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项天鸽 高艳 黄辛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21/12/11 21:30:46
选择字号:
留苏档案见证百年复兴路图片巡回展在复旦举行

 

 
 
1959年,莫斯科大学校长彼得洛夫斯基院士(右)祝贺博士生谷超豪答辩成功。复旦供图
 
12月8日,“恰同学少年——留苏档案见证百年复兴路图片巡回展”在复旦大学光华楼开展,一同展出的还有由学校档案馆、图书馆、数学科学学院、历史学系等部门提供的谷超豪、金重远等留苏复旦人的珍贵实物档案。
 
一张张图片、一份份历史资料的呈现,留苏学生踊跃归国、投身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热血场景立体呈现在师生面前,步履之间,走过的是一段峥嵘岁月。
 
“这张照片我从小看到大,印象很深,直到最近才感到它的份量是那么重。”在展览现场一张黑白照片前,谷晓明停下脚步感慨道。
 
这张谷晓明口中“稀松平常”的照片里正是他的父亲、著名数学家谷超豪和当年莫斯科大学校长彼得洛夫斯基的合影。
 
时光倒流至上世纪50年代,在国际上“一边倒”的外交政策和国内“一五计划”的经济建设背景下,一大批留学人员远赴苏联学习,像种子一样撒向苏联广袤的土地,奋力生长,为我国社会主义建设事业积蓄力量。
 
在恩师苏步青的推荐下,1956年,30岁的副教授谷超豪,前往苏联莫斯科大学,开启了为期3年的留苏生涯。
 
妹妹谷月卿还记得,在谷超豪出发那天,他穿得“又脏又乱”,但谷超豪只说:“我忙得不得了,等开车了我再换衣服”,在那时候,凡公派出国留学人员,均由国家提供必须的生活用品,每人一套西装和棉大衣。但谷超豪还是忙得顾不上打扮,就这样踏上了开往苏联的列车,奔向更远的、未知的北方……
 
谷超豪回忆留苏的岁月“处处是温暖与友谊”,莫斯科大学的俄文教师、系里的工作人员、同一教研组的同事,从生活、学习到文化体育活动,都无微不至地关怀着中国的留学生。这也让他能更专注于自己的研究,像老师苏步青叮嘱的那样,在无限连续变换拟群理论上有所突破,并跨入到偏微分方程的研究中。
 
在当时,莫斯科大学有着更为良好的科研条件和学术氛围,谷超豪希望趁着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学习更多知识,掌握最新的方法。他辗转于两个讨论班上,每天工作11到12个小时,甚至在妻子胡和生前来探亲之际,这对伉俪也是双双扎进图书馆里,体味着数学的“浪漫”,他们在英文、俄文原版学术专著里废寝忘食,还抓住机会和微分几何学家H.K.拉舍夫斯基教授进行学术长谈。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谷超豪的钻研下,他不断地得出新的成果,每隔两三周做一次学术报告,深得同行们的赞赏,还写出好几篇论文公开发表在苏联和国内的杂志上。
 
1958年6月,拉舍夫斯基教授认为谷超豪这一年的科研成果已经到达了“博士水平”,建议他向学校提出申请,参加博士学位答辩。到了第二年2月,菲尼可夫、拉普切夫等几位老师也提出建议,希望谷超豪能申请莫斯科大学的博士学位。
 
由于苏联的博士论文工作量很大,需要花费的时间长、难度大,不少学者往往是白发苍苍才获得一个博士学位,当时全苏联各专业拥有博士学位的人也是屈指可数。而年纪轻轻的谷超豪29票全票通过了论文答辩,被授予物理—数学科学博士学位,他也是第一个在莫斯科大学作博士论文答辩且被授予博士学位的中国人。
 
这份29票全票通过的答辩决议书复印件在展览现场展出。2011年起,在另一位留俄复旦人刘军梅(现任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的帮助下,学校档案馆先后数次与俄罗斯驻上海领事馆、莫斯科大学等机构联系,搜寻到了谷超豪在莫斯科大学期间的完整学籍档案,这段历史也由档案馆原馆长周桂发在现场生动讲述。
 
留苏生涯在谷超豪的人生道路上书写了浓墨重彩的一页,回国后,谷超豪没有继续微分几何的探索,他敏锐地看到了尖端科技发展对数学提出的新要求与高要求,选择了对国家科学事业发展更有利的偏微分方程学科,希望培养年轻人进入这一新的数学领域,建立起复旦大学偏微分方程学派,成为中国偏微分方程的重镇……
 
除了谷超豪、金重远的影像和实物档案外,在展览上还能看到郝柏林、丁大钊、石钟慈、干福熹、方守贤、林永年、秦伯益、金鉴明等一批留苏复旦人的身影。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科学报、科学网、科学新闻杂志”的所有作品,网站转载,请在正文上方注明来源和作者,且不得对内容作实质性改动;微信公众号、头条号等新媒体平台,转载请联系授权。邮箱:shouquan@stimes.cn。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猕猴桃高密度SNP基因分型芯片研发成功 我国成功发射高光谱综合观测卫星
我国成功发射快舟十一号固体运载火箭 “猎户座”飞船拍摄到“新月形”地球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