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彭科峰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2-10-29 8:05:37
选择字号:
中国科学报:“假宽带”真相

 
10月11日,一名乘客在贴有WiFi信号全面覆盖标识的天津518路公交车上免费上网。乘客使用手机、电脑等移动终端就可以通过车上的WiFi信号连接互联网,而且网速不会因车辆行驶受影响,可达到100kb/s左右。518路成为天津首条将无线上网设备融入公交车运营的线路。未来,滨海新区64条公交线路将实现WiFi全覆盖。
 
新华社供图
 
10月中旬,央视《每周质量报道》有关全国固网宽带用户实际带宽仅是标称带宽的55%的报道引发广泛关注。一时间,市民花高价使用“假宽带”的指责不绝于耳。是什么原因导致我国宽带用户无法享受到高速带宽?宽带使用和哪些机构有关?宽带不“宽”有什么解决方案?近日,《中国科学报》对此进行了深入采访。
 
■本报记者 彭科峰
 
一条来自央视的报道,让众多宽带用户再度激动起来。该报道指出,目前国内的宽带服务存在缺斤短两等问题,6M宽带实际网速还不到3M。报道称,清华大学专家对北京、四川、天津、河北、深圳等地进行测试调查发现,全国网络速度达标率仅为55%,“全国一半用户在花冤枉钱”。多名业内专家及宽带提供商向记者表示,宽带不“宽”有多层次的原因,抛开运营商的原因,技术因素、小区物业、小宽带承包商等均可能是导致用户宽带不如意的原因。宽带入户“最后一公里”的问题,亟须立法和多部门的综合执法予以解决。
 
宽带不“宽”
 
随着上网费用的降低,越来越多的家庭用户开始使用通信公司提供的宽带服务。2010年,北京1M宽带用户每年尚须缴费1200元左右,如今,同样的价格已经可以使用大部分宽带提供商提供的2M至4M服务,甚至还有结余。
 
但宽带用户的增多,带来的是用户对于宽带服务的不满和投诉。根据全国消费者协会受理投诉的情况,2012年上半年,包括宽带服务在内的互联网服务等服务类投诉占投诉总量的比重继续呈上升趋势,由2011年同期的32.9%上升到34.5%。
 
2012年8月,仅北京市工商局、北京市消费者协会的12315和96315两条热线,共受理涉及宽带网络接入类的投诉156件,比7月增加了一半多。其中,投诉的主要问题就是宽带网速慢,经常断网,实际网速和合同约定不符等。
 
“今年上半年联通等各大公司刚刚实行了免费升级宽带的业务,从2M升到4M,没想到我看视频的速度还是很慢。”在某知名IT公司上班的王先生这样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王先生住在海淀区蓟门桥附近,使用的是联通的宽带服务。他使用时下流行的网络测速软件查看网速,却发现网速基本可以达到3M多,“这说明我的网速理论上是快的,但实际上却比以前还要慢。”王先生怀疑,是不是和他所居住的小区用户多使用联通宽带有关系。
 
在某报社工作的李先生家住三元桥附近。去年以前,他一直居住在柳芳南里小区,使用的是歌华宽带。“速度还不错,包年1000元。”但当他搬到左家庄附近的另外一个小区,却遇到了奇怪的现象。“我打电话给歌华宽带客服人员,想让他们帮我在新住所安装宽带,但他们却说不行,说这个小区没有信号。”无奈之下,他只得选择其他公司,“感觉速度要差一点”,但他仍然觉得不可理解,“都是在朝阳区,不同的小区可以安装的宽带怎么还不一样呢?”
 
据此前央视报道,清华大学网络中心的专家对国内部分城市用户使用的宽带进行测试,发现大部分用户的实际网速只为所购买带宽的一半多。
 
DCCI互联网数据中心今年年初公布的《中国宽带用户调查》显示,我国互联网用户所用宽带的实际平均上网速度,超过一半以上都达不到标定网速。在使用1M宽带的用户中,有67.6%的上网速度在100kb/s以下。其中,2M宽带理论网速为256kb/s,4M宽带理论网速应有512kb/s,而实际上,2M带宽用户平均上网速度仅为142.2kb/s,4M带宽平均网速仅为232.7kb/s,与名义速度相差很大。
 
运营商的尴尬
 
按照正常的逻辑,用户既然购买2M的宽带,就应该从运营商手中得到2M的服务。是什么原因导致宽带不“宽”?以联通、电信为代表的主要运营商负有什么样的责任?
 
在日前举行的2012年中国互联网大会上,工信部副部长尚冰认为,我国互联网在宽带普及率和接入速度等方面与国际先进水平差距很大。事实上,我国通信网络的骨干网和承运网都可以达到用户要求的带宽,但越接近末梢,问题就越大。
 
北京联通的一名工作人员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假宽带”的提法非常不专业。网速很容易受到多方面因素的影响,光责怪运营商没有道理。在很多情况下,网站的责任可能要大一些。
 
记者从北京联通的网站上也看到这样的说明:用户申请的宽带业务速率指理论上所能达到的最大速率值,用户上网时还受到用户电脑软硬件的配置、所浏览网站的位置、对端网站带宽等情况的影响,故用户上网时的速率通常低于理论速率值。
 
该工作人员认为,从运营商的角度看,联通或者电信向用户承诺的2M、4M等服务是指允许的最高速度,而不是说用户的网速一直要达到承诺的速度。从技术角度说,网速也存在一个波峰波谷,只要在允许的一定范围内,都应属正常。
 
按照这样的理解,则用户虽然购买的是2M的宽带,但并不意味着其网速可以一直保持在2M,即有时候会低于2M。但对于记者有关“如何保证用户网速在大多数时间内达到2M”的提问,该工作人员没有回答。
 
实际上,电信业内对央视报道持质疑态度的专家也不少。飞象网总裁项立刚就认为“假宽带”提法欠妥。他指出,传输网络、屋内线路等都有可能对网速产生影响,用“假宽带”来形容中国宽带有失公平。
 
《中国科学报》记者联系到一名在美国加州留学的中国学生,询问目前美国普遍的带宽和网速。该同学介绍,美国的电信运营商给用户提供的主流宽带是10M~25M,速度比国内要快,可以流畅地查看大部分网站的视频。根据她和其他同学的初步测算,他们使用的宽带的实际网速大致是标定网速的70%多。
 
电信专家、北京邮电大学教授阚凯力也认为,用户上网达不到标定值,主要是网站服务器的端口容量偏小,这和电信运营商提供的宽带没有关系。
 
事实上,这一观点在网站方面恰有较为充分的体现。国内某知名视频网站业务主管向《中国科学报》记者介绍,除了采购电影、电视作品的费用,国内排名前几位的视频网站每年花在扩充网站带宽的费用不在少数。“如果带宽不够,网友看视频时就可能出现缓冲的现象,所以这笔钱必须得花。”记者查询优酷2012年度Q1财报发现,一季度其仅带宽费用支出就达1.2亿元左右。
 
“一带多卖”
 
在宽带市场,中国电信、中国联通以及中国移动旗下的铁通是“一级运营商”,其中电信和联通占有大部分市场份额。实际运营还有租用一级运营商宽带线路的“二级宽带运营商”。在市场格局中,二级运营商为了扩大市场份额,纷纷与房地产开发商合作,揽下入户的宽带资源;而一级运营商为了扩大自己的地盘,也会将宽带分包给了底下的二、三级营运商。
 
北京邮电大学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专家向记者介绍,用户如果直接使用联通、电信这种一级运营商的宽带服务,其网速可能会和购买的带宽基本保持一致。更多的问题其实出在如央视报道的英联宽带、宽带通这样的二级运营商的身上。“假设一个二级运营商将一个固定带宽(比如1G)均分给小区的50户,那么每户约可获得20M的速度;而如果分给更多的人,比如100户、200户,那么在租赁成本不变的情况下,运营商获利将会更大。但用户则必须面对更多的‘上网竞争者’,网速则越来越慢。”
 
实际上,诸如宽带通等这样的二级运营商为了花费最低的购买成本、获得最大的网费收益,往往采取“一带多卖”的经营方式。在宣传上,这些公司往往会故意混淆概念,以共享宽带的产品,卖出独享宽带的价格。记者在一份宽带通的宣传广告上看到,该公司只标出不同带宽的价格,并未注明小区内用户的多少对于预定网速的影响。
 
一名二级宽带运营商的业务人员这样向《中国科学报》记者介绍,“你想啊,就如同好几家用抽水机从井里抽水一样,使用的人多了,每户在同一时间抽到的水自然就少了”。
 
一位运营商向记者表示,宽带用户几乎很少会同时在线上网,因此闲时测速其实很快。当然,这些二、三级小型宽带运营商虽然可以让网络普及率大增,但一旦出现上网高峰,小区网络就会变慢,引来用户大面积投诉。
 
科学松鼠会成员、通信专业博士“奥卡姆剃刀”向记者介绍,小区使用宽带的用户数由运营商自己决定,需要考量两个技术参数,即估算高峰期同时上网人数以及用户每天上网时长。人越多,时长越长,运营商就应该控制用户数量。但实际上,运营商把有限的宽带资源卖给尽量多的用户,以此摊薄运营成本,实现利益最大化。“从技术体制上来说,这种现状无法改变,因为带宽是运营商给定的,但是统计值是动态的,存在误差。随着宽带上网的普及,忙时带宽的抢夺会越来越严重。”
 
“最后一公里”的争夺
 
事实上,围绕使用谁的宽带,小区物业、运营商也在展开一场“看不见的战争”。小区的宽带建设涉及物业、电力、用户等方面,“最后一公里”的接入集合物业、房地产开发商、驻地网运营商等多个利益体,各方的利益博弈使小区宽带接入障碍重重,成为宽带建设和发展的拦路虎。
 
这种争夺不但与网速的快慢有关,也与上网的费用有关。前文提及的李先生所遭遇的“不同的小区需使用不同的宽带”,就是这一现象的集中反应。
 
李先生原来居住的柳芳南里可以使用歌华宽带,因歌华宽带已和物业建立了联系,允许安装;而李先生现在居住的小区,歌华没有和物业达成协议,其网络业务则由另外的宽带公司接管。而这种不同的运营商占据不同小区的情况,在新建小区更为常见。有些二级运营商还在小区开发期间就直接找到开发商进行合作,将其他宽带运营商提前排除掉。
 
另据北京联通工作人员介绍,此前其在北京推广的“光纤入户”,无论是新建小区的房产开发商,还是老旧小区的物业部门,都会向运营商索要入场费、设备操作间费、施工配合费等,有的还要求运营商在宽带收入上给予分成。这种现象在二、三线城市很少出现,所以二、三线城市的网费往往比北京、上海等大城市便宜。
 
北京邮电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曾剑秋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宽带“最后一公里”的问题之所以存在,主要是物业公司对市场资源的垄断比较严重,致使市场混乱,企业违规行为多。
 
河南联通焦作分公司校园中心副经理魏星也在微博中表达了类似看法。他认为不仅要警惕非法宽带提供商的夸大宣传,也应该注意到小区物业垄断对光纤改造带来的影响。他认为,“最后一公里”问题,才是我国宽带建设的真正难题。
 
《中国科学报》 (2012-10-29 A3 深度)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15年增加近两倍,我国生物物种家底更新 研究揭示森林混交的增产效应
全球仅存的9株野生绒毛皂荚进入盛花期 波音星际飞船将飞往国际空间站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