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林丹 来源:钱江晚报 发布时间:2010-7-20 16:39:36
选择字号:
丘成桐:文学影响我做学问的气质与修养

丘成桐教授(左)和他的弟子刘克峰(临时客串主持人)。尹炳炎/摄
 
7月19日晚7点,钱江晚报和浙江省科协共同主办的科学会客厅涌进了500余人,与一位“数学皇帝”的约会有关。
 
第六期科学会客厅,迎来美国哈佛大学数学系主任、世界沃尔夫数学奖获得者丘成桐院士。丘成桐是继自己的导师陈省身之后,第二位获得沃尔夫数学奖的华人。历史上,仅有两位数学家同时囊括菲尔兹奖、沃尔夫奖、克拉福德奖这三个世界顶级大奖,一位是丘先生,另一位是比利时数学家德利涅。丘先生还有一个鲜为人知的身份是“诗人”,四年前他出了一本《丘成桐诗文集》,从旧体诗到新体诗都有。
 
丘成桐的得意弟子、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教授刘克峰是位称职的主持,时不时说一些他跟随先生20余年的花絮;丘先生用他不疾不徐的港式普通话,配合着50多张PPT,漫谈自己在数学历程上的“研求之美”。令记者惊叹的不是他的数学功底,而是随手拈来、汪洋恣肆的古典诗词。他好像在解读《红楼梦》、《史记》和《汉书》——这些典籍曾引领他攻克一个又一个数学猜想。
 
父亲小时候要求丘成桐背诵古文诗词,如果成绩不理想,还会“打掌心”。父亲离世那年,丘成桐14岁,家道开始中落。为了缓解悲伤,他重新读起了《红楼梦》,觉得里面有很多感情相通,而之前他更喜欢看《三国演义》。
 
中国古典文学深深影响了丘成桐做学问的气质与修养。丘成桐喜欢将数学与文学进行比较。他强调的一点是,良好的文学修养对培养做学问的气质很重要。解除名利的束缚,使欣赏大自然的直觉毫无拘束地表露出来,是数学家养气最重要的一步。
 
在他看来,数学与文学两者有相通之处。文学的最高境界是美的境界,数学也具有诗歌与散文的内在气质,达到一定境界后,也能体会与享受到数学之美。
 
“读史书让我学会在关键时刻作出抉择。”他引用《史记》中刘邦虽屡败但仍坚守中原终成大业,来解说自己为什么选择斯坦福大学。
 
丘先生的文人情怀在诗中俯拾皆是,如他写的《秋景》:“昨夜秋风紧,号我小庭端。枯叶怜衰草,落英委玉阑。丹枫红渐褪,青松翠不残。岁寒华枝在,凛凛若龙蟠。”
 
在演讲中,丘成桐提及,国内很多的名教授著作等身却不见得有多少能传世。“一生所作,不见得比写几篇有点内容的短文章实在。”
 
2007年,丘成桐参照美国中学生数学奖“西屋奖”在大陆设立“丘成桐中学数学奖”,旨在通过竞赛的方式鼓励中学生的数学兴趣——因为你只要有一篇论文得奖,就可以被名校录取。2009年的“丘成桐中学数学奖”得主、人大附中的学生就因此被哈佛大学录取了。
 
来听讲座的听众中,有不少是中小学生。他们对数学大师提了好多问题,最关键的,自然是高考。
 
丘成桐说,现在高考最大的问题是,高考已经成为学生的负担;如果孩子觉得对学习有兴趣,高考就不会成为大问题。
 
丘成桐是温州女婿,夫人极爱杭州,如果有可能,他愿意和浙江省科协、钱江晚报一起,寻找百万数学爱好者,在浙江形成一个庞大的数学爱好者俱乐部。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读后感言:

验证码: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烧毁的卫星正在污染大气 数百个包含种族歧视的植物名称将被改变
平均每棵树干中都有超过1万亿个微生物 野外回归的墨脱百合在原生地首次开花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