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邢程 来源:新文化报 发布时间:2012-3-7 13:29:13
选择字号:
顾秉林建议高校实验室向全社会开放

顾秉林接受专访 (记者 邢程摄)

“没听说国外哪个大学必须得办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但中国的国情是不管真不行,不管的话,教师会有意见……只有具备了幼儿园、小学等等这些配套,才有教师肯来你这工作。
 
如果有一天,中国的大学校长能有时间喝喝茶、打打高尔夫球,我想学校也就好治理了,因为那时可能就有了明晰的规则,不用再那么费神了。
 
我们采取统一高考的做法,也许存在很多弊病,但是它有存在的道理。
 
3月4日10时15分,本届政协大会第二十三组科协分组讨论会会间休息。
 
全国政协委员、清华前任校长顾秉林整理好桌上的会议笔记,从座位上站起,准备到会场外透透气。
 
这时,一位委员笑着走过来,搂着他的肩膀,老朋友式地打了招呼并调侃说:“老顾,这回可解放了吧。”
 
“嗯,解放了。”顾秉林看见老友,也开心地笑着,伸出手去轻挽了一下对方的腰部。
 
“解放了,有时间得请我喝酒去啊!”
 
“没问题!”
 
这老哥俩有说有笑地向门口走去。
 
……
 
今年2月末,顾秉林刚刚卸任清华大学校长一职,从2003年4月至卸任,他掌管清华大学已经有10个年头。4日,记者专访了这位从(吉林省)德惠走出去的清华老校长,对于中国的高校改革,他想说的太多。
 
谈提案
 
建议高校实验室向公众开放
 
新文化:顾委员,我是《新文化报》的记者……
 
顾秉林:我刚退下来,有些话不好说,不好说。
 
新文化:您老家是德惠的,咱是老乡,我是吉林来的媒体记者。
 
顾秉林:哦?(看看记者胸前的记者证)那咱们到边上安静的地方聊聊吧。
 
新文化:今年两会您带来哪些提案?
 
顾秉林:我还是比较关注教育科学方面的内容。主要是建议高校实验室要增加更多的科普内容,同时,实验室应向全社会开放。比如微纳米实验室,微纳米是个比较抽象的东西,如果能开放实验室,将对民众的理解起到很大的作用。此外,国家应该加大对实验室的支持力度。同时,两院院士有责任和义务通过媒体等途径向老百姓教授科普知识。
 
提高全民科学素质不能成为一句空话,需要我们共同的努力。
 
谈清华10年
 
在中国当大学校长最累
 
新文化:我们谈谈您当清华校长这10年,回望这10年,您最开心的是什么?
 
顾秉林:是清华百年校庆。能在任期内与全体清华人共庆清华百年,是我一生中最荣幸和珍重的记忆。
 
新文化:那有没有让您困惑的时候呢?
 
顾秉林:我感觉在中国当大学校长最累。
 
新文化:为什么这么说呢?
 
顾秉林:一些组织制度、决策过程还不明晰,很多事情都还需要再讨论。我曾在公开场合说过,如果有一天,中国的大学校长能有时间喝喝茶、打打高尔夫球,我想学校也就好治理了,因为那时可能就有了明晰的规则,不用再那么费神了。
 
新文化:比如说?
 
顾秉林:实际上,中国办高等教育从某种意义上讲跟国外是有差别的。我们不能照搬国外那一套,我们必须探索自己走的路,但实施起来很难。从外面拿来模仿很容易,但是它不适合中国国情,所以我们必须创造一个适合中国国情的,同时还得是一流的,这样难度就大了。比如说,没听说国外哪个大学必须得办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有人曾建议我们别管这些了,放给社会去管,但中国的国情是不管真不行,不管的话,教师会有意见,他们希望自己的孩子受到更好的教育,只有具备了幼儿园、小学等等这些配套,才有教师肯来你这工作。这个问题只是中国高等教育难题的一个缩影,但这些都增加了我们建设一流大学的难度。
 
谈高校建设
 
得在国情下学外国经验
 
新文化:那您现在能总结一下,这10年来,作为中国第一学府的掌门人,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顾秉林(思考了5秒钟):说到最大的感受,首先我认为,中国非常有必要建设世界一流大学,这是人民的需要也是国家发展所需。
 
其次,建设世界一流大学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需要几代人艰苦的努力。纵观整个高等教育史,现代高等教育有一千年的历史,教育中心从意大利、英国转到德国、美国,我期待有一天,世界高等教育中心能转到中国,我坚信这一天一定会到来。
 
第三,我们需要探索在中国国情下如何建设世界性大学。现在很多人批评高等教育,但他们没有仔细地分析我们的弊病出在什么地方,而是拿着国外的一些东西对比,一看跟国外不一样了,就说不好。国外的做法我们可以借鉴,但想在中国取得成功还要适合国情。比如说,国外考试一般不看重分数,那我们能不能不看分数呢?设想一下,如果清华大学录取不看分数,那么看什么?无论看什么,都是招进来的高兴,招不进来的不高兴。我们总得制定一些标准让大家感到公平。我们采取统一高考的做法,也许存在很多弊病,但是它有存在的道理。对于弊病,我们应当靠其他的,包括自主招生等办法去弥补。
 
谈南科大
 
作为试点 可以尝试
 
新文化:您的这些观点,似乎跟南科大的办校理念有些相似。
 
顾秉林:嗯,南科大也在做这方面探索。我认为我们现在还没有找到一个非常适合中国国情的、使大家都很满意的一个办法,我们还需要很长时间的努力。此外我国高校的数量还是太少,我们有两千多所高等教育机构,但跟美国比还差很多。在美国,同样类型的好大学有很多,可我们却非常少,这样就造成了竞争的残酷性。这些问题如何解决,需要我们思考。
 
新文化:那您如何看南科大,它适合中国发展么?
 
顾秉林:我认为作为一个试点,是可以尝试的。除此之外,我们还有很多可以尝试的方向,比如民办大学等。我不建议单走一条路,中国高校的未来发展方向应该是多元化。
 
谈清华未来
 
2020年前要成世界一流
 
新文化:您和清华新校长陈吉宁都是咱吉林老乡,挺有缘分的。
 
顾秉林:是啊!我也曾在他上任那天说过,在清华新百年起步之时,陈吉宁接任校长会让“清华更加年轻”,更加有活力。
 
新文化:您说的新百年起步指的是什么?
 
顾秉林:我们当初制定了一个计划,三个九年,分三步走,我正好是第二个九年领导清华大学的,第三个九年的目标是让清华大学从总体指标上达到世界一流大学水平,这个目标我们有望在2020年前实现。再往前走,我们做了一个新的计划,到本世纪中叶,清华大学要走在世界一流大学的前列,不仅仅是现在的50名左右。
 
高等教育的本质是什么?“是文化的传承和创新”,这是我们在百年校庆时强调的。
 
美国的大学特别注重服务,在这个指导思想下美国高等教育发展特别快。
 
谈人才出国
 
“走出去”不等于人才流失
 
新文化:作为一名老校长,您还有什么想对清华学子们说的吗?
 
顾秉林:希望他们成为国家的栋梁之才,就像我在一次毕业典礼上跟他们讲的“做一等的事业,做国家的脊梁”。
 
新文化:一些调查显示,清华大学毕业生有相当一部分选择了出国,你怎么看待这一问题。
 
顾秉林:我反对“人才出去就等于流失”这个说法。这不是人才流失,而是一种人才储备。国外留学的经历,对于一个人的成长是有好处的,至于出去的多回来的少的问题,我认为不用着急,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会有越来越多的人选择回国。
 
唠家常
 
抽空会回老家看看
 
新文化:您卸任后,最近都忙些什么?
 
顾秉林:卸任后,就两会了,把两会开好,完成政协委员的使命。
 
新文化:前段时间听说您已经担任清华大学高等研究院院长了。
 
顾秉林:嗯,我对清华有很深厚的感情。
 
新文化:顾校长,很久没回老家看看了吧。
 
顾秉林:嗯,这回有时间了,抽空会回老家看看的。
 
■人物简介
 
顾秉林
 
中国科学院院士,原清华大学校长,物理学家和材料科学家。长期致力于物理学和材料科学的研究和高层次人才培养,在凝聚态物理方向取得了许多重要成果。1945年出生于吉林德惠,长于内蒙古包头市,1960年至1965年就读于包头九中,毕业于芜湖市第一中学,1965年进入清华大学学习,1970年大学毕业并留校工作。现任北京市科协主席。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人造太阳”逐日梦 “聚变合肥”加速度 “奋斗者”号到达克马德克海沟最深点
时隔21年,大果五味子野外回归 海上风电与海洋牧场融合发展项目并网发电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