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沈春蕾 来源:科学网微信公众号 发布时间:2022/7/24 20:18:41
选择字号:
知名科学家11篇论文被撤,其实验室再曝学术不端

 

编译|沈春蕾

多年来,卡洛·克罗齐(Carlo Croce)研究团队一直深陷在抄袭论文和伪造图像的指控中。在克罗齐参与撰写的论文中,有11篇已被撤回,还有21篇需要更正。

克罗齐是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在俄亥俄州立大学(OSU)任研究员,他因研究基因在癌症中的作用而名声大噪。作为首席研究员,克罗齐在他的职业生涯中获得美国联邦拨款超过1亿美元,还获得了很多奖项。

5年前,OSU就启动了对克罗齐实验室的调查。但时至今日,该大学尚未宣布调查结果。Nature近日从该校的正式调查中获悉,其中有两次调查确认,来自克罗齐实验室的两位科学家米琪拉·加罗法洛和弗拉维娅·皮基奥里发表的论文存在学术不端行为,包括抄袭论文和伪造数据。去年第三次正式调查得出结论,该校查明克罗齐本人不存在学术不端行为,但要从管理不当层面对其进行处罚。

加罗法洛和皮基奥里对上述调查提出质疑,认为调查存在弄虚作假和歧视性偏见,二人均表示将采取法律行动。与此同时,克罗齐正在起诉OSU董事会,试图恢复讲席教授一职,并要求赔偿100多万美元。

去年9月,OSU撤销了克罗齐的讲席教授和John W. Wolfe人类癌症遗传学主席的职位,但他仍然受聘于该校,年薪超82万美元,并承担来自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逾84.3万美元的拨款,用于研究可能导致癌症的遗传学改变。

卡洛·克罗齐 图源OSU

最初的指控

2017年,《纽约时报》首次报道了对克罗齐实验室学术不端行为的指控,引起了广泛关注。报道称早在2013年,就有举报者向期刊发送电子邮件,质疑克罗齐实验室的相关文章。但是,OSU排除了克罗齐学术不端的嫌疑。

随后,克罗齐状告《纽约时报》诽谤,还将普渡大学西拉法叶校区的生物学家戴维·桑德斯也列为被告——因为在前述报道中引用了桑德斯对克罗齐研究的质疑。

不过,克罗齐最终输掉了上述两起诉讼案。

此后,桑德斯不仅给相关期刊提出了担忧,也向OSU递交了举报材料。其他举报者也纷纷表示关切,迫使学校对克罗齐实验室的工作展开了新的调查。

那时候,加罗法洛和皮基奥里已经离开了OSU。

加罗法洛于2014年加入曼彻斯特大学的英国曼彻斯特癌症研究所,但该研究所表示她已于2020年离开,她拒绝告诉Nature她目前在何处就职。

皮基奥里于2016年加入位于美国杜瓦迪市的希望之城国家医疗中心。她目前承担了200多万美元的联邦拨款项目,研究骨髓癌和骨髓瘤的治疗方法。

学术不端调查的结果

OSU成立了一个专门的委员会,对克罗齐实验室展开正式调查。根据委员会的最终报告,截至2020年4月,皮基奥里需要对3篇论文中发现的9起学术不端行为负责——这些学术不端行为涉及到在生成图形时伪造研究数据。其中一项研究是皮基奥里在克罗齐实验室做博后时发表的,她后来一度成为OSU的首席研究员。

在学校启动调查之初,皮基奥里承认她的研究工作有点杂乱无章,重复使用了一些图像,辩称她当时实在忙得不可开交,克罗齐还给她施加压力,催促完成论文。

然而,当调查接近尾声时,皮基奥里推翻了最初的说法,改称她对学术不端行为的指控不承担责任。她还表示,在克罗齐实验室期间,她并没有接受过如何处理数据的培训。在给Nature的声明中,她重申自己对有争议的研究中涉及的错误不承担责任,其科学结果仍然有效。

对加罗法洛的调查中,发现她在克罗齐实验室工作期间发表的8篇论文中,有11起学术不端行为,其中7起涉及抄袭论文,4起涉及伪造图形。在这8篇论文中,有7篇论文与克罗齐合作完成。

2021年10月,加罗法洛向调查委员会陈述,直到2015年受到相关指控,她才意识到剽窃的含义,当时她已经加入曼彻斯特大学。她还补充道:“克罗齐实验室缺乏监督机制。”

在调查报告中,克罗齐表示,他多次向研究人员重申剽窃事关重大,实验室也向他们提供了足够的培训。调查人员建议学校不再雇用加罗法洛和皮基奥里。

加罗法洛向Nature发声明表示,OSU“故意忽视”了一些证据,这些证据本可以免除她对抄袭行为的责任,因此他们有可能在“编造学术不端事件”。她补充道,抄袭行为是轻微的,不应该上升到学术不端行为的程度,而且论文中的图像缺陷不会影响研究。

针对克罗齐的调查

根据这份调查报告,OSU调查委员会决定,对克罗齐的指控不上升为学术不端行为,因为他没有亲自抄袭论文或伪造数据。

但调查人员注意到许多论文中存在问题,包括已经实锤的加罗法洛和皮基奥里伪造数据或抄袭的情况。他们相信那些不当行为,应该部分归咎于克罗齐实验室缺乏指导和监督。

克罗齐告诉调查人员,围绕抄袭和科研伦理,他对团队进行过多次培训。他还审查了团队的原始数据。但调查委员会称,实验室的许多成员否认了接受过培训。而且,如果克罗齐审查了原始数据,他应该能注意到一些成员对数据管理不善。

根据2021年9月的一封调查信,OSU医学院院长卡洛·布拉德福德向克罗齐指出,调查人员“对您实验室的管理非常苦恼”。在审查了调查报告后,她对克罗齐继续履行首席研究员工作持有“深度保留意见”。

布拉德福德在调查信中写道,根据调查人员的建议,她正在撤销克罗齐的名誉教授职位。OSU表示,这个职位没有任何工资。这也是克罗齐第二次被取消职位。第一次是2018年11月,OSU解除了他癌症生物学和遗传学系主任的职位。他在法庭上对罢免事宜提出质疑,但最终输了官司。

布拉德福德还要求克罗齐制定数据管理计划,接受额外培训,并由三名教职员工组成的委员会对其实验室的原始数据进行为期3年的监测。

但克罗齐通过他的律师称,他已对学术不端行为的指控“免除责任”,他将在法庭上对OSU采取的行动提出质疑,并要求赔偿,以及恢复其被撤销的职位。他还要求法院下令,迫使OSU“在与《纽约时报》同等的权威媒体上发公告”,称他被免除了学术不端行为的指控。

在编号为2022-00187JD的俄亥俄州法院申诉案件中,克罗齐称,OSU调查委员会存在利益冲突,调查花费的时间比预期要长。该案件正在调查中。

知名学术打假人伊丽莎白·比克表示,调查研究论文的不当行为、错误和其他问题的科学家们对OSU的调查结果十分关注。她说:“对一个实验室而言,由于缺乏对数据完整性的指导和检查,实验室成员在得出某些结论的时候也面临着巨大的压力。克罗齐应该对他署名发表的所有文章负责。”

克罗齐向Nature回应说,目前他的11篇被撤回论文中,只有1篇研究论文的内容主要来自他的实验室。

问题论文并未撤稿

OSU在调查中发现,很少有涉嫌抄袭、伪造数据或有其他错误的论文被撤回或更正。

2020年4月,OSU在对皮基奥里学术不端行为调查的最后报告中建议,撤回两篇已更正的论文,一篇发表于Cancer Cell,一篇发表于JEM。然而,直到2022年7月,这两篇论文仍未撤回。

Nature在OSU调查的其他18篇论文中也发现了问题,并建议至少更正其中15篇,或者某些无法根据研究记录核实数据的情况下直接撤回论文。此前,其中6项研究已经进行过更正。但调查人员表示,他们还需要进一步校正。

到目前为止,仅有一篇论文撤回,两篇论文正在进一步更正中,其中一篇论文收到了编辑说明。

OSU表示,它向美国政府研究诚信办公室(ORI)通报了这起学术不端行为的调查结果。目前尚不清楚的是,该办公室是否会对OSU的调查采取进一步行动。

ORI是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HHS)的一部分,可以审查大学的调查,有时还可以要求其重新进行调查。在HHS的资助下,ORI可以就学术不端行为展开独立调查。HHS会根据调查结果对研究人员宣布制裁,包括禁止其获得联邦资金。

当被问及如何评价OSU调查时,ORI的一位发言人告诉 Nature,ORI不对不确定的事件发表评论。

相关论文信息:

https://doi.org/10.1038/d41586-022-02002-5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老化的哈勃空间望远镜转向单陀螺仪操作 中国科学家首次发现“无摩擦的冰”
冰表面长啥样?原子级分辨图像揭晓答案 北方中纬高频雷达网发布首批科学探测结果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