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张双虎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22/6/1 15:35:51
选择字号:
芯片人才“涨价”,价值回归还是泡沫膨胀?

 

曹博士最近心里很乱。

作为一名“985”高校机械电子工程博士后,他的师友同窗中,不少人和芯片行业关系密切。就连他“带出”的人都去了芯片企业,拿到的工资比他都高。

尽管并非芯片设计专业出身,但曹博士悄悄投了简历,不但顺利通过,对方开出的工资是现在的3倍多。与此同时,还有老师找他合伙创业。

“烦恼”和喜悦

“月儿弯弯照九州,几家欢乐几家愁。”

在疫情阴翳之下,一方面就业市场相对疲软,有企业员工面临“毕业”处境,有公司开始结构性“优化”,有老板宣布向社会“输送人才”;另一方面,由于持续“缺芯”等因素,芯片行业逆势飙升,一路加价涨薪、招兵买马。

“芯片人才毕业就能拿三四十万元,猎头开始挖应届生”“只要跳槽就涨薪50% ”。

近段时间,芯片行业涨薪、芯片企业抢人的消息,让电子信息、通信、自动化等学科的学生跃跃欲试,甚至生化环材领域的同学也开始讨论要不要转行“挣快钱”。

上海海洋大学测控技术与仪器专业应届毕业生黎广生是这轮“芯片热”的获益者。两个月前,他和另一位同学通过校招,一起进入上海华力微电子有限公司工作。

对传言的芯片领域高薪,黎广生回应说:“芯片设计方面薪资高些,我们主要做芯片代工,加工领域薪酬没那么高,第一年很难(拿到传言那么高的工资)。”但他也确认,薪资“比进入其他行业的同学高”。

爆发式增长

5月8日,晶通半导体(深圳)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晶通半导体)宣布完成数千万元人民币天使轮融资。公开资料显示,晶通半导体2020年12月成立,是第三代半导体氮化镓功率器件和功率器件驱动芯片创新厂商,成立一年多,已获三轮投资。

“晶通半导体在不停招募人才,对芯片人才短缺和‘涨价’,我们的感受也很真切。”南方科技大学电子与电气工程系助理教授、晶通半导体首席科学家马俊对《中国科学报》说,“本轮融资完成后,我们将在欧洲和中国持续扩大研发团队、加大研发力度,丰富驱动芯片和氮化镓器件产品线,持续打磨产品核心竞争力,为客户创造价值。”

资料显示,从2020年开始,芯片设计行业薪资出现爆发式增长。海思、OPPO 、平头哥、百度、字节跳动等公司入局芯片领域,一次次将芯片设计人才的薪资推向新高度。

“应届生年薪30万元至40万元基本属实,个别优秀的可以达到50万元。”知乎上,有芯片行业从业人员发帖证实,即使疫情封控在家,电话仍被猎头打爆,“跳槽涨薪50%,问题确实不大”。

甚至有猎头称,“很多其他领域的猎头都转做半导体领域了,培训班也卷起来了,热度真实存在。”

据《中国集成电路产业人才发展报告(2020—2021年版》测算,预计到2023年前后,全行业人才需求将达到76.65万人左右,其中人才缺口达20万。而人力资源服务公司瀚德发布的《2022人才趋势报告》预计,2022年各行业中,领跑跳槽薪水涨幅榜的职位是智能汽车芯片和先进半导体芯片研发,薪资涨幅超50%,芯片行业跳槽涨薪幅度超过新能源、医疗与大健康行业。

多因素助推

“芯片行业以前一直不温不火,从2016年进入较快的发展区间,到2018年开始加速发展。”中科院微电子研究所研究员吴旦昱告诉《中国科学报》,“就国内微电子领域发展来说,受内外双重因素影响。”

吴旦昱认为,一方面芯片行业火热和自身发展有关。现在越来越多的领域、产品依赖芯片,巨大的需求让芯片行业越来越受重视。另一方面,中国经济发展到一定区间后,不可避免地要在一些领域涉足核心技术层面。比如芯片,以前我们拿过来“做应用”就行了,但现在要向产业生态链顶端发展,再加上国外开始“卡脖子”,“巨大的刚需和外部限制,导致国内投资机构、国家项目迅速增多”。

芯片行业跨度很大,其生态链涉及上游的材料、设备,中游的芯片设计、芯片制造、封装测试,下游的应用等多个环节。如果将其粗略分为设计和制造两大类,“最大的人才缺口在设计方面”。而芯片设计人才匮乏,并非近年来人才培养少了,其实人才供给一直在增长,只是赶不上需求的增速。

“我们既从事微电子集成电路设计,也在培养微电子方面的人才,其实芯片领域人才培养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难。”吴旦昱说,“集成电路设计从‘能干活’的角度看,两三年时间就可以上手了。现在国家重视、宣传到位、资本青睐,所以很多学生就‘涌’了过来。这种情况再过两年会好一些,回归理性后,薪资水平也会趋于平稳。”

马俊认为,造成芯片人才“涨价”的原因有二,一是确实存在人才缺口导致的部分薪酬泡沫,二是近年来大家对芯片行业重要性的认识提升,带来了部分行业人员的“价值回归”。

“晶通半导体也受到涨薪潮的影响,但并不是很大。”马俊介绍说,晶通半导体是瑞士联邦理工学院校友和工业界资深技术人员回国创办的国际化硬科技公司,连接着欧洲、硅谷与中国。因此在人才招募时能发挥国际化背景的优势,在不同地域招募不同梯队的人才。一方面,创始团队自身的技术、风格和魅力能够获得大家的认可,另一方面,公司开放包容的国际化氛围很有吸引力。

理性看待芯片人才热

“涨薪确实增加了企业人员成本,但行业存在少量泡沫并不全是坏事。”马俊说,“从另一角度说,有泡沫才能吸引资本注意、得到人才关注。”

吴旦昱指出,微电子领域非常重要,人才缺口也确实存在,但“薪酬暴涨对整个行业发展来说并非好事”。当人才供不应求时,大家开始哄抢。如果A公司开始涨薪,B公司也得跟着涨,不然人才就跳槽了。

“供不应求的时候,市场是非理性的,从长远角度看,芯片人才未来肯定值这个价钱,因为随着时间推移,薪酬还会不断上涨,只是这几年涨得过快了。”吴旦昱说。

吴旦昱认为,芯片行业要健康发展,国家前期投入不能放松。不只芯片行业,在很多关键领域仅靠产业化是发展不起来的,研发核心技术周期长,对前沿基础理论依赖度高,需要国家持续投入。

在吴旦昱看来,以前中国芯片基本上依赖国外,现在大量企业开始自主研发,采用国产芯片,主因是国外对中国“卡脖子”了。如果国内芯片行业发展到一定程度后,国外又放开了限制,一些企业会从经济利益出发,又用上国外芯片,那样可能又难以发展起来了。

“从全球视角、从整个行业来看,人们对芯片的需求量还会变大。”吴旦昱说,“现在人工智能、自动驾驶、大数据、智慧+等领域设施的底层都依赖芯片。因此,未来这个行业还会不断向前,需求一直都在,问题是中国能不能抓住机会,掌握这项核心技术。”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科学报、科学网、科学新闻杂志”的所有作品,网站转载,请在正文上方注明来源和作者,且不得对内容作实质性改动;微信公众号、头条号等新媒体平台,转载请联系授权。邮箱:shouquan@stimes.cn。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最大跨度独塔空间缆地锚式悬索桥建设正酣 月亮之上几点了?
对抗土传病害:来杯噬菌体“鸡尾酒” 植物何时开始占领旱地?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