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孙丹宁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22/6/15 17:35:40
选择字号:
热爱可抵岁月长
——访辽宁“最美科技工作者”张未卿

 

2022年,是张未卿全身心投入自由电子激光研究工作的第十个年头。

刚刚荣获2022年辽宁省最美科技工作者称号的张未卿,是中国科学院大连化学物理研究所的研究员。作为副总工程师,他带领团队成功研制了“基于可调极紫外相干光源的综合实验研究装置”(简称大连相干光源)。这是我国第一台高增益自由电子激光大型用户装置,也是世界上唯一工作在极紫外波段的自由电子激光装置,是世界上最亮的极紫外光源。

提起这十年的科研生涯,张未卿笑着说到:“我从来不觉得累,因为这是我的兴趣、我的爱好,在实验室的时间就是我最快乐的时光。”

十年前在德国马普学会研究所实验室内工作的境况,仿佛与现如今在大连化物所工作的场景逐渐重合。虽然时间变了、地点变了,不变的是张未卿对科学研究热忱的真心和不灭的信念。

张未卿(受访者供图)

8500公里 听见使命召唤

2012年,位于德国慕尼黑的马普学会研究所实验室内热火朝天。在此地攻读博士后的“洪堡学者”张未卿,正在进行基础领域的研究。

来到德国两年多,张未卿的学习生活是丰富多彩的。物理化学基础领域的研究是他从本科起就在做的事情,在这个方向深耕发展,张未卿感到“如鱼得水”,整体的研究进展十分顺利。

当生活一如既往的平稳运行时,张未卿突然收到了一封来自博士阶段导师杨学明的讯息。

“当时杨老师有一个自由电子激光的项目—大连相干光源正在‘招兵买马’,问我要不要回来。”张未卿说。

此时的他,正在自己熟悉的科研领域内遨游,在德国马普学会研究所的博士后研究卓有成效,继续研究下去很快就会取得重要的科研成果。

而另一边,大连相干光源的建设是完全崭新的工程领域,与自己所熟悉的基础科学领域相差甚远。甚至在未来的很多年内,研究工作是无法像之前那样发表高水平的科学文章,对自己的科研生涯将是很大的缺失。这相当于迈入了“无人岛”,要在此处重新开疆拓土,繁衍生息。

事事两难,张未卿正站在人生“二选一”的分岔口,鱼与熊掌难以兼得,前途未知。

“当时,国内关于自由电子激光的研究多是其本身的研发,作为试验装置而存在,其无法24小时稳定供给用户使用。”张未卿介绍到,“而国际上作为用户装置的自由电子激光仪器仅有两三台在运行。原则上,国内的科学家是可以申请使用光源机时的,但是有些地区存在地方保护主义,实际上能够获得机时的几率并不高。”

如果没有高亮度的自由电子激光用户装置,许多项目都缺少了关键性的工具,研究进程将大大延后,这对国内该领域的研究将产生不小的影响。

想到这里,张未卿没有片刻犹豫。在处理好德国博士后的研究工作后,他立刻踏上了飞往国内的航班。

跨越了8500公里的距离,张未卿听到了国家的召唤,接受了艰巨的任务,毅然决然的向着这个崭新的领域进发。

张未卿在实验室工作(受访者供图)

100公里 寒冰天挡不住烈火心

位于北回归线以北的大连,冬天很冷。凛冽的寒风是真真切切扎进血肉中的,如同“见缝插针”一般渗透进衣物,透支着身体内少有的温暖。刚回国的张未卿来不及休整,便一头扎进项目中。

得益于团队的详细规划,大连相干光源的初始准备阶段进展的很顺利。万事俱备了,“风”该往哪刮呢?设备在哪里“落地”成为了团队亟需解决的问题。

经过各方沟通协调,大连相干光源选择落户在大连市瓦房店长兴岛,这个距离大连市中心100公里的小岛上。

光源施工前,团队需要前往这里进行实地勘察,真正了解地形情况,为后续的研究夯实根基。而2014年的冬天,长兴岛园区建设才刚刚起步,各种配套设施都比较缺乏。不便利的吃饭住宿条件、没有暖气、水电设施不全......一桩桩难题的接踵而至,与这个寒冷的冬天一起考验着团队人员的心理素质。

“但是项目不等人啊,我们就想‘抢’着进去装设备,节约时间为后面做准备。”张未卿说。

水电设施不全,团队就自行动手搭建临时设施。吃饭不方便,科研人员就在安装调试最关键的时候吃住都在现场,保证了建设进度。

在这个冰天雪地的冬天,在距离温暖的家100公里的小岛上,张未卿同整个研究团队一起,用最炙热最纯粹的科研之心,对抗了外界的寒冷。

随后不到两年的时间里,张未卿和研究团队(大连化物所和上海应物所联合团队)一起克服了现场各种不利条件,经历了无数个日夜的奋战,放弃了无数休息时间,终于完成了主要基建工程和主体光源装置的研制,实现了光源装置的首次自发辐射出光,创造了同类大型科学装置建设的新记录。

0距离 兴趣和职业“不分家”

2018年,大连相干光源顺利通过验收。回忆起验收通过的场景,张未卿时至今日都很兴奋:“大概五年的时间,我全身心就投入到了这一件事上,就像‘养孩子’一样。”

从开始满怀欣喜的迎接,到后面倾注全部心血去浇灌。五年的时间里,张未卿心无旁骛做研究,认认真真搞科研。最终项目得以开花结果,这必然离不开“坚持”二字,而坚持背后,张未卿却另有“小秘密”。他告诉《中国科学报》:“我的老师杨学明院士说过一句话,‘我是一个幸运的人,一辈子都在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这句话一直让我很有共鸣。”

张未卿从高中起就对理科很感兴趣,大学期间在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化学物理系读书,博士期间在中科院大连化学物理研究所物理化学专业攻读学位,可以说这二十余年都是与这个领域在打交道。做科研是个需要长期奋斗的事情,想要“长青”,就离不开“肥料”的灌溉,对于张未卿来说,能量源自于热爱。

现如今,2022年的张未卿已经褪去稚嫩,从一名学生转换成了一位科研团队的领导者、一位老师,团队也从最开始的十余人壮大至五十余人。在这个平均年龄不到三十五岁的团队里,他依旧用自己的热爱、专注、坚持,反哺着下一代的星星之火。

“杨老师在科研道路上经常鼓励我,将他做科研的激情和专注传递给了我,我也希望同样能带给学生更多的能量,让他们做喜欢的事,靠自己动手创造价值。”张未卿说。

砥砺时光终成剑,张未卿将带着自己的热爱与信念,奔赴更远的高山。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科学报、科学网、科学新闻杂志”的所有作品,网站转载,请在正文上方注明来源和作者,且不得对内容作实质性改动;微信公众号、头条号等新媒体平台,转载请联系授权。邮箱:shouquan@stimes.cn。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另辟蹊径开发“水稻癌症”新型杀菌剂 高稳定太赫兹半导体双光梳研究获新突破
读论文查基金,助你2024申基成功! 粉色饭来了,它是肉还是米?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