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王方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22/5/17 16:38:11
选择字号:
澳大利亚科学家在大选前哀叹科学现状

 

 图片来源:Don Arnold/Getty

在即将于5月21日举行的联邦选举前,澳大利亚科学家却感到很沮丧。他们称,政府和主要反对党都没有做出足够承诺来解决关于研究经费、工作不稳定和士气低落等问题。

悉尼大学生物医学科学家Darren Saunders说:“目前,澳大利亚科学界有一种非常悲观的情绪。这实际上相当令人震惊。很多人都经历了一段非常艰难的时期。”

据《自然》报道,迄今为止,该国大选的重点是经济和生活成本。科学家表示,他们对科学和环境问题几乎没有受到关注而感到失望。墨尔本莫纳什大学天体物理学家Michael Brown说,澳大利亚人“需要一个能够采纳证据、制定政策、有效应对危机的政府”。

科学家表示,他们迫切需要增加研究经费。自2009年以来,在自由派政党领导下,该国政府对科学的投入下降了16%。

当政府在疫情大流行期间关闭边境时,大学(澳大利亚约一半研究人员工作的地方)失去了一个主要的资金来源。2021年,政府立法削减了科学教育和研究经费,大学再次受到打击。Saunders说:“资金短缺已经开始蔓延,很多人失去了工作,还有很多实验室被关闭。”

根据澳大利亚科学院的数据,在疫情暴发的第一年,约有9000个相当于全日制大学的工作岗位流失。这相当于每14名员工中就有1人失业。

“我们解雇了10%的员工。”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副校长Brian Schmidt说,随着政府整体资金和国际学生学费的减少,该大学在未来几年将无法为科学提供足够的资金。研究密集型大学受到的冲击最大,因为科学课程比文科课程成本更高。

澳大利亚科学院在3月警告说,该国科学系统“在疫情大流行后比开始时更为虚弱”。该院呼吁,无论谁赢得选举,都要对科研进行一次全国性回顾,并制定长期投资战略。

工党承诺,如果当选,将改革大学经费,并已公布了有限的计划细节。与此同时,莫里森政府承诺在未来10年为研究的商业化提供约22亿澳元资金。

澳大利亚科学与技术协会首席执行官Misha Schubert 表示,22亿美元的承诺可能会改变澳大利亚研究商业化的“游戏规则”,但仍需要一个支持基础研究的计划。“没有这些发现,我们就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商业化。”她还说,迫切需要为工作人员,特别是职业生涯早期的科学家提供更多保障。

澳大利亚科学院的Mohammad Taha说,经济不稳定正导致“人才外流”。虽然很难确定有多少科学家离开澳大利亚或其从事的专业,但在2020年和2021进行的调查发现,约1/5受访者希望永久离开科学工作者队伍。研究人员“不可持续”的工作,及其在获得研究资助方面面临的挑战,使问题更加复杂。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科学报、科学网、科学新闻杂志”的所有作品,网站转载,请在正文上方注明来源和作者,且不得对内容作实质性改动;微信公众号、头条号等新媒体平台,转载请联系授权。邮箱:shouquan@stimes.cn。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我国成功发射快舟十一号固体运载火箭 “猎户座”飞船拍摄到“新月形”地球
世界最大射电天文台开建 科学家找到调控水稻小麦穗发芽的“开关”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