是如此。在我看来,借鉴欧美高校的制度,要学习其精神,如透明、公平、公正,“玩真的”。让青年学者知道,在职业晋升的时候,和人喝酒没有用,必须凭自己的学术能力,而且一旦学术不端,或者学术能力不合格,就会失去教职。

研究要追求影响力

《中国科学报》:您是Origin Wireless公司的创始人,率先提出了用于无线传感和室内定位的无线人工智能(无线AI)技术,并于2017年开发出世界上第一个厘米精度的无线室内定位系统。您能否介绍一下您在将研究成果转化为市场应用方面的经验?

刘国瑞:我创业的时候,一开始都是身兼数职的,既是CEO,又是CTO,还要兼管市场方面的工作。因为科学家创业的项目,一般都很前沿,很少有人能懂。现在这家公司,去年底我找到一位CEO来做管理后,我就专做研发了,因为我只对研发感兴趣。但是,我之前创办的第一家企业,在发展了两三年后,我也放手了,结果却不太好,因为继任者不太懂这方面的技术。所以,科学家创业,一定要找到懂这方面技术的人来接任,否则可能就得自己干了。

在美国,每个高校都在鼓励教授做成果转化这样的事情。在我看来,研究是个很“休闲”的工作,如果不能产生影响力,那你为什么要做研究呢?做研究一定要追求影响力,找到价值感。

《中国科学报》:随着去年11月ChatGPT的问世,大模型成为国内外都特别火的技术方向,您却仍然在做“冷门”的无线AI技术。在您看来,怎么才能更好地捕捉、洞察到尚未被其他人关注到的前沿创新方向,避免陷入跟随他人的境地?

刘国瑞:要有独立思考的能力。重大的、尚未被他人关注到的机遇是不多的,但如果独立思考的训练够了,在重要机遇出现的时候,你就可以及时捕捉到它了。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中国科学家首次发现“无摩擦的冰” 冰表面长啥样?原子级分辨图像揭晓答案
北方中纬高频雷达网发布首批科学探测结果 “双星计划”:开启中国空间科学新纪元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