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赵广立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7/11/23 10:04:16
选择字号:
人工智能,为实体经济注入新动能

 

新一代人工智能是新环境、新目标和新技术的融合。图片来源:百度图片

编者按

11月15日,科技部召开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暨重大科技项目启动会,公布了首批国家新一代人工智能开放创新平台。百度、阿里云、腾讯和科大讯飞4家企业(并称BATK),将分别围绕自动驾驶、城市大脑、医疗影像和智能语音等领域,开放技术与产业化平台,促进人工智能技术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打造我国人工智能先发优势”。本报将自本期起,对规划的意义、影响及上述四大人工智能开放创新平台设立的详细情况进行解读。

■本报记者 赵广立

“这是一次具有里程碑式意义的会议。”

11月15日,地平线创始人兼CEO余凯参加了科技部召开的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暨重大科技项目启动会,并入选成为会上宣布成立的新一代人工智能战略咨询委员会(项目专家委员会)成员。他在接受《中国科学报》专访时总结说,这次会议首次从国家层面对我国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进行了系统解读,对实施人工智能重大专项从组织架构、专家支撑、体制机制、目标任务等方面进行了全面部署。

而对于此次会议云集了包括国家部委、大学、科研院所、龙头企业和创新企业等政产学研用各方,余凯表示,这些是国内人工智能的全部主导力量,会议凝聚了各方共识和合力,实现了生态要素的完整聚集,为推动我国人工智能产业发展指明了方向,“吹响了我国人工智能技术和产业全面发展的号角”。

“参加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暨重大科技项目启动会让我想起了30年前的‘863’计划。”同样列席会议并入选 新一代人工智能战略咨询委员会(项目专家委员会)的科大讯飞执行总裁胡郁在接受《中国科学报》采访时说:“不同的是,那时还是人工智能第二次浪潮,现在已是第三次浪潮。”

胡郁认为,《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以及此次启动会的召开,“相当于是对‘863’计划中智能计算机项目的延续,同样也是国家战略性行为”。

与30年前大不同

据记者了解,在当年的“863”计划的计算机主题中(即306主题),其中一个研制目标就是“智能计算机”。胡郁说,306主题项目除了诞生了超级计算机这样的硬件成果之外,还涉及了一些类似语音、图像、文字等的识别方面的人工智能技术。

胡郁告诉记者,随着日本“第五代计算机”、美国“专家系统”等的失败,人工智能第二次浪潮退却,来到了“最低潮的时候”。不过,虽然当时的中国“一穷二白、没有什么产业基础”,同时智能计算系统被失败氛围所笼罩,但人工智能领域还是开始聚集了一些产业:科大讯飞、汉王科技、拓尔思等一系列公司都在“863”计划的基础上开始了人工智能技术的转化。

从历史和渊源上来讲,科大讯飞所参与的中国人工智能发展的全过程,正是人工智能从第二次浪潮到第三次浪潮的近20年。“讯飞来源于第二次浪潮,但是在第三次浪潮中得到巨大的发展。”胡郁说。

“这次人工智能爆发,与深度学习技术的突破和大数据时代的到来密不可分,具有鲜明的时代特色。”余凯告诉记者,正如中国工程院院士潘云鹤所说,新一代人工智能是“新环境、新目标和新技术的融合”。所谓新环境是指互联网、智能终端、物联网等不断涌现;新目标是指智慧城市、智能制造、医疗、驾驶等行业对智能化提出了新需求;新技术则是指对大数据智能、跨媒体智能、自主智能、人机混合增强智能和群体智能技术的突破。

余凯认为,与30年前“863”计划中对人工智能技术的布局相比,这次我国将人工智能作为重大项目实施,更注重构建开放协同的人工智能科技创新体系,更加科学系统——从前沿基础理论、关键共性技术、基础资源平台、人才队伍建设到示范应用落地等方面均进行了系统部署,既注重重点突破,又强调协同合作;既聚焦前沿基础,引领新技术革命,又注重应用示范,依托人工智能解决经济社会发展中面临的问题。

开放创新平台孕育新动能

科技部部长万钢在本次会议上针对此次规划和项目实施提出要求时特别强调:要注重开源开放,建设开放知识平台、开源软件平台、开源硬件工厂,打造群智众创空间、社会交流平台,推动人工智能创新创业。

胡郁告诉记者:“人工智能本身是复杂的高科技含量的技术,是源头核心技术的系统创新,需要很多不同创新点凝聚在一起,这不是中小微企业或初创企业能够做起来的;然而,人工智能应用又会落地在各行各业,这就呼唤各类企业开展产品创新、应用创新和微创新。怎么化解这一对矛盾?这就需要院校、机构及大型企业开放人工智能能力,让这些小的创业团体应用这些能力去覆盖落地需要。”

胡郁介绍说,目前,基于科大讯飞各类技术平台的开发者已经超过46万,每天通过云计算的方式向各类应用提供的服务次数达到几十亿,有力地推动着人工智能的创新创业。

“所以说,哪个国家能够建立一种更好的源头核心技术系统创新+应用创新+产品创新+微创新的体制,这个国家就既可能取得人工智能集群上的突破,又有可能让AI技术落在实地、落在细小的各个领域上。”胡郁说,这也是这次会议开放四大创新平台的一个作用:既要让有研发实力的团体做出世界一流的人工智能技术,又能将人工智能技术开放出来为众创所用。

“科大讯飞和百度、阿里云、腾讯等公司参与进来,也表明我国为迎接第三次人工智能浪潮的战略举措,设定了以应用为导向、以企业为核心促进产业化落地的清晰目标。”胡郁说。

作为本次会议唯一的人工智能创业公司代表,余凯对《中国科学报》记者说,从人工智能自身技术体系来讲,需要算法、数据、算力和场景的协同;从人工智能应用来讲,人工智能与互联网技术类似,是一种通用型技术,需要与行业深度结合,融合创新,因此打造开放平台,有利于降低人工智能创业门槛,推动数据共享开放、加快场景应用验证、创新商业模式,实现人工智能产业发展壮大。

“本次会议召开恰逢其时、意义重大,我本人也是深受鼓舞。”余凯表示,这体现了国家对人工智能领域创新创业企业的高度关怀和重视,以地平线为代表的新型创业公司要牢牢把握人工智能技术和产业发展重大历史机遇,争取在引领技术创新和应用落地方面发挥更大的作用。

记者了解到,目前,地平线公司研制的第一代自动驾驶专用处理器芯片已经流片成功,并正在开展应用验证。这款芯片作为自动驾驶的大脑,可以提供车载感知、定位、建模等功能。余凯表示,未来公司将继续加快自动驾驶处理器技术升级和功能迭代,推动我国汽车产业真正实现自主创新、由大变强。

打造我国人工智能先发优势

目前,中美两国在人工智能技术和产业发展领域都处于最前沿,但所掌握的优势各有不同。创新工场创始人兼CEO李开复在近日受邀出席麻省理工学院“人工智能与未来工作”峰会发表主题演讲时认为,相比美国,中国人工智能发展会更快、更高效。在此次会议上,万钢也提出要“打造我国人工智能先发优势”。

“美国擅长于原创性的科学研究,中国比较擅长于技术落地和产业化。在人工智能领域,不管美国如何运作,我们已经从原来的跟随战略发展成并跑态势。”胡郁告诉记者,目前,中美之间差距不是很大,人工智能的未来还属于“无人区”。中国今天一系列战略举措都无意与美国分高下,而是因为现在它已经发展到了这个程度:“我们必须要自主地去探索人工智能在研究领域的未知和产业化落地的需要。”

“应该说我国在人工智能数据和场景方面具备一定的优势,特别是在互联网时代以BAT为代表的巨头取得了很大成功,在生态建设、大数据融合等方面具备一定的先发优势。”余凯表示,“各巨头也纷纷出台人工智能战略,希望在智能时代实现转型,因此依托BATK打造创新开放平台意义重大,十分必要。”

余凯进一步提醒,我国也应加强在关键设备、高端芯片等薄弱环节的投入,放大优势,补齐短板,这样才能在人工智能时代抢得先机。

 

《中国科学报》 (2017-11-23 第5版 技术经济周刊)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江门中微子实验探测器主结构安装完成 这种导电聚合物可让光线扭曲
塔里木盆地顺北油气田再获“千吨井” 人工智能发现100万年前人类用火的证据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