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倪思洁 来源:中国科学报微信公号 发布时间:2021/8/23 10:47:54
选择字号:
研二就应聘!硕士能少读几年吗

 

新学年开学在即。每逢开学,电子科技大学信息与通信工程学院教授彭真明总会叮嘱学生们一些学习上的事情。

这次,他打算再多强调一句:“研二不要用科研训练的时间去‘刷题’或应聘。”

之所以要向学生提及此事,是因为早在上半年,彭真明的研二学生们就从实验室“消失”了。

“他们要么在应聘,要么在为了应聘而‘刷题’。硕士生学制三年,实际科研训练只有研二阶段的一年时间,现在看来一年时间都要打折扣了。”彭真明说。

其实,和彭真明遇到的情况一样,学生因为找工作而耽误科研训练的问题已经成了不少导师的“心病”。

学生求“放羊”,导师意难平

“研二下,悄悄去实习,老板发现后被逼着离职怎么办?”

“研二找了个实习,在世界500强的公司,导师不同意出去,让留下来做项目,请问各位有没有好的建议?”

在国内某公共交流平台上,类似的提问不在少数。

而在另一个支持学生匿名评价导师的网站上,“放不放实习”成了衡量“导师好坏”的一项指标。

这种现状让北京邮电大学副教授蔡宁心中有些不平:“学生们会私下说‘某老师不放实习,是个坏导师,大家不要报’。”

彭真明告诉记者,甚至还有少数学生特意报考没有科研课题、可以“放羊”(即放养)的导师,目的是读研期间可以自由“刷题”应聘或去企业实习。

做了近20年硕士生导师的彭真明发现,以前学生们应聘实习最早是从研二暑假开始。

而今,这一时间在不断提前。他认为这与企业为“抢人才”而提前开启招聘季有关。

“20年前,用人单位会在最后一个学期来校宣讲招聘;10年前,宣讲招聘基本上是从学生研二结束后的暑期开始;如今,宣讲招聘的时间已经提前到研二下学期。”

彭真明说,学生为了竞争到好的岗位,要么在研二就进入企业实习,要么在实验室里不停地“刷题”准备应聘考试。

相应地,硕士生的科研训练和实践训练时间缩水了。本应师生合力做科研的研二学年,变成了师生间围绕 “该不该应聘”“能不能实习”而斗智斗勇的一年。

“两年制”硕士不多见

面对此类情况,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是,既然学生们都着急找工作,我国硕士教育可否缩短些时间?

目前,我国硕士教育分为学术导向型的“学术学位”和职业导向型的“专业学位”两种。

学术学位主要是培养科研人才,学习年限一般为3年。

专业学位则主要培养特定职业领域的高层次技术与管理人才,教育部曾明确提出专业学位硕士研究生“学习年限一般2年”。

从2009年起,教育部决定增招专业硕士研究生,逐年减少学术学位硕士研究生招生计划。

但时至今日,“我国全日制硕士专业学位研究生大多是按照三年来培养,专业学位制度设计在实践中因种种原因可能落空或打折。”北京理工大学研究生教育研究中心副主任周文辉告诉《中国科学报》。

专业硕士学位教育最早起源于美国。“在美国,硕士学位作为一种过渡学位,并非是攻读博士学位的必要环节。”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高等教育研究院研究生教育研究中心主任马永红等人在论文《研究生教育的本质和发展逻辑探究》中评价。

然而,在我国近些年专硕数量虽然增长很快,但其与学硕相比的特殊性却没能得到充分体现。专硕教育也因此被诟病为“穿着新鞋走老路”。

之所以会“走老路”,一方面与高校对专硕教育的认识有限、教育资源不足有关。

在蔡宁看来,专硕教育目前存在的障碍在于,导师与各高校对专硕的定位和培养认识度参差不齐,没有统一标准,而且很多高校和导师难以提供适当的课题和平台,让学生真正与社会需求对接。

另一方面也与不同学科的培养特点有关。

彭真明告诉记者,计算机及电子信息领域的专业本身就有很强的实践性。

因此,在实际培养过程中,尽管学校对专硕有专门的培养方案,但在具体培养过程中,专硕教育与学硕教育其实没有太大的差别。

“一年制”硕士认可度低

面对学生研二应聘实习的问题,也出现了另一种声音:既然学生们在研二就应聘实习,我国何不干脆引入一年制硕士教育?

一年制“授课式”硕士教育模式源于英国。

1963年,英国提出要培养既有广博的基础知识,又具备现代社会生活所需要的实用性和应用性知识和技能的高级专门人才,同时,英国30%左右的大学生都应接受研究生教育。

这一建议使得“授课式”硕士教育在该国得到迅速发展。

“该模式满足了现代社会对高层次人才的需求,精炼了学生的专业知识并且提升了研究生专业实践能力水平,同时丰富了研究生教育形式。”马永红等人在论文中如是评价。

但是,对于我国可否引入一年制硕士教育的问题,专家们认为,一年制硕士教育在我国仍存在认可度低的问题。

“对于行业认可度高的学校,一年制硕士应该会被企业接纳,但是对于普通或没有行业特色的高校来说,一年制硕士毕业后在就业市场的认可度可能不会很高。”彭真明说。

至于原因,周文辉坦言这与一年制硕士教育质量难以保证有关。

蔡宁认为,对于理工科来说,在培养硕士研究生时,比集中进行理论学习更重要的是科研实践或工程实践,因此,一年制硕士教育并不可行。

职业导向型硕士教育何去何从

目前,我国专硕教育发展势头正盛。

7月26日,教育部公示的2020年学位授权审核结果显示,2020年国内高校新增专业硕士学位授权点1115个。

周文辉表示,与前些年相比,专业硕士教育在制度设计与实践操作方面的落差问题已经在一定程度上得到缓解,认可度也有了明显提升,一些学科的专业硕士教育已然发展得比较好。

例如,医学专硕教育解决了学校教育和职业资格衔接的问题,已经比学硕更具社会吸引力。

他认为,以学生为本、让学生能灵活选择才是硕士研究生教育未来发展的方向,“如果学硕在就读一年后对实践就业感兴趣,想转成专硕,或者反之,政策应该允许”。

马永红等人在论文中提出,面对日益变化的国内和国际环境,研究生教育需根据经济社会发展形势不断地做出调整、取舍与选择,这不仅是基于研究生教育培养类型、规模适应国情做出的选择,更是对研究生培育方式和教育模式适应时代要求做出的选择。

“未来,或许高教界对一年制硕士教育的认可度也能有所改观,但无论采取何种研究生培养方式,研究生教育终归要以学生发展和人才培养为重心。”周文辉说,“有利于学生全方面发展和成长的研究生教育,有利于满足国家人才需求的研究生教育,才是最理想的。”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揭秘亚晶格尺度下晶体—非晶杂化结构 “薯业硅谷”结出“科技硕果”
梦天实验舱运抵文昌航天发射场 新成果有望为量子应用开辟新前景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