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是人类进步的途径。
传播知识的教师,便是这条路上最无悔的行者。
茫然无知的黑暗里,他们是指路的明灯;
湍急翻滚的江流上,他们的渡河的大桥;
坎坷陡峭的高山中,他们是向上的阶梯……
谨在教师节来临之际,向伟大而平凡的教师们致敬!
 

 

“蔬菜院士”李天来:教育是农业 育人如育苗


在“院士”“副校长”“教授”“专家”等众多称呼中,沈阳农业大学教授李天来最自豪也最喜欢的是“老师”。“当初,是老师带我走进科学的大门,我才知道,农业科学也是能解决大问题的。”【详细】

教育部追授黄大年“全国优秀教师”荣誉称号


黄大年师德高尚,诲人不倦,主动担任本科层次“李四光实验班”班主任,积极提升青年教师和团队成员国际交流互动能力,培养了一批“出得去、回得来”的 人才;他不求名利,甘于奉献,长年不休,带病工作,把生命最绚丽的部分献给他钟情的教育科研事业【相关专题】

浙大教授直播讲微积分:万人在线


人称“矿爷”的苏德矿,今年59岁。从“矿哥”、“矿叔”到“矿爷”,苏德矿已经从教30年。虽然教的是数学,在浙大,“矿爷”却是偶像级的老师。新学期,“矿爷”又玩出了新境界。他将自己的微积分课,搬到了网络直播间。最多的时候有多少人在线?1.3万人【详细】

从教60余年 陈予恕院士:非线性人生


陈予恕以自己对科研、教学的严谨标准要求学生,也用紧盯国家重大需求、理论联系实际的工作风格影响着学生。新竹高于旧竹枝,全凭老干为扶持。为了进一步扩充学科队伍,吸引更多学子选择非线性动力学,陈予恕在从教55周年之际,捐出了自己的40万元积蓄,设立了非线性动力学领域第一个个人奖学金——陈予恕奖学金。【详细】

复旦74岁古籍修复教授:有责任把手艺传承下去


74岁的赵嘉福是新中国成立后培养的第一批古籍修复人才,在古籍修复与保护方面,他积累了50余年的工作经验。2014年11月,复旦大学成立中华古籍保护研究院,赵嘉福在古稀之年接受聘书,到复旦大学教学,为的就是“把手艺传承下去”。他奔走于全国各地的公共图书馆培训、当老师。【详细】

武大“跪守课堂”教师肾移植成功 将重返课堂


2016年5月,因为病情严重,余功茂老师不得不离开了他热爱的课堂。但在治疗过程中,他却始终没有忘记学生们。余老师告诉澎湃新闻,现在正在积极备课,计划重返武大的课堂。【详细】

重庆大学82岁教授钟先信手绘机械图而“走红”


自制教学实习报告封面、手绘机械设备教学卡片、手绘科研日志封面……因为多年前的手绘图,重庆大学82岁的钟先信教授在学校“意外走红”。让钟先信教授“意外走红”的,并不是他深耕多年的机、电、光一体化领域,而是他给学生授课时使用的手绘图。【详细】

93岁数学教授讲授律诗对联

1951年从复旦大学数学系毕业后,潘鼎坤便与讲台结缘,一站就是60余载,直至90岁高龄,依然在为大学生做“我爱微积分”等专题讲座。在他的讲述中,枯燥的数学原理变得生动鲜活:他用“以猪寻猪”的故事,让学生理解用已知条件求解未知的奥妙,还会引用李煜的词《虞美人·春花秋月何时了》解释有限与无限的关系……【详细】

张平文院士:为中国培养最优秀的计算数学人才

张平文院士在燕园已度过33载光阴。一路走来他成为北大当年最年轻的教授、最年轻的系主任,在复杂流体等领域卓有成就,多年耕耘也换来了桃李芬芳。他说,人才培养是个系统工程,一定要“用心”,“学生们好了,我就好了”。【详细】

九旬教授撰写“一看就懂”的高数书716


一位年逾九旬的老人,历时一年半,手写22万字,手绘100多张图表,出版了一本大学生“一看就懂”的高数书——《高数笔谈》,然后用全部稿酬购书,送给大学生。【详细】

 

为了鼓励教师教学,国家政策、高校改革各出高招。还有很多我们无法一一细数的感人事迹,或许很多教师的名字随时光而去,但他们的形象,他们的学生记得;这个群体,永远光辉。

相关新闻:

  • “科研”+“教学” 让真知灼见在大学升华
  • “钢铁院士”崔崑:他就是特殊钢
  • 高校海归教师:优势何在?
  • 高校教师考核评价改革示范校名单揭晓
  • 28岁人大博士邓忠奇将任四川大学副教授
  • 教育部公示“万人计划”教学名师初评人选
  • 河北大学:虚拟仿真教学平台推动“新工科”人才培养
  • 教授夫妻20年坚持为毕业生拍创意照
  • 谢和平院士:怎样才是优秀的老师
  • 国科大:对本科生实行导师制 教学贴近学科前沿
  • 天大93岁女教授去世 为教学科研捐献遗体
  • 女教师下课时间给学生唱越剧 火遍重庆高校圈
  • 刘鹏宇:教师是个良心活儿
  • 武汉大学450余万奖励一线教师
  • 西安交大:打破教学时空“围墙”
  • 南开大学“大班授课,小班讨论”教学改革侧记
  • 75高校议教师考核机制 南大教授公开述职
  • 97岁天大教授10年坚持捐资助学
  • 特别声明:本网专题集合的新闻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