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沈秋月 来源:科学网微信公号 发布时间:2022/11/24 20:44:12
选择字号:
Nature全球调查:45%的研究生因缺钱想弃学

 

编译|沈秋月

研究生入学前,想着靠研究生津贴实现经济独立;研究生入学后,却被迫又得继续啃老才能维持生活。这说的是你吗?

卡莉•金是美国波士顿大学的二年级博士生,她正遭受着金钱的困扰。她每年大约有4万美元的研究生津贴,“这在波士顿接近贫困水平了。”

波士顿大学位于马萨诸塞州波士顿,是美国生活成本最高的城市之一。根据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的统计,一个波士顿单身成年人的最低生活工资是每年4.7万美元。

她补充道,“房租就得花掉津贴的60%,虽然合租可能会省钱,但是我需要安静的空间学习。搬去郊区租房子比较便宜,但是通勤得花掉一个小时。”如果能重新申博,她更愿意去生活消费水平不高的城市。

 

研究生生活窘迫日益成为全球高等教育中最值得关注的问题之一。在2022年Nature对研究生的调查中,85%的受访者为购买食物、支付房租和其他费用而忧虑。

而且,竟然有近一半(45%)的受访者表示,生活成本上升可能会促使他们放弃研究生课程。

财务问题在北美尤为普遍,95%的研究生认为生活成本上升是其中的一个重要因素。2022年9月,美国同比通胀率为8.2%。英国前12个月消费者物价指数上涨10.1%。

此次调查,Nature共收到来自全球硕博生的逾3200份回复。

“钱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

在印度,研究生往往聚集在生活成本最高的地区。“好的大学都在大都市地区,就在喧嚣中,”社会生态学家阿米特•库里恩说,在攻读博士学位期间,他每年的收入略高于4千美元。“那简直微不足道。”他补充说,他之所以能过得很滋润,是因为有父母的经济支持,而这并不是每个人都拥有的奢侈品。

一名英国的博士生就遭受着金钱的折磨,“我不得不合租,不得不考虑还能吃得起什么。”

美国一位生物学博士生说,当你买食物都差钱时,很难专注于研究、教学、指导、写论文和申请科研项目基金。

图源:Nature

一名瑞典的博士生认为,应该将博士生当成一份全职工作。“我之前选择在北欧读博,因为我与学校签订了工作合同,我从事自身热爱且对社会极其重要的事情,并为此获得了一份丰厚的报酬。我不会在一个缺乏这种系统的国家里从事科研工作。”

一名美国的博士生倡议,研究机构应该支付生活费用和提供一定程度的住房津贴,以满足学生的基本需求。“如果我们维持生计都那么费劲,他们怎么能期望我们发展自己的科研事业,并成为富有成效的研究人员?”

去优步接单、当餐厅服务员……

许多研究生靠承担额外的教学职责增加收入。

“大学可以使用更便宜的劳动力,而不是雇用长期工作人员,”澳大利亚布里斯班格里菲斯大学的数学家内森•加兰说。澳大利亚的研究生津贴大约相当于全国最低工资的三分之二,这迫使许多学生在校外寻求额外收入,“有些人正在开优步或在比萨店工作”。

在Nature的调查中,近四分之一的受访者表示他们在做兼职,这种现象在硕士生中尤其常见(31%),可能是因为他们的津贴通常比博士生还少。此外,许多博士生的合同禁止他们从事外部工作,而硕士生有更大的灵活性。

加拿大多伦多大学硕士二年级学生伊桑•所罗门说,他的合同中没有阻止他在学业之外做兼职的条例。

当其他学生在优步接单或在餐厅当服务员时,所罗门通过担任“品牌大使”赚取额外收入,他接一些在音乐会、爵士音乐节和其他活动中推广产品、分发T恤和其他促销品活动。这些活动通常在周末举行,“这不会干扰我的实验室工作”。

所罗门说,他计划在获得硕士学位后就不读博了,主要是因为他受不了再过四五年的苦日子。

不得不借贷

几乎五分之一的受访者表示,他们预计在学习期间会产生债务,有些人的债务规模达到数万美元。

总体而言,71%的人表示他们预计不会负债,尽管这一群体可能包括许多享受家庭或伴侣经济支持的学生。

值得一提是,33%有家庭负担的受访者预计在学习期间会负债累累。普渡大学经济学家杰森•卢斯克说,已经成家的学生特别容易负债。

2020年11月,卢斯克组织了一次1400多人的调查。在该调查中,没有抚养责任的学生每年的储蓄中位数超过1100美元,但有抚养责任的学生每年的赤字中位数超过2万美元。

普渡大学的调查发现,希望在工作后赚更多钱的学生在学习期间不太可能省钱。“他们中的一些人将研究生作为一项投资。”卢斯克说,“他们愿意贷款来读,以在未来赚更多的钱。”

情况正在逐渐变好

一些机构正在采取措施,帮助学生对抗跟上不断上涨的生活成本。

艾米•达什伍德是英国剑桥大学附属生命科学研究中心Babraham研究所的二年级博士生,她在接受调查后发现,自己的工资有所增加。

该研究所承诺确保从10月1日起,任何学生的年收入都不会低于1.9万英镑。这意味着在她每月额外增加250英镑,这笔资金来自英国最大的研究资助机构,英国国家研究与创新署(UKRI)其下的子部门——医学研究委员会。

达什伍德说,额外的资金将减轻研究生课程的大部分财务压力。

“这将减轻我的负担,让我能够更好地专注于学习,”她说。“这意味着我可以放心地购买杂货,而不必经常忐忑不安地检查银行账户。”

不过,她补充说,她希望继续保持节俭的生活方式,包括合租、只购买生活必需品以及减少外出聚会。

加兰说,澳大利亚需要采取立法行动,或者由教育部长发表紧急声明,才能大幅改善国家对研究生的支持。

“希望终有一天情况会变得更好,”他说。“但如果我们不引起人们的注意,情况就不会好转。”

参考资料: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d41586-022-03478-x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d41586-022-03394-0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人造太阳”逐日梦 “聚变合肥”加速度 “奋斗者”号到达克马德克海沟最深点
时隔21年,大果五味子野外回归 海上风电与海洋牧场融合发展项目并网发电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