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廖洋 郭振 杨锡畅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2-12-28 8:09:26
选择字号:
谢立信院士:中国眼科缺乏循证医学证据

谢立信

 
■本报记者 廖洋 通讯员 郭振 杨锡畅
 
“谁要是真正解决了近视眼的病因和预防的问题,谁就会获得诺贝尔医学奖。因为,全世界上百年来都希望解决这个问题。”中国工程院院士、临床医学眼科学专家谢立信日前在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说。
 
我国也曾设立过针对近视眼研究的“973”课题,但由于其原因复杂,目前还未取得较好的研究成果。就其研究进展而言,谢立信表示,首先,近视眼与人种有关,白种人患病率明显比黄种人低;其次,高度近视与遗传有一定关系;第三,一般的近视与环境有关,亚洲学生近视率颇高与其学习压力偏大有关。
 
谢立信建议,首先要正确对待,要对近视眼有一个正确的认识;其次,必须解决整体环境问题;再者,要养成良好的用眼习惯。对于病理性近视,应去看眼科医生,而对一般近视可戴眼镜,18岁以后可以做角膜屈光手术。
 
“从一个民族来看,大家尽量去减少近视眼,但它并不像其他眼部疾病那么可怕。中国现在真正对视力带来危害的第一问题还是白内障。”谢立信说,青光眼和角膜病的危害也较大。这些问题的解决需要政府加强对医生的培训、对病人进行广泛的宣传教育、加大对科学研究的投入。
 
据了解,中国政府于1999年9月在“视觉2020”世界宣言上签字,庄严承诺:2020年以前,在我国根除可避免眼盲,包括白内障、沙眼、河盲、儿童盲及低视力与屈光不正。“视觉2020”倡导的是“全球行动消灭可避免眼盲,享有看见的权利。”因此,我国政府也作出了努力,包括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在内的各种医疗保险制度都对致盲性眼病有了明确的保障。
 
谢立信认为,就我国眼部疾病患病率而言,总体来说是有所好转的。“近视眼多了,但是致盲的少了。”
 
对于前段时间在网络上喧嚣一时的眼保健操问题,谢立信也有自己的看法。“作为一个西医眼科医生,我认为目前眼保健操对于能否预防和治疗近视眼缺乏循证医学的证据。”
 
据介绍,循证医学是由国际著名临床流行病学家David Sackett提出的,是指:“慎重、准确和明智地应用目前可获取的最佳研究证据,同时结合临床医师个人的专业技能和长期临床经验,考虑患者的价值观和意愿,完美地将三者结合在一起,制定出具体的治疗方案。”
 
谢立信指出,循证医学不是根据一个医生的个人经验,也不是根据历史记录的医治经验,而是经过多中心、前瞻性、长期的研究资料的积累得出的临床证据。
 
针对眼保健操,中国目前并没有进行多中心的研究,仅凭个人按摩后的感觉和体验得出的结论。谢立信说:“没有循证医学的证据,所以我也就不能说它好还是不好、能不能预防,这没法评价,缺乏讨论的基本平台。”
 
谢立信强调,不仅仅是眼科,整个中国医学最缺乏的就是循证医学的证据。“我们这些人从西方回到这个古老、传统的国家,经过几十年兢兢业业的奋斗,就是希望被全世界公认的科学能够给中国带来利益。”
 
《中国科学报》 (2012-12-28 第1版 要闻)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江门中微子实验探测器主结构安装完成 这种导电聚合物可让光线扭曲
塔里木盆地顺北油气田再获“千吨井” 人工智能发现100万年前人类用火的证据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