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吉尔·韦恩斯 理查德·墨菲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5/8/13 10:49:00
选择字号:
国外专家谈如何监测大学教学质量

 

■吉尔·韦恩斯 理查德·墨菲

英国新任大学部长乔·约翰逊最近呼吁重新关注高等教育的教学质量,建立新的教学卓越框架(Tef)以测量和监控大学教师的素质。该框架将如何工作尚未决定,但这将在英格兰高等教育拨款委员会当前所作的咨询和收集反馈后成形。

对教学质量进行监控的想法并不新鲜。教育研究人员多年来也一直致力于该问题的研究。他们的研究显示,要衡量教学质量困难重重。高等教育政策研究所主任尼克·希尔曼日前通过某广播节目讨论了大学教学质量,主要集中于三个潜在的监控教学质量的方法。

首先,大学讲师的资格。更合格的、更有经验的讲师可以提供更高质量的教学。但是,对教师素质的研究已经表明,通过教师的简历,我们很难看到其在教学方面的实际能力。换言之,可能真正重要的东西——准确性、积极性和与学生的互动——无法从简历中看出来。

其次,不同大学毕业生的工资。根据《卫报》排行榜,如果我们以毕业生赚多少钱来衡量大学好坏的话,帝国理工大学、剑桥大学之类的大学更好。但众所周知,这种算法没有把学校的生源质量考虑在内。素质更优的学生总是首选被精英学校录取,所以这些大学的毕业生总有可能得到更好的薪水。更重要的是,无论学生具体能力如何,大学的威望和声誉都可能对工资产生影响。

第三是所谓的增值测量。这涉及到对学生的两次测试,时间分别是在他们进入大学前和结束学业时,从而检测他们学到了多少。这些措施在一些英语学校常被采用,如通过比较学生在中学的表现,同时考虑到他们在小学的表现。这是被广泛接受的关于教师素质的最准确的检测方法。

但这种方法在高等教育领域真的能有效推行吗?这既要求在学生入学前和毕业时分别检测能力,而且这种检测必须可在不同大学适用。我们可以用统一标准的学分成绩输入测量(虽然国际学生不适用于此项),但大学对学生成绩的评价不具跨校比较性。毕竟每所大学都有着自己的考试和分数体系。也就是说,一名利兹大学经济学专业第一的学生与一名米德尔塞克斯经济学专业排名第一的学生能力不可能完全一样。

与此同时,我们还需要一个类似的可以衡量学生表现的标准——比如最后毕业时要求所有毕业生都参加的考试。但真的实行起来,可能会有相当大的阻力,因为这会导致标准化课程和缺乏学术自由。

这样一来,还有什么可以做的呢?有的,学校里还有其他基于课堂的测量措施,包括学生调查和同行观察。前者虽然无法准确衡量增值,但其包含的教学信息、效果,较之单纯比较增加值,反馈结果要更稳定。因此,在全国范围内进行学生调查是可行的方法之一,但在使用过程中必须谨慎。因为学生如果希望获得好工作,就要维持学校声誉,因此大多倾向于给学校高分,但这可能最后成为信誉的反映,而非真正质量。

让其他老师前来观察的方法也很常见,但就结果而言,这一方法对衡量教学质量的有效性不强。然而,无论结果是好是坏,这仍然为教师提供一个很好的接受反馈和建议的机会。

评价教学效果这件事本身并不新鲜,所以我们应该更注意普通学校(中小学)在实践中有何经验。优秀教学的价值在许多高校和研究机构都被低估,但一个良好的教学研究框架事实上可能在未来多年内提高学生们的大学体验。但我们必须指出,如果不经过慎重考虑,这种评估可能最终只是加剧了现有的不平等。

(吉尔·韦恩斯系伦敦大学学院讲师,理查德·墨菲供职于美国得克萨斯州大学奥斯汀分校,本报记者韩琨编译)

《中国科学报》 (2015-08-13 第7版 视角)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翼身融合大型客机缩比试验机试飞成功 油菜素内酯对陆地棉纤维伸长的调控网络
天格计划合作组4所高校成功发射4颗卫星 望远镜观测助手的24小时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