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倪思洁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22/1/22 10:47:37
选择字号:
有趣!“拉索”和超高能光子细节大揭秘

 

1月18日,《1400万亿电子伏特,我国科学家发现迄今最高能量光子》入选由两院院士评选的2021年度国内十大科技进展新闻,这项研究成果依托高海拔宇宙线观测站(LHAASO,拉索)完成,于2021年5月17日发表在《自然》杂志上,是人类迄今观测到的最高能量光子。在与“拉索”首席科学家、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研究员曹臻进行独家访谈直播的过程中,曹臻分享了有关超高能光子和“拉索”的诸多细节。

 

 访谈直播截图(来源:科学网微博)

人类首次在天鹅座区域发现能量超过千万亿电子伏特的伽马光子(中科院高能物理所供图)

《中国科学报》:超高能光子与高科技美容技术“光子嫩肤”中的“光子”是否是同一种?

曹臻:这两种光子本质上讲都是一样的,但是用来照射皮肤的光子实际上能量非常低,而我们发现的是超高能的光子。比如说,可见光就是能量比较低的光子,用这种光子照皮肤可能不会产生伤害,但如果能量再高一点,可见光就会变成紫外光,紫外光就会对皮肤造成伤害,所以如果用能量高的光子来照皮肤就不是嫩肤而是伤害了。另外,假如说我们发现的这一颗超高能光子打到皮肤上,你一点反应都不会有,但如果许许多多高能量的光子,一直打在皮肤上就会受不了了。

《中国科学报》:这种超高能光子是从哪里来的?

曹臻:我们发表在《自然》杂志上的那篇文章实际上报道了我们看到的12个方向上的源,我们判断它基本上均匀地分布在银河系范围之内,也就是说在银河系里几乎每个地方都可能同等概率地出现一些超高能的光子源,所以我们认为,超高能光子在银河系中到处都有。但这些光子中,能量最高的那个光子来自于天鹅座这个方向。

《中国科学报》:科学家怎么知道最高能量的光子来自天鹅座?

曹臻:“拉索”每时每刻都收到从天上下来信号,信号里有些是光子,有些是宇宙线粒子,我们会把宇宙线事例记录下来,然后想办法把超高能光子挑选出来。这些光子跟宇宙线事例最大的差别就是,光子来自于一个确定方向,在飞的过程中不会受磁场影响而发生偏转。我们把这些光子挑出来之后,就可以按照它的方向对应到天球坐标系里,然后就知道这个光子来自于天鹅座。

《中国科学报》:《三体》里提到,光子是外星人比较低端的武器中的一种,那么,科学家看到的这个超高能光子有没有可能是外星人向地球发出的武器?

曹臻:首先,人为产生一个高能量光子是非常困难的。我们发现,在我们现在记录到的各种能量的光子中,能量越高的光子数量越少。少到什么程度呢?大概能量每上升10倍,光子的数目就会下降1000倍,这说明产生一个高能量粒子比产生一个低能量粒子费的劲要大得多,另外,我们地球有很好的保护层——大气层,海拔低的地方大气层足够厚,会把这些粒子都吸收掉。因此,如果要生产这么高能量的粒子打过来的话,实际上是得不偿失的。用这种光子做武器来攻击地球是一个很笨的办法,他们(外星人)绝对不会这么干。

《中国科学报》:这个超高能光子中有没有什么异常信息?科学家为什么要找这种光子?

曹臻:我们现在最大的困惑是它怎么产生出来的。因为我们在地球上建了很多很大的加速器,比如说欧洲核子中心建了27公里长的管道来给粒子加速,他们能加速到的最高能量只有我们看到的这个超高能光子能量的10万分之一左右。人类建了这么大的加速器,粒子的能量都加不上去,那天外飞来的这个超高能光子是怎么被加速到这么高能量的呢?当然,相比于外星人武器,我们现在更倾向于认为它是自然现象。因此,我们建立了各种各样的模型,去理解大自然的超高能加速器是怎样工作的。

《中国科学报》:“拉索”为什么一定要跑到海拔4410米的地方去追光?

曹臻:大气层对人类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保护层,可以保护我们免受高能粒子的攻击。反过来,这对我们观测就很不利,所以我们要把探测器要放到很高的地方去。

“拉索”2021年8月航拍图(中科院高能物理所供图)

《中国科学报》:您第一次去“拉索”所在地时,当时是怎样的景象?

曹臻:当时我们去选址的时候,最初看好的地方并不是这里,而是要从这个地方拐弯进去,到山后面大概一公里远的地方。结果我们发现,那块地方太潮湿了,全是沼泽,不好用。在从那里退出来的时候,我们突然发现现在这块地方挺干燥,挺平整,面积也够用,所以就选了现在这个地方。这个地方非常奇特。它是冰川遗迹,冰川在运动的过程中带来了大量的漂砾,所以这里满山遍野都是大石头,没有树木,只有很少的荆棘灌木,一片荒凉。但这个地方有个好处——有水,这里名叫“海子山”,有大大小小1000多个湖泊,给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它离一条非常重要的旅游公路也很近,附近还有机场,非常便捷。

《中国科学报》:“拉索”有没有可能向公众开放?

曹臻:当然。这里会逐渐变成一个对公众开放的科普基地,我们欢迎大家去参观。我们也正在规划一个观景平台,从那里可以看到“拉索”的全貌。如果公众对“拉索”真的感兴趣,也可以联系我们,深入到里面去,我们的探测器旁边有科普介绍。

《中国科学报》:“拉索”团队的规模有多大?

曹臻:建设期间,我们一共有十几个合作单位,大概有100多个人,年轻的研究生们是非常重要的主力。通过对探测器的制作和安装,他们能了解这个探测器是怎么工作的,在将来的数据分析中,他们也能理解探测器的哪些方面会对数据分析产生怎样的影响。

我们还成立了有275人的科学合作组,这些人来自6个国家,以中国科学家居多,这支队伍也是一支相当年轻的队伍,现在做工作最得力、成果产出最快的当然也是这些年轻人。在建设期间,年轻人的付出是很大的,我们在山上最长会待七八个月,我有一个小同事,谈恋爱的时候就经常会碰见困扰,上了一次山回来女朋友就“吹了”,但是任务来了的时候,该去还会去。

《中国科学报》:“拉索”现在在做些什么?您对于年轻人有怎样的建议?

曹臻:现在“拉索”已经建成了,年轻人不用在山上长期工作,只需要偶尔上山维护一下探测器。现在,我们更重要的事就是做数据分析,潜下心来产出科学成果。对于年轻人来说,只要敢想,只要能够静下心去做,“拉索”是一定会为他们提供给机会。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科学报、科学网、科学新闻杂志”的所有作品,网站转载,请在正文上方注明来源和作者,且不得对内容作实质性改动;微信公众号、头条号等新媒体平台,转载请联系授权。邮箱:shouquan@stimes.cn。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83.2米!科学家发现迄今中国最高树木 蛋白质凝胶有助于治疗1型糖尿病
第二次青藏科考浮空艇达9032米高空 新研究支持RNA-蛋白质是生命世界的起源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