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马星宇 周梦雅 刘久玉 胡蝶兰 王成成 汪倩倩 韩钰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22/3/4 13:28:43
选择字号:
考研“上岸”的研究生都去哪儿了

 

最近,2022年研究生考试的初试成绩相继公布,很多高校学子也都得知了自己的考研成绩,不可避免会 “有人欢喜有人愁”。

作为我国高层次人才的重要来源,研究生成为如今许多城市“抢人大战”的主要目标。它们纷纷以直接落户、发放补贴等优惠政策吸引大学毕业生、高层次人才加盟。以武汉、深圳等为代表的一些城市盘活驻地高校毕业生存量、吸引其留下工作的做法也令人瞩目。

与引流相比,让日益外流的人才不断回流似乎更加容易些。本文以全国(不含港、澳、台)31个省区市为例,从培养机构、在校生人数等角度,全面盘点其研究生教育规模及其特征。

强者恒强、弱者恒弱的“马太效应”

自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至2020年,国内研究生教育已累计为国家培养输送1000多万高层次人才。近年来,研究生扩招与报考人数激增成为人们讨论的焦点,但实际上,与本科教育相比,研究生教育的规模还相对较小。

以2020年为例,全国高校的在校本科生人数达18257460人,研究生则为3139598人,前者为后者的近6倍。从全国范围来看,北京凭借其优质高等教育资源集聚地的优势,在研究生培养人数和机构数量方面位居全国第一。2020年北京在校研究生高达430285人,约占全国的13.7%,紧随其后的则是江苏、上海、湖北和陕西。排名前五的地区在校研究生总数高达1300813人,占据全国总量的41.43%;第6至第10位分别是广东、辽宁、四川、山东和浙江。排名前十的地区在校研究生总数达到了2005056人,占据了全国六成以上。

从平均数来看,31个省区市平均在校研究生人数为10.13万,高于平均值的地区仅有上述10个地区再加一个湖南省,其他20个地区皆不达均值。位列最后3名的西藏、青海和宁夏三地在校研究生人数均不足1万。其中,整个西藏地区的在校研究生人数仅为3138 人,只相当于东部地区一个高校的在校研究生数。

【1】.jpg

图1 2020年高等学校(机构)研究生数 “数喻理”数据新闻团队供图

从培养单位来看,2020年全国共有827家研究生培养单位,其中高校共有594所、科研机构有233所。如果加上2021年审核增列的25家硕士学位授权单位,目前全国共有852个研究生培养单位(剔除已列入统计的18个服务国家特殊需求人才培养项目中的硕士授予单位)。

分地区来看,北京、湖北、陕西、上海、江苏、辽宁、四川、山东、浙江和广东的研究生培养机构数量位列前10名。北京一地共有145家研究生培养机构;紧跟其后的湖北,其拥有的培养机构达52家;陕西省则拥有50家;上海和江苏分别拥有49和46个。排名前10地区的研究生机构数量高达523个,占据全国培养机构数量的61.38%,而新疆、宁夏、海南、西藏、青海五地的机构数量位列后5名,且累计只有28个,与天津市相当。

不难看出,各地研究生教育规模差异较大、发展并不平衡。特别是广大中西部地区,无论是研究生培养机构还是在校生人数,与东部沿海地区相比均难以望其项背,这显然受高等教育资源的历史布局所影响。一些欠缺优质高教资源的内陆地区在研究生教育发展中面临困境。

快而不均的局面仍未改变

在一定程度上,一个地区的研究生教育规模决定了该地区的高层次人才存量。由于我国高等教育资源布局的历史性原因,广大东部沿海地区、东北三省和西安、武汉等极少数中西部城市拥有较多的优质高校,这也使得上述地区的研究生教育存量规模和发展速度较快,而广大中西部地区存量小、增量少,研究生教育发展较为缓慢。

具体来看,在校研究生人数与培养机构数量名列前十名的地区中,位于中西部地区的只有湖北、陕西、四川三地,这主要是源于武汉、西安和成都既有的高教资源存量优势。

而从经济总量来看,河南、福建和湖南拥有全国排名前十的国内生产总值(GDP),但其GDP却与在校研究生和培养机构数量出现了倒挂。特别是福建省,该省的研究生培养机构仅有16家,居全国第18位,不足7万的在校研究生数量也仅居第17位,以至于该省教育厅官员在一篇论文中感慨:“(福建省)研究生教育底子薄、发展不平衡等问题还没有得到根本改善。”

近年来发展颇为迅猛的安徽也同样如此。其GDP总量仅次于上海,位居全国第11位,但其培养机构和在校研究生数量排名则仅居第17和14位。人口数量全国第三、经济总量位居第五的河南省,其在校生数量仅为6.93万,位居全国第18位,培养机构数也仅为27个,其中8个是招生数较少的科研机构。

【2】.jpg

图2 2020年各省份GDP、第七次人口普查与2021年底培养研究生单位数排行榜 “数喻理”数据新闻团队供图

从常住人口规模看,目前常住人口数量位居前十的河南、河北、湖南、安徽等省,其研究生教育规模均在10名开外,这既说明这些人口大省接受研究生以上教育层次的机会要小很多,也预示着这些地区研究生教育发展还拥有较大的空间。而常住人口后10名的北京市和上海市,其研究生教育规模则位居前5。

值得注意的是,2018—2020年,西藏、青海、宁夏、海南、广西等在校生数较少的中西部地区以近三成的增速排名靠前,北京、天津、湖南、湖北的增速则不到一成,增速居后的多为研究生教育存量较大的地区。

同时,历史上优质高教资源并不占优的广东和浙江,则以其强大的经济实力实现研究生教育的弯道超车,广东以排名第十的机构数,培养了数量排名第六的在校研究生,其规模达到154748人(2020年数据),而在2013年,该省在校研究生数量仅为8.51万。

浙江2021年实际新增6家硕士学位授权单位(剔除服务国家特殊需求人才培养项目单位),成为各地实际新增量最多的地区,且在校研究生与培养机构数量均位居全国前10。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初期,高等教育资源布局较多的东北地区以其雄厚的存量资源,在研究生教育事业发展上颇具优势。但近年来,低迷的经济也在研究生教育上有所体现,除辽宁外,黑龙江和吉林在培养机构、在校研究生数量上均在前十名以外。

【3】.jpg

图3 2018-2020年在校研究生增速 “数喻理”数据新闻团队供图

哪些地方“双开花”

一般而言,在校研究生数超过本专科人数的高校被视作是研究型大学,其学术科研和高层次人才培养能力较高。对一个国家和地区而言同样如此,以2020年为例,全国共有2738所普通高校,研究生培养机构中的普通高校为594所,这意味着有21.69%的普通高校具有硕士学位以上授权资格。

从在校生来看,在校研究生数占全部在校生数的8.72%,全国范围内的在校研究生数占到全部本科生的17.19%。

分地区来看,在普通本专科学生数排名中,河南、广东、山东、江苏四地2020年高等教育普通本专科学生数超200万,在校研究生数中,北京超40万,江苏、上海、湖北超20万;而以2020年研究生占比高校在校生人数比例来看,本专科数排名较前的河南、广东、山东、江苏其占比排名分列31、21、23和5,研究生数排名较前的北京、上海、江苏、湖北占比排名分列1、2、5和7,其中仅江苏省在各项排名中名列前茅,而上述其他省份,均无法实现本专科与研究生教育的“双开花”。

事实上,广东、山东作为人口超亿大省,在人才存量竞争中具有独特优势,大量的本专科数印证了这一点,但如何将存量优势与人口优势转化为经济发展中高质量人才优势仍值得思考。

【4】.jpg

图4 2020年高等教育学校(机构)数占普通高校比 “数喻理”数据新闻团队供图

【5】.jpg

图5 2020年研究生占高校在校生人数比例 “数喻理”数据新闻团队供图

从高校序列研究生培养机构占比来看,北京、西藏、上海、辽宁、天津、吉林、陕西、黑龙江、青海和湖北排名靠前,均超过了20%,特别是北京和西藏的占比超过了50%,这意味着占这两地半壁江山的高校都具有培养研究生的资格和水准。除西藏和青海高校数量少属于特殊情况,另外8地均为高教资源优先布局的地区。而后10名地区中,中部六省除湖北外均在其中,广东的这项排名居后主要是其高等教育规模庞大造成的。北京、上海凭借独特的政治、经济地位,实现了对高质量人才的强劲引流,且本身具备较好的教育结构,但纵观近年来增长缓慢的在校研究生数规模,其同样需要考虑人才的进一步储备。

总之,如今人才争夺战愈演愈烈,既要以优惠政策吸引高素质人才,也需要不断加强自身高教建设,从而避免自身培养的高素质人才被“截胡”。

备注

本文数据来源于教育部《全国教育事业统计》、各地统计年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教育事业发展报告、教育部官网等。因各地统计标准不同,本文中科研机构数量与教育部公布存在微小差异。

(本期内容由安徽师范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数喻理”数据新闻团队提供)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科学报、科学网、科学新闻杂志”的所有作品,网站转载,请在正文上方注明来源和作者,且不得对内容作实质性改动;微信公众号、头条号等新媒体平台,转载请联系授权。邮箱:shouquan@stimes.cn。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冰表面长啥样?原子级分辨图像揭晓答案 北方中纬高频雷达网发布首批科学探测结果
“双星计划”:开启中国空间科学新纪元 河西走廊内陆河出山径流研究揭示新趋势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