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尼克·里迪福德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6/4/14 10:40:26
选择字号:
视角:博士毕业生应当奋力争取工作权利

 

■尼克·里迪福德

最近,我读到关于英国国民健康保险制度和初级医生所面临的困境的报道,我是否需要开始公开讨论我的工作状况:生物医学研究。

如同初级医生努力成为顾问一样,许多博士毕业生的最终目标是成为永久的研究人员。对于这两种职业来说,这往往是一个漫长的持续十多年的过程。尽管是同一枚硬币的两面——今天的科学就是明天的医学,对生物医学研究和医学来说,谈到工作稳定与职业发展时,情况却并不相同。

博士生虽然是研究人员,但往往被认为是学生而非雇员,这意味着他们的薪资很低,也没有养老金、产假或陪产假等待遇,每周工作时间也没有明确规定。但现实是,博士更接近于全职工作,加上日后在高影响力杂志上发表文章的压力,这种状态就更像是工作了。

医学毕业生大致满足社会上对医生的需求,但生物医学研究领域培养的博士数量远远超过领域内可提供永久职位的数量。1998年到2008年,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的国家每年授予的博士学位数量增加了40%。这在表面上看是一件好事,因为它意味着更多的人得到教育的好处,更多高质量的研究和高素质的年轻研究人员流向市场。但是,数量过剩把毕业生置于危险境地。皇家学会的政策从2010年报告显示,在英国,只有3.5%的博士研究人员能够继续在大学获得永久教职。

像处理溢水槽一样,面对这样的情况,我们有两个选项:关掉水龙头或拔掉底部的塞子。减少对博士的资助是一个解决方案。我们也应该考虑第二个选项——为博士们提供更多的选择机会。这种做法在德国和美国的现实中正在上演。博士被重新定义为学术界以外的高级职业培训。在这种情况下,年轻的科学家可能在实验室中就开始为他们的职业生涯作准备。在研究的同时,他们与产业界保持联系与会议沟通,同时参加软技能培训,这些都是为了日后可能在非学术领域内发展。

此外,德国的博士联合起来,赢得了有法律和社会保障的雇佣权利。

但在英国,逐步改变并不简单,尽管生物医学的博士教育提供了众多技能方面的培训,包括计算能力、读写能力、解决问题、分析数据以及越来越多的计算机编程等,但年轻的研究人员往往对学术界以外的生活缺乏准备,也不具备太多可用于其他工作的技能。

大约30%的博士生毕业后选择读博士后,并希望这对于找到稳定工作有所帮助。但是,这是一条危险的道路,因为博士后训练和博士阶段类似,几乎完全旨在为研究工作作好准备。也许问题不在于我们培养了太多的博士,而是太多的博士在谋求教职希望微弱时仍然被鼓励去读博士后。

当我考虑初级医生的待遇时,我想知道为什么科学家不能被同等对待。从薪酬和工作保障方面,我们都不如他们。至今为止,我们似乎很高兴自己默默承受这一切。想一下对于我们的社会来说,科学研究有多重要,我们推动医学创新,解决全球关注的问题并推动经济发展——也许,现在是时候让我们发出声音、公开反对这个体系了。

科学研究的时间尺度意味着不利影响将严重延迟,但没有人会关心甚至注意到。然而,真正的原因更为复杂的——在一个激烈竞争的领域内工作,同时被贴上学生的标签,可能意味着博士和博士后们习惯于认为自己是幸运的,他们不愿直面自己所处的实际上并不稳定的位置。

(作者系《卫报》高等教育撰稿人,持有生物医学博士学位,韩琨编译)

《中国科学报》 (2016-04-14 第7版 视角)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固态体系实现保真度99.92%量子受控非门 最大跨度独塔空间缆地锚式悬索桥建设正酣
月亮之上几点了? 对抗土传病害:来杯噬菌体“鸡尾酒”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