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Glenn Yannic 来源:《自然—气候变化》 发布时间:2013-12-18 10:21:50
选择字号:
基因决定驯鹿无法随遇而安

 
北美驯鹿基因使其应对气候变化的能力较低。图片来源:Donald M. Jones
 
在2万年前的末次盛冰期,冰川横行北美大陆,它们吞没了适宜驯鹿生存的区域,也使驯鹿与欧洲种群分离了数千年。
 
现在,研究人员已经证实:正是这种气候事件塑造了北美驯鹿的基因,这也许会使驯鹿无法适应未来的气候变化。
 
该项研究的主要作者、加拿大魁北克拉瓦尔大学人口遗传学家Glenn Yannic说:“这让我对驯鹿物种的未来感到悲观。”12月15日,该研究报告发表在《自然—气候变化》杂志上。
 
全球主要驯鹿种群的数量正在下降。科学家将此归咎于自然资源开发、侵占驯鹿栖息地的行为,以及气候变化引起的植物生长与驯鹿迁徙不同步导致驯鹿挨饿。Yannic说,大多数研究通过生态系统、个别物种或种群来预测气候对物种的影响,而不是在全球范围内考虑遗传因素。
 
Yannic和同事通过对1297只驯鹿的DNA片段进行分析,绘制出了驯鹿进化路径。分析显示:两个不同血统的驯鹿大约在30万年前发生分化。欧洲—白令陆桥种群的分布范围从欧亚大陆延伸到北美西部,栖息于格陵兰岛、俄罗斯、挪威的斯瓦尔巴群岛、阿拉斯加和加拿大北极群岛。北美种群则定居在魁北克、纽芬兰以及加拿大大草原。
 
研究工作还显示了两个种群在基因丰富性或多样性上的差异。研究人员将基因分析的重点放在DNA序列上,并将气候模型与驯鹿合适的栖息地地图进行了配对。这可以帮助研究人员通过时间推算两个驯鹿血统的分布。
 
如果温室气体排放量保持稳定,根据他们的模型,到2080年,北美驯鹿可能会失去多达89%的合适栖息地。再加上低水平的遗传多样性,Yannic表示,这可能使北美驯鹿出现在魁北克省北部和拉布拉多以外的地方成为一种罕见的景象。
 
同时,他预计,欧洲—白令陆桥种群不会受过于严重的影响,不过届时它们可能也将失去将近60%的适宜栖息地。(来源:中国科学报 杨济华)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我们的太阳系未来会怎样 气候变化下的植树造林方案
中科院电工所研制世界最高磁场超导磁体 科学家完成太阳风迄今最佳研究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