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说,他们是旧社会走来的贵族。上新式学堂,读海外高校。他们更是精神上的贵族,在众多国际赞誉加身的时候毅然回国,默默奉献。

有人说,他们是新中国的奠基者。当两弹一星研制成功时,当试管婴儿缔造成功时,当汉语拼音制定成功时……举国受益的背后,是他们的艰难求索,钻研奋进。

有人说,他们是当代社会无法追逐的项背。大师远去,总会有高峰无法逾越。但科学传播亦如春风化雨,种子终能默默成长,再续辉煌。离开的人,如落木入泥,更加护花。

在这吹面不寒杨柳风的清明时节,我们沐一丝春雨,撷一捧春花,缅怀所有为我们的新生活做出了卓著贡献,又悄然离去的伟大科学家们,并继承遗志,尽力让科学之花愈加盛放。

更多缅怀

     

梁思礼(1924.8.24-2016.4.14)
一门三院士 几世报国心

中国航天事业奠基人之一、中国科学院院士、国际宇航科学院院士梁思礼2016年4月14日在北京逝世,享年91岁。【详细

追忆:

追忆梁思礼院士:饮冰室飘出传奇乐章

梁家有方三院士:梁思成、梁思永、梁思礼

梁启超之子梁思礼院士:传承父亲的“爱国基因”

高山(1962.6.30-2016.5.3)
高山安可仰 徒此揖清芬

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地质大学(武汉)地球科学学院教授高山,因病医治无效于2016年5月3日逝世,享年54岁。高山2011年当选中国科学院院士,时仅49岁,成为地矿系统最年轻的院士。【详细

追忆:

怀念高山院士:高山此去无高山

三位中国大陆科学家当选国际地球化学学会会士

陈能宽(1923.5.13-2016.5.27)
能容天下事 宽待天下人


中国核武器事业的奠基人之一,“两弹一星”功勋奖章获得者,中国科学院院士,原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副院长,核工业部科技委副主任陈能宽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于2016年5月27日在北京逝世,享年94岁。【详细

追忆:

追忆“两弹一星”元勋陈能宽院士

陈能宽院士:许身为国最难忘

牛憨笨(1940.2.11-2016.7.4)
憨待名利去 智对电光来


我国杰出的光电子学和超快诊断技术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原深圳大学光电子学研究所所长,光电工程学院名誉院长牛憨笨先生,因病医治无效,于2016年7月4日在深圳逝世,享年76岁。【详细

追忆:

追忆牛憨笨:孺子牛精神照亮科研道路

深圳大学X射线成像新技术获突破

钱永健(1952.2.1-2016.8.24)
荧光如引路 再奖后来人

华裔诺贝尔奖获得者钱永健(Roger Tsien)于2016年8月24日在俄勒冈州去世,享年64岁。他是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美国国家医学院院士、美国艺术与科学院院士,也是唯一一位华人沃尔夫奖和诺贝尔奖“双得主”。【详细

追忆:

钱永健的“遗产”:点亮生物学的创作

继承家学 永守箴规 钱学森祝贺堂侄获诺奖

张丽珠(1921.1.15-2016.9.2)
人间有珠玉 落地骨肉亲

著名医学家、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妇产科创始人、生殖医学中心名誉主任、中国大陆首例试管婴儿缔造者张丽珠教授因病医治无效,于2016年9月2日逝世,享年95岁。【详细

追忆:

中国大陆首例试管婴儿缔造者张丽珠教授逝世

张丽珠:中国试管婴儿技术先行者

严东生(1918.2.10-2016.9.18)
引无机材料 感有情人生

著名材料科学家、战略科学家、教育家,中国科学院原党组书记、副院长,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资深院士,中国科学院上海硅酸盐研究所名誉所长严东生先生2016年9月18日逝世,享年98岁。【详细

追忆:

追忆恩师严东生先生:学高为师 身正为范

严东生院士:无机材料大师的有情人生

李佩(1917.12.20-2017.1.12)
钦佩百年瑰丽 永怀世纪垂名


我国著名语言学家,中国科学院大学外语系教授,我国早期回国专家,“两弹一星”元勋郭永怀烈士夫人李佩先生,因病医治无效,于北京时间2017年1月12日在北京逝世,享年99岁。【详细

忆:

李佩先生生平:丹青难写是精神

李佩:湍流卷不走的先生

周有光(1906.1.13-2017.1.14)
上帝说,要有光;上帝说,我忘了


2017年1月14日,周有光在北京去世,享年112岁。他50岁之前是经济学教授;“半路出家”转入语言,主持拟定《汉字拼音方案》,被誉为“汉语拼音之父”;85岁又成为文化研究学者、思想家,百岁后依然笔耕不辍。【详细

追忆:

追忆语言学家周有光:逝年如水 百年有光

周有光112岁生日:上帝糊涂把我忘了

任新民(1915.12.5-2017.2.12)
一生一件事,一步一传奇


2017年2月12日,“两弹一星”功勋奖章获得者、中国科学院资深院士任新民在京逝世,享年102岁。任新民曾领导第一颗人造卫星“东方红一号”的发射,被誉为航天“总总师”。【详细

追忆:

记任新民院士:病榻犹念长征五号

两弹一星元勋任新民:我一生只干了航天这一件事

特别声明:本网专题集合的新闻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