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SpringerNature 发布时间:2018/10/25 11:09:40
选择字号:
声音:开放的力量——来自科研人员的分享

开放获取早已不再是一个新的出版概念,每年出版的开放获取文章都在大幅增加,2017年,SpringerNature出版了9万余篇开放获取文章,其中7万4千余篇发表在SpringerNature旗下的将近600本完全开放获取期刊,1万6千多篇发表在我们的1900多本混合类型期刊(Hybrid Journals)。此外,我们还在今年年初出版了第500本开放获取图书。将优秀的科研成果免费呈现给需要的读者是开放获取的初衷,这一出版界的变革究竟对研究者而言意味着什么呢?又给他们的研究带来了哪些重大影响呢?带着这一目的,我们采访了在SpringerNature出版开放获取文章、图书、章节的作者,他们来自全球各个地区,分别从事着不同学科的研究工作,从增加引用,扩大读者范围再到社交媒体的关注,这些研究者的反馈将真实地告诉我们开放获取正在产生的影响力。

来听听他们的声音吧:

“作为一名学者,我相信开放获取是当今时代一个重要的工具,它能使更广大的公众接触到科学研究。我们如今生活在一个信息爆炸的年代,因此学者必须利用信息化这个过程使人们了解真相,做出明智的选择。我的意思是,大多数或所有的学术研究都其实都是围绕更大的问题开展的,这些问题正是我们我们试图解决或理解的。比如,对我来说,这个问题就是人类祖先(如尼安德特人)和史前人类行为的复杂性。选择开放获取,研究人员能够证明其研究工作是有意义的,是大众感兴趣的;其研究结果,无论是产生了问题还是回答了问题,都能促进人类知识的进步。我希望我的研究能吸引尽可能多的读者,因为我认为考虑在现代世界如何将社会连接起来具有重要意义。我不止发表过一篇开放获取的论文,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我我总是尽可能尝试以开放获取的方式发表文章。”

Dr. James Cole, Principal Lecturer in Archaeology, School of Environment and Technology, University of Brighton

“开放获取允许每个人阅读我的研究,更重要的是了解我的研究数据。 我建议尽可能鼓励开放获取,因为这样就有更广泛、更多样的读者,包括非专业人士接触到这些研究。”

Dr. Stefano Pagliara, Senior Lecturer, University of Exeter, UK

“我认为开放获取这一选择能进一步强化媒体和公众对研究的兴趣。 这篇文章也引起了我的大学对我们研究小组的关注,为我们带来了新的合作。”

Tove Fall, Senior Lecturer, Uppsala University

“我相信新发现应该可以自由分享,每个人都可以阅读了解。 我觉得从开放获取中收益更大的可能是那些隶属于较小学术机构的研究人员,因为大型研究机构往往会订阅期刊,包括那些没有OA的期刊。选择开放获取意味着有更多的人能看到我们的研究发现。”

Martin Cohn, Ph.D., Department of Biochemistry, University of Oxford

点击查看更多科研人员的反馈

https://www.springernature.com/gp/open-research/about/open-voices?utm_source=WeChat&utm_medium=Social_media_organic&utm_content=JesGuo-MixedBrand-multijournal-Multidisciplinary-China&utm_campaign=ORG_AWA_JRCN_JG_openvoice_wechat

(来源:科学网)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南极东部海冰迅速消失 雌雄蜜蜂食性不同
美禁止科学家获取胎儿组织 科学家担忧英国退欧能否软着陆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