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郭英剑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22/11/1 16:28:03
选择字号:
缩水的美国高等教育

 

时下,已经进入了2022年底,新冠肺炎疫情已在全球肆虐了三个年头,至今仍严重影响着全世界人们的生活。这场持续3年的全球疫情,对于高等教育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日前,《美国高等教育纪事》刊登了该报记者菲舍尔题为《缩水的高等教育》的文章,从新生入学的危机谈起,探讨了此次疫情对于全美高等教育的深刻影响及其所带来的变化。

3年流失130万名大学生

文章说,在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期间,有130万学生从美国大学销声匿迹。这给未来几年高校将要遇到的招生危机敲响了警钟。

上大学人数急剧缩水的原因很多,包括高中生对在线学习与远程教育不感兴趣,自愿选择推迟上大学;国际学生因为签证受限而无法入校;选择从事实践性较强专业的学生无法注册学位所需课程等。

疫情3年,美国高校的入学人数显著下降。据统计,本科生入学率下降了近10%。这一现状短期内很难改观,因此引发人们的担忧。在很多教育界人士看来,除了无法入学者外,还有那些中途休学或辍学者,一旦离开校园,就再也不会回来继续学业了。鲁米那基金会副总裁布朗说:“这已是危机时刻,我们现在必须采取行动。”

新生人数的急剧下滑首先加剧的是人们对高校财务的担忧,尤其是那些依赖学费收入维持运转的大学。根据相关研究报告,早在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前,有1/3的美国大学财务弹性都很差。3年的新冠疫情大流行,使更多高校步履维艰。

高校的财务危机

近年来,美国严重的通货膨胀引发了社会各界的不满。对高校而言,通货膨胀推高了它们的运营成本,这对高校不断恶化的财务状况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美国高校,特别是私立大学都有自己数目庞大的捐赠基金。这些基金大都以投资形式投入到股市,特别是投入到对冲基金和私募股权基金,以及房地产和自然资源等资产中。而近年来美国动荡的股市却在侵蚀着大学的捐赠基金。

哈佛大学拥有世界上最庞大的捐赠基金。但据媒体报道,哈佛的捐赠基金在去年出现亏损。上一年度,该校捐赠基金为532亿美元,但受全球股市暴跌影响,截至今年6月30日的财年,亏损1.8%,目前捐赠基金总额为509亿美元。

哈佛如此,其他高校命运大体相同。在常春藤盟校中,除耶鲁大学今年有仅为 0.8%的回报率外,哥伦比亚大学损失了 7.6%,布朗大学亏损 4.6%。根据美国债券机构惠誉评级的数据,小型私立大学、地区公立大学等都面临强大压力。很多小型高校处于崩溃与关停的边缘,但往日能帮助它们渡过难关的联邦政府刺激计划资金却已消耗殆尽。这一点让很多人感到前景暗淡。

该文认为,美国高教界这种“世界末日”的场景,此前已经浮出过水面,但高校利用各种方式,如扩大招收少数族裔群体、增加学术课程、添加便利设施以吸引更多学生并向其收取更高学费等,一次次走出了危机。

不过,这一次的情况有所不同。高等教育可能已经达到了一个临界点,试图通过扩招方式摆脱衰退不一定行得通。

首先,此次入学率下降非同寻常。高等教育通常是反周期的。过去,当经济下行或人们找不到工作时,往往会选择进入大学获取技能。但疫情大流行以来,高校入学率持续下降,这与过去的趋势恰恰相反。

其次,下降人员的构成有所变化。调查发现,在疫情流行的头一年,男性和常规年龄学生的入学率下降幅度更大。但今年这种情况发生逆转,女性和25岁以上学生的入学人数降幅更大。而低收入和少数族裔人口较多地区入学率下降尤其严重。

再次,诸多高校都陷入生源危机。研究发现,美国的两年制社区学院和缺乏竞争性的四年制高校,大都在为学生人数的严重不足而苦苦挣扎,疫情大流行使它们遭受了更大打击。

人口下降是关键

菲舍尔援引了卡尔顿学院经济学教授格拉维的研究,因为格拉维清楚地意识到美国大学所面临的巨大人口挑战。

格拉维在他的著作中,概述了从现在到2026年,美国高中毕业生人数下降所带来的影响。他认为,很多高校都将面临大学生的稀缺。据他预计,在接下来的十年中,两年制社区学院和一些四年制大学的申请人数可能减少10%。

造成未来大学生稀缺的根本原因是美国人口的下降。自2008年经济衰退期间出生率下降以来,“人口悬崖”(即人口红利终结,经济萧条到来)已是美国迫在眉睫的大问题。随着这一时期出生的学生进入中小学,改变未来人口泡沫和萧条局面可以说是遥遥无期,且这种入学趋势会持续很长时间。

鉴于此,菲舍尔提出,大学是否应为招生收缩做更好的准备?事实上,这并非是美国历史上首次由人口统计学决定大学命运,但此前高等教育总能设法化险为夷。那么,此次美国高校是否还可以沿用过去的解决方案?

菲舍尔认为,在二战后的几十年间,美国高等教育一度蓬勃发展:教师培训学校成为成熟的大学,社区学院兴起,一些大型州立大学系统迎来了一波又一波的学生浪潮,包括“婴儿潮”(通常指1946—1964年间出生者)时期的孩子。

但到了上世纪80年代初,成年学生群体开始来自出生率下降的时期,即“X一代”(通常认为是1965—1980年间出生者)。

由于“X一代”婴儿出生率低,当时有学者预计,美国高中毕业生数量将在1979年至1994年间下降1/4。1980年,教育界极富影响力的卡内基高等教育政策研究委员会在一份报告中写到,20世纪60年代的基调是欢快、扩张和新的努力,但日益加剧的人口萧条所带来的新基调则是收缩,这令人绝望。该报告指出,过去高校的办学宗旨是卓越,现在考虑的则是生存问题。

然而,上世纪80年代的美国高等教育并未崩盘。事实上,当时大学入学人数并没有随着高中入学人数的下降而下降。根据美国教育统计中心收集的数据,在此后的15年间,大学新生入学率反倒攀升了23%。

造成这一状况的原因有两点。

首先是更多女性,以及更多成年人重返校园。在上世纪70年代后期,男性和女性大学入学人数大致相等,但到了上世纪90年代中期,女性占了入学人数的55%。

其次,这一时期恰逢美国经济从此前的以制造业驱动为主,走到了服务和知识经济阶段。以前,只有高中文凭的人也能赚取稳定的中产阶级工资,但在知识经济体制中,大学毕业生的工资开始上涨,而高中文凭或以下学历者的收入明显下降。1980年,美国年轻人中,受大学教育者的收入比高中毕业生高出23%,至当年年末,大学生收入溢价翻了一番。

因此,不断变化的经济为上大学提供了明确的经济激励。即使高中毕业生人数下降,毕业后立即进入大学的比例还是从1980年的51%上升到了1990年的61%。

未来路在何方

菲舍尔认为,招生率下降并不总是大学财务困境的主要原因。给大学施以严重打击的还包括投资不力乃至失败、经济衰退所造成的失业率上升、能负担起私立大学学费的家庭明显减少等。

那么,未来如何才能找到发展的出路?大概还是要从现行与过去的一些措施中寻找答案,在其基础上谋求创新。

提高在线课程质量。在线教育往往利用国家和地区优势与高校良好声誉吸引学生,同时高校寻求营利性机构来管理虚拟课程产品,也提高了虚拟课程的质量,从而使没有时间或灵活性去校园的学生受益。

增加国际生源数量。美国的研究生教育一直吸引着世界各地最优秀的学生。如今,这种吸引力依旧存在。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的研究发现,随着各州在高等教育上的预算减少,国际入学人数却在增加。在一些公立的旗舰式大学中,联邦政府的拨款减少了10%,而外国入学人数增加了17%。在一些高校,国际学生学费占新学费收入的40%甚至更多。

挖掘女性与少数族裔潜力。女性或许可以作为一个潜在的增长指标。尽管现在有近一半的本科生是有色人种,但成绩差距仍然存在。疫情大流行期间,来自美国贫困高中或少数族裔人口的学生比例急剧下降。

当然,以上有些方式并非适用于所有高校。但人们应该相信,自制造业衰落以来,大学学位是确保经济安全的最可靠保障。根据现有的研究预测,在未来10年的3500万个空缺职位中,40%将提供给拥有大学学位的员工,另外30%将提供给至少接受过一些高等教育培训的人。

展望未来,大学或许不再增长,但也不会过于缩小。大学需要的不是做减法,而是要通过增加特殊的社会服务、新型的专业及更好的设施条件来增加其竞争力。

大学,从来不会从衰退中获得声誉与财富。大学,只能勇往直前!

(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教授)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科学报、科学网、科学新闻杂志”的所有作品,网站转载,请在正文上方注明来源和作者,且不得对内容作实质性改动;微信公众号、头条号等新媒体平台,转载请联系授权。邮箱:shouquan@stimes.cn。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读论文查基金,助你2024申基成功! 粉色饭来了,它是肉还是米?
土卫一存在地下海洋 迄今最小恒星,半径仅约地球7倍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