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刘如楠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21/11/22 11:40:10
选择字号:
调查:过半华人科学家对美政府监视感到恐惧

 

近日,Nature、Science同时关注了两项针对美国科研人员的调查,结果显示在美华人科学家对美国政府执行的“中国行动计划”感到强烈恐惧。

一项涉及美国83所研究型大学、近2000名科研人员的调查显示,50.7%的在美华人研究者对自己受到美国政府的监视感到恐惧和焦虑,是非华人研究者的4倍。他们因担心自己成为“中国行动计划”的目标,取消了与中国同行的合作研究项目。

另一项对美国密歇根大学的调查显示,42%的华人教师担心学校不会为他们辩护,他们认为当前的政治生态促使他们考虑到其他国家工作。

在科学界,要求终止“中国行动计划”的呼声越来越高。调查的主要完成人认为,该计划适得其反,它并没有达到帮助美国与中国竞争的目标,反而削弱了美国从事尖端科学研究的能力。

华人研究者VS非华人研究者:分歧明显

上述两项调查分别由美国华人组织百人会(Committee of 100,C-100)和密歇根大学中国专业人士协会(UM-ACP)发起。

前者是对美国83所最大的研究型大学1949名科研人员(包括研究生、博士后、教职员工)的调查,其中约34%为华人,40%为非华人,25%种族和国家不明。后者是对密歇根大学369名教职员工的问卷调查。

C-100的调查发现,“中国行动计划”和反亚洲情绪的兴起对华人研究者的影响远远大于对非华人研究者的影响。

图片 1.png

C-100调查结果 图源:Nature

例如,接受调查的650名华人研究者中,42%的人表示他们“感觉受到了美国政府的种族歧视”,而在770名非华人研究者中,这一比例仅为9%。非华人的亚裔研究者介于两者之间,27%的人报告说他们受到了不公平的攻击。

大约24%的华人研究者报告说,在过去3年终止了与中国研究者的合作,并取消了计划中的项目。这一比例是非华人研究者(6%)的4倍。非华人的亚裔研究者仍介于两者之间,14%的人称终止了与中国研究者的合作。

该研究的主要作者、美国亚利桑那大学全球科学地缘政治研究员Jenny Lee说:“我们没有预料到,差异会这么明显。”

对“中国行动计划”的看法也明显不同。3/4的非华人研究者认为,美国“应该对中国采取更严厉的措施,以防止知识产权被盗”,这一数字是华人研究者的2倍。

华人研究者的“学术间谍活动”是否构成严重问题的分歧更大:43%的非华人研究者表示确实如此,而华人研究者的比例仅为14%。与上述发现一致的是,69%的华人研究者认为美国政府夸大了这个问题,而非华人研究者的这一比例为36%。

2018年11月,美国司法部和FBI宣布启动“中国行动计划”,对涉嫌从事所谓“商业机密盗窃”和“经济间谍”活动的公司和个人展开调查及起诉。

自启动以来已导致多位知名学者被捕,包括田纳西大学前副教授胡安明,美国工程院院士、麻省理工学院教授陈刚等。此外,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和国家科学基金会的调查还导致学者被解雇,其所在大学被要求返还拨款。

“谍影”重重:担心被陷害,害怕被“钓鱼”

UM-ACP的调查将密歇根大学的华人教职员工作为研究对象。该调查显示,华人教职员工觉得在校园里自己像二等公民。约71%的人认为,他们的担忧“在很大程度上不会被大学管理人员察觉”,89%的人认为华人在高层职位中的代表性不足。

在做出回应的123名华人教职员工中,有22人表示他们曾经成为“中国行动计划”相关的调查对象。这些审讯者来自大学、执法机构或联邦资助机构。有些教职工面临过不止一个机构的审查。

近2/3的华人教职工表示,他们“作为一名身处美国的学者感到不安全”,原因主要是“中国行动计划”和对亚洲人的攻击,此外还有美国政府官员的反华言论。

一位教职员工甚至承认回避了一些回答:“由于‘中国行动计划’,我对所有检查项目(与中国同行的研究合作情况)进行了一些更改。这并不是因为我有什么情况需要隐瞒,而是考虑到‘中国行动计划’显然可以用来栽赃陷害。”该研究者在调查的开放式评论部分这样写道。

密歇根州立大学教授Ann Lin参与了该校对中国教职员工的调查。她表示,在进行调查时,她向教职员工保证问卷是由UM-ACP设计的,他们的身份将保持匿名。“如果是外部团体联系他们,回复率不会这么高。一些受访者担心,是联邦调查局利用问卷调查来收集信息,以便将来展开进一步的调查。”她说。

事实也确实如此,UM-ACP的回复率为33%,而C-100的调查回复率仅为7%。

科学界呼吁:终止“中国行动计划”

美国前总统特朗普执政期间在位的一位司法部官员表示,“中国行动计划”的重点不是民族或种族,而是人们的活动和行为。今年早些时候,美国司法部长Merrick Garland表示,美国政府将打击中国间谍的活动,同时保护在美亚裔人民的公民权利。

与此同时,科学团体要求终止“中国行动计划”的呼声越来越高。

9月,美国斯坦福大学的177名教职员工致信Merrick Garland,要求停止该计划,来自其他顶尖大学的教职员工也支持这一呼吁。同月,美国物理学会(APS)写信给拜登的科学顾问Eric Lander及Merrick Garland,要求政府改变其做法,包括重新命名该计划。

APS于9月对3200名物理学家和学生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前往美国学习或工作的外国早期职业研究人员中,有40%表示该国对研究安全的态度使他们不太可能长期留在美国。而外国研究人员恰恰是美国科学和工程领域劳动力的重要组成部分。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为了与中国竞争(启动的这一计划),在实际上破坏了我们的努力。”Jenny Lee说。

Ann Lin也认为,UM-ACP的调查结果表明“中国行动计划”适得其反,“如果它的目标是帮助美国与中国竞争,那么结果显示,它实际上反而削弱了我们从事尖端科学研究的能力。”

参考资料:

1.https://www.science.org/content/article/two-surveys-document-harmful-impact-china-initiative-researchers

2.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d41586-021-02976-8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科学报、科学网、科学新闻杂志”的所有作品,网站转载,请在正文上方注明来源和作者,且不得对内容作实质性改动;微信公众号、头条号等新媒体平台,转载请联系授权。邮箱:shouquan@stimes.cn。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人类首次撞星成功 新策略制备出新型多孔纳米笼型氧反应器
科学家在四川雅江发现兰科植物新物种 锦屏深地实验解决恒星中子源反应率分歧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