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倪思洁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22/12/12 13:35:58
选择字号:
穆荣平:科学地讲科学,才能赢得公众信任

 

日前,一份名为《科研之信:公众注视下的科研人员》显示,中国受访科研人员认为,科研关注度的提升能够在“增进社会效益”(55%)、“影响政策制定”(48%)以及“提升科研质量”(47%)三个方面带来积极影响,但“公众对于科研和科研开展方式的理解不足”(52%)也让其感到担忧。

对于科学的社会公信力面临的现状,以及公众信任对科学本身的影响,《中国科学报》专访了“科研之信”报告的参与者、中国科学学与科技政策研究会理事长穆荣平。他提到,科学家想要维护科学的社会公信力,要科学地讲科学,实事求是,不言过其实。

 中国科学学与科技政策研究会理事长穆荣平。受访者供图

理解是信任的前提

《中国科学报》:近些年,科学界经历的哪些变化有可能会对科学的社会公信力产生影响?

穆荣平:科学知识的内容在变化。科学发展的阶段性特征越来越复杂,越来越专业化,比方说量子通信,就连物理专业的人都不见得完全听得懂。科学研究如果想要得到大家的信任,最基本的是要让大家理解。

现在很多人在谈“开放科学”,主要讲的是让科学研究就是更加透明,更加包容,更加协作。但是我认为,开放科学更需要的是科学系统对公众开放,让公众了解它,公众才有可能信任它。

此外,科研的氛围也在变化。科学研究作为一种职业,会受到社会上一些其他观念的影响,比方说“少投入多产出”的这种观念,社会的浮躁、经济的浮躁、出版的浮躁导致了科研界的浮躁,由此产生的科研不端行为会损害科学的社会公信力。

科学传播渠道跟以前相比也更加多元化。现在互联网的覆盖范围很广,我们要比以往任何事情都要更加小心。科研工作者从研究的设计,到研究的过程,到研究的结果,到结果的公开,都应该非常慎重和负责任,因为任何一点思考不周对科研公信力所产生的破坏都很难去弥补。

《中国科学报》:科学公信力的高低,对科学界本身又会产生什么影响?

穆荣平:说到公信力会对科学界产生什么影响,我认为是会让科学研究者更努力,越是得到信任,就越是更加努力。如果公众不信任科学,科研人员就要腾出一部分功夫,去想如何让大家相信自己。如果有信任,他们就能够把注意力放在如何创造创新上。

一旦科学的公信力下降,对科学界本身的影响不仅在当下,也在未来。公信力的下降会影响到科研预算,社会如果不信任你,给钱多了,公众是会有意见的,这也会影响科技界从业人员的收入。公信力下降还可能会影响到潜在的科学家队伍,或者说科研后备军,导致一部分人不愿意从事这个职业。

“讲科学要科学地讲”

《中国科学报》:您觉得科学的社会公信力的基础是什么?科学界能做些什么去从根本上维护科学的社会公信力?

穆荣平:基础在于唯实求真。离开了“唯实求真”,社会公信力就一定不复存在,因为你的选题、科研过程、科研结果、学术论文,都将无法让人信服。

科学家想要维护公信力,要强调“tell truth”(讲真话)。讲科学要科学地讲,不能把科学宗教化。科学家能做的就是客观地陈述科学研究过程和研究结果,而且从某种意义上讲,在不涉及国家安全问题的前提下,应该“全盘托出“。比方说,有些研究有不确定性,还在研究中,面对公众时,科学家就应该实事求是,不要言过其实。

《中国科学报》:您之前提到科学的内容越来越复杂、专业、不容易听懂,那么,如何在让公众能听得懂的前提下,科学地讲科学?

穆荣平:目前,我国科学普及的专业化水平有待进一步提升。我注意到有一些大科学家在解读重要科学理论突破的时候,虽然有一些形象生动的比喻,但是如果没有把比喻的条件表达清楚,那么公众很可能会误解,把“比喻”的说法理解为“科学现实”,例如对量子科技的解读。

公众理解科学理论是一件很难的事情。因此我们要动员更多优秀的科学家面向公众,让职业科学家和专业化科普工作者合作,用一种大家都能听懂的语言,把科学问题说得更易于理解,并明确告诉大家哪里用了比喻,这对于提高公众对科学理论的认知是有帮助的。此外,政府、高校科研机构也需要设置科学新闻官,面向公众发布科学重大进展以及对社会的影响。

科学新闻的发布也要分多个层次,比方说,可以按照科学技术发展的成熟度来分,探索性的内容由科学新闻官讲,确定性比较高的内容由官方新闻发言人去讲。

数字转型下的信任危机

《中国科学报》:您刚刚还提到现在科学传播的途径愈加多元,“科研之信”的报告中也提到,55%的中国受访科研人员乐于参与科研相关的在线讨论,高于全球比例46%。这种变革为科研工作带来了哪些影响?

穆荣平:数字转型改变了我们的科研范式,例如学术交流从线下变成线上,科学成果从期刊发布拓展到从预印本平台发布,交流场所或者交流渠道有很多新变化,这个可能是有利的一面,但是也有一些需要完善之处,比方说,预印本平台发布的成果的专业化评议问题需要完善,要强化同行评议的功能,使科学交流不仅是有兴趣者之间的分享,更应该是学术同行之间的深入交流。此外,未来我们需要倡导一种新的网络学术文化,讨论学术问题要避免一些非学术问题的干扰。

《中国科学报》:我们现在处在一个信息爆炸的时代,有大量且越来越多的科研信息在同行评议前就已被公开,与公众、媒体和决策者共享,在您看来,这一现象会产生什么样的长期影响?

穆荣平:我个人也经常跟别人一起讨论这个问题。

数字化转型带来了信息大爆炸,信息数量增加,同时质量参差不齐。目前的科学信息发布渠道很多,不仅仅有学术期刊,还有其他各种首发平台,很多信息也没有经过严格的同行评议。信息多了是好事情,但是因为信息良莠不齐,所以每个人需要花费很多时间去甄别可信的信息。如果缺少高水平的同行评议,科学信息的可信度就不高,就难以作为科学决策的依据。

此外,对于科学传播和学术出版本身来说,在同行评议之前公布科研信息虽然有一定的积极意义,但也带来了一个问题,即预印本平台发布之后,期刊还会不会发表它?任何一个期刊都希望发表一个未公开的研究成果,如果一直是预印本平台公开发布了之后期刊再发,那么期刊存在的价值在哪里?这中间存在的矛盾,今后仍将会是学术界讨论的一个热点。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科学报、科学网、科学新闻杂志”的所有作品,网站转载,请在正文上方注明来源和作者,且不得对内容作实质性改动;微信公众号、头条号等新媒体平台,转载请联系授权。邮箱:shouquan@stimes.cn。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双星计划”:开启中国空间科学新纪元 河西走廊内陆河出山径流研究揭示新趋势
金星缺水的原因,找到了? 科学家描绘低质量系外行星大气逃逸新图象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