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郑金武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22/4/25 17:52:50
选择字号:
为氢能产业扶正发展定位

 

日前,《氢能产业发展中长期规划(2021-2035)》(简称《规划》)正式发布。《规划》明确了氢的能源属性,是未来国家能源体系的组成部分,并明确了氢能是战略性新兴产业的重点方向,是构建绿色低碳产业体系、打造产业转型升级的新增长点。

“《规划》的象征性意义比实质性意义更大,它给氢能产业一个明确的发展定位,推动氢能产业与国家的大战略去融合,为氢能燃料电池产业的持续发展提供了一个新机遇。”在近日氢云链组织的线上“《规划》解读会”上,同济大学汽车学院教授张存满表示,《规划》对整个氢能燃料电池产业的发展是一个最重要的标志性的事件。

明确发展方向

氢能是一种来源丰富、绿色低碳、应用广泛的二次能源,对构建清洁低碳安全高效的能源体系、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目标具有重要意义。

事实上,我国一直拥有规模较大、基础较好的“氢气产业”,目前已是世界第一大氢气生产国,氢气主要作为化工原料气体,广泛应用于石油炼制、合成氨、甲醇等传统产业。但是,因其易燃易爆的物理化学特性,人们更多是关注其危险化学品的属性,而对其能源属性认知不足。

此前,我国也曾提出,要统筹推进氢能“制储输用”全链条发展,推动加氢站建设,推进可再生能源制氢等低碳前沿技术攻关,加强氢能生产、储存、应用关键技术研发、示范和规模化应用。

《国务院关于印发2030年前碳达峰行动方案的通知》中也明确,我国将加快氢能技术研发和示范应用,探索在工业、交通运输、建筑等领域规模化应用。

“此次《规划》的出台具有里程碑意义。”氢云链创始人邱月盈认为,《规划》是对中国氢能产业20年发展的认可、总结和展望。“首先是给予氢能产业一个明确的定位,也可以理解为是发给氢能产业一个正式的‘身份证’;其次是给出目前氢能产业发展方向和发展重点;最后指出了氢能产业发展方式。”

“《规划》的亮点是突破了氢燃料电池汽车的范畴桎梏,从‘大氢能’概念出发,在以往政策基础上,有继承、有更新、有变化。”邱月盈表示,《规划》的出台,符合国家安全、能源革命、“双碳”目标和产业转型升级的大背景要求。

目前,我国多地也纷纷制定氢能产业相关规划、实施方案等政策文件,布局建设加氢站等基础设施,推动燃料电池车辆等氢能多元化应用。

“在氢能产业萌动之际,《规划》的出台符合业界期盼,为氢能科技创新和产业高质量发展指明了方向。”中国国际工程咨询有限公司总工程师杨上明表示,《规划》将对氢能产业的发展起到规范引领的作用。

我国氢能产业链日益完善。图为北京一家氢气生产企业。郑金武摄影

绿氢是主要发展方向

氢气根据其制取方式不同,有灰氢、蓝氢、绿氢等之分。灰氢是通过化石燃料例如石油天然气、煤燃烧制取的氢气,碳排放量最高。蓝氢是在灰氢的基础上,应用碳捕捉、碳封存技术,实现低碳制氢。而绿氢是通过光伏发电、风电以及太阳能等可再生能源电解水制氢,在制氢过程中基本上不会产生温室气体,因此被称为“零碳氢气”。

按照此次《规划》,可再生能源制氢是主要发展方向。以电解水制氢为基础的氢电互变技术,为可再生能源储能提供了新的技术选择,这也是实现可再生能源规模化开发利用的重要技术路线,将成为氢能产业发展的重点方向。

“《规划》整体强调绿氢方向、严控化石能源制氢;鼓励各地因地制宜、根据实际发展副产氢或绿氢。”邱月盈表示,这与我国提出的“双碳目标”要求相符。

“长期来看,绿氢是方向,而蓝氢主要体现是资源的综合利用。”张存满介绍,石油化工、煤化工,甚至整个的化工产业里,制氢是永远离不开的;此前没提出氢能概念时,从工业气体的角度,我国也在积极发展制氢产业。

张存满认为,《规划》鼓励副产氢的就地利用,因为氢气经济性运输半径是有限的,有条件的地方可以上马氢能应用项目示范。“国家鼓励因地制宜,充分利用现有的副产氢,但不会鼓励走化石能源制氢的路线,也不会书面提及,因为路线不对、本质上也不对。”

广东佛山环境与能源研究院院长赵吉诗注意到,此次《规划》没有着重提及蓝氢的发展。“不提蓝氢,是出于‘审慎’的考虑。”赵吉诗说,“国家实际上是担心产业界借着发展氢能的名义,大上快上化石、煤制氢等项目;对于副产氢发达的地区,可因地制宜地发展氢能应用。”

支持产业发展不再以补贴为主

过去我国新兴产业的发展,财政补贴是重要支持方式。但随着补贴退坡,产业项目草草收场、一地鸡毛的案例不再少数。

邱月盈认为,《规划》透露的一个重要亮点,是氢能产业的发展,财政补贴是有限的,而是鼓励通过社会资金解决产业资金问题;《规划》支持符合条件的氢能企业在科创板、创业板等资本市场融资。

“对新兴产业的补贴扶持的黄金期可能已经过去了。”赵吉诗也表示,现阶段,业界对氢能产业能否也得到类似纯电动、光伏、风电起步期粗放式补贴的情况,不应当抱有太大的期望,“氢能产业的发展可能会是一个比较辛苦、自力更生的过程”。

张存满也同样认为,氢能产业一定没有过去新兴产业高额补贴的空间。那么如何解决氢能产业发展的资金问题?张存满认为可以尝试从三个层面获取。

“一是从资本市场获取产业发展资金,有点像互联网科技企业的走法;二是传统企业产业升级资金的投入,比如说潍柴动力、国电投氢能等这一类企业,将在传统制造业中获取的部分利润向新产业转移;三是从商业模式中找钱,探讨商用车的商业化创新模式,向政策要红利、要效益。”张存满说。

张存满强调,《规划》为氢能产业的发展指明了方向,但一定不能再搞“大水漫灌”式的补贴,这会形成巨大的浪费,并造成劣币驱逐良币现象出现。

目前,各省市区纷纷出台氢能产业发展规划。张存满指出,一定要根据各地的资源禀赋、产业基础、应用场景认真进行布局。“先要搞清楚为什么要做氢能,然后再慎重布局,不宜盲目扩张。”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科学报、科学网、科学新闻杂志”的所有作品,网站转载,请在正文上方注明来源和作者,且不得对内容作实质性改动;微信公众号、头条号等新媒体平台,转载请联系授权。邮箱:shouquan@stimes.cn。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130公里内,“阿耳忒弥斯1号”接近月球 地下水补给显著增加青藏高原西部湖泊水量
2035年起将暂停在时钟中增加闰秒 “子午工程”二期设备完成系统集成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