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红枫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6/2/22 9:42:44
选择字号:
无质量 不科学
科学家指出保证质量是实验室工作基本要素

 

质量保障系统听起来可能并不性感,但它是科学过程的基本要素。

 

这幅图里至少有6个地方是一名质量经理人试图改善的,你能发现它们吗?

图片来源:Chris Ryan

Rebecca Davies还记得她被质量保障吓坏的一次经历。2007年,她曾被聘请负责美国明尼苏达大学兽医诊断实验室的认证工作。该实验室需要确保对成千上万的宠物、禽类、家畜以及野生动物进行的疾病监控和检测是正确的。“这是个巨大的任务,压力大到让我反胃。”该校兽医学院内分泌学家Davies回忆说。

然而,她依然接受了挑战,并很快发现自己迷上了寻找及修正研究过程中的问题。她和团队曾跟踪了反复出现的组织污染问题,发现源头在于容器填充和储存方法;他们跟踪了一篇文章的不稳定性结论,发现原因在于技术人员是否会让一种酶达到室温;他们建立了相关质量系统,以清除良莠不齐的数据收集、有故障的仪器设备以及被忽略的控制措施。她的工作不仅对维持诊断实验室的健康运行非常关键,而且还使她意识到研究人员的工作多么需要提高。“这是质量保障的魅力所在。”Davies说,“然而,也是科学家疏漏的地方。”

Davies希望让质量保障的重要性被更多人认识到。2009年,她获得批准和经费支持在该校建立一个内部咨询工作小组,从而帮助实验室处理那些枯燥但却必要的质量保障工作。该工作组的名字是“质量中心”,现在它可以为10多个实验室提供质量支撑,帮助它们设计确保设备、材料以及数据达到标准的系统,同时帮助这些实验室改进相关系统。

事实上,当Davies在一开始劝说研究同事改进质量保障时,得到的回应是令人沮丧的。“他们都觉得这个想法没有吸引力。”Davies回忆说,很少有研究人员能看到其中的潜力。

质量危机

从飞机零件到油漆材料,质量系统是大多数商品和服务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在科学研究领域也是如此,如一些实验室聚焦临床应用实施认证质量保障系统(如《药品临床实验管理规范》《药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药物非临床研究质量管理规范》等),需要核实提交给管理机构的数据,还有一些项目是为了指导上述质量保障系统之外的研究实践。2001年,世界卫生组织(WHO)公布了基础科学研究领域的质量保障指导意见。2006年,英国科研质量保障协会(RQA)公布了基础医学研究指导规范。但是知道存在这些标准的研究人员却寥寥无几。

相反,质量保障成了学术圈里的特殊摆设。很多科学家是由导师指导如何写实验室笔记,此外可能还会参加几次马马虎虎的相关培训课程。研究人员经常临时随意选择一些保护数据、维护设备以及管理实验材料的方法。很多时候,数据质量在未得到合适确认的情况下却被当作已得到确认。

科学精确性近年来一直受挫,有报告称,生物医学领域近1/3的文章不能重复结果。科学文化、培训以及激励工作也因为过于草率而备受指责,一个普遍现状是评价系统过于强调出版数量,而忽略了精细的实验和记录。“学术界现在乌烟瘴气。”马萨诸塞州伍斯特市ATR生物技术咨询公司负责人Masha Fridkis-Hareli说,该公司也在从事实验室咨询工作,帮助把基础科学成果向产业界转化。

明尼苏达州生物学家Michael Murtaugh曾尝试改善团队做科研笔记的习惯,但是他本人就经常做不到自己设定的目标。西班牙巴塞罗那大学气体纳米传感器技术专家Albert Cirera也表示支持质量保障工作,但是“这个事情很难从零起步”。

Davies遇到过态度认真的研究人员,但是也遇到过很多在餐巾纸上涂写数据、不做日常检查而重复实验以及在数月之后才开始回想某个实验细节的人。Davies表示,很多科学家的质量保障工作做得比较健全,但是仍有提升空间。“对于一些不该发生但发生的错误,总有易于弥补的方式。”她说。

现实失衡

任何一名科学家在采用质量保证系统时都会面临一场赌博:前期的麻烦在未来一定会有价值。“很难让人们核实或给每件事情作注释,他们认为这样做没有意义。”巴塞罗那质量团队负责人Carmen Navarro-Aragay说,“只有当他们不理解得出的结论或是发现答案隐藏在笔记中的某个角落时,他们才会意识到这些前期工作的价值。”他表示,即便实验像预期那样按部就班,质量系统也有助于节省时间。

科罗拉多州立大学质量保障经理Catherine Bens说,她仍然记得在一个寒冷、潮湿的暴风雪冬日,曾跑去监控一些北达科他州野马的超声波扫描和血样采集,以确保可以跟踪到每个数据点。

无论这样的案例是否很罕见,主动要求采用质量保障系统的基础科学研究人员少之又少。大多数科研人员对相关条例并不熟悉,还有一些人甚至对它抱有敌意,Davies说。“他们认为质量保证体系是在限制他们,是在给他们增加更多的工作负荷。”她说。

对质量保障系统产生抵触情绪的部分原因可能是一些教授的表达方式。“他们中很多人都会告诉你,你做的事情是错的,很多人的态度并不友善。”科罗拉多州立大学生殖生物学家Terry Nett说,他和一家外部咨询公司在其实验室推行“优秀实验室操作准则”时,就对此有切身体验,推行结果最后也很不理想。“他们不是在帮助我们理解为什么这样做,而是像一个独裁者那样发号施令。”Nett回忆说,“我真不想让他们待在我的实验室。”

科学家应该在他们需要哪些质量保障元素方面做主导,加尔维斯顿得州大学医学部监管业务主任Melissa Eitzen说。“你要做的是给他们提供采纳或不采纳的建议。”她说,“如果是他们自己选择的,他们会执行。如果是你告诉他们应该做哪件事,情况就会变得非常纠结。”

走出歧途

拥有可以追踪到源头的数据(如谁在什么机器上做了什么样的实验以及原始数据储存在哪里)在科研诚信方面有着一连串的好处。Nett说:“研究人员不能随心所欲地记录数据。”研究人员必须提供他们为什么选择不去分析一些信息的有力解释,以避免择优挑选数据的诱惑。

质量保障还可以扫除数字干涉,如果没有锁定,常用的表格系统如微软表格对错误和操作失误非常敏感,但是质量保障团队可以设定仪器储存只读文件,从而防止研究人员有意或无意篡改数据。“我不得不说,质量保障系统会让欺诈变得更难。”

得到的益处不只是提供坚实的数据。2013年,Davies、Torremorell与明尼苏达大学的同事一起提出一项计划监督及校正若干实验室的设备。他们落实的计划帮助其获得了180万美元的经费,用于建造处理动物病原体的共享实验室。“如果人们想要在获得经费时变得更有竞争力,如果我们希望人们信任我们的数据,就需要对生成的数据非常严肃。”Torremorell说。

Davies现在仍在设法传播这一理念。邀请她作报告、评估经费申请的事情不断增加。她和其他机构的同行一直在开发在线培训材料,向技术人员、博士后、研究生以及首席研究员提供培训课程。去年一次报告后,一名听众告诉她,自己曾对Davies的一些客户进行过项目申请评审,而质量保障系统让相关申请脱颖而出。Davies为此感到非常高兴。“我可以对朋友们说,‘我们的理念终于得到注意了’。”她说。

Davies知道,未来的战役依然艰巨,她的终极目标是让质量保障系统成为同行评议的一部分。“质量保障系统听起来可能并不性感。”明尼苏达大学兽医专家、另一家质量中心的工作人员Michael Conzemius说,“但它是科学过程的基本要素。”(红枫)

《中国科学报》 (2016-02-22 第3版 国际)
 
更多阅读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应激颗粒异常是导致周围神经病的重要机制 “中山大学极地”号顺利完成渤海冰区试航
AI技术从零开始生成原始蛋白质 科学家模拟出末态粒子关联的三维结构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